当前位置:

82、合作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窦央沉声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

    赵伯安叹气,“在下并未说谎,在下乃是信州右军副统领。”

    窦央冷声道:“信州右军副统领?若是一个副统领有这样灵通的消息,只怕北方也落不到貊族人手里了。”

    赵伯安道:“在下自有消息来源,对各位也绝无恶意。只是,消息来源却恕在下不能相告。”

    郑洛看着他沉声道:“赵将军这样说,只怕难以取信于人。”

    赵伯安沉吟了班上,方才从袖中取出一张纸笺道:“这是与那些消息一起送来的,对方说只要将这个拿给郑寨主,郑寨主便会信了我的话。”

    郑洛接过来一看,神色微变将信笺递给了窦央。窦央微微蹙眉,见楚凌凑过来看便转手给了她,看了一眼对面的三个人。赵伯安道:“他们都是赵某出生入死的兄弟,绝对信得过。”

    窦央点了下头,沉声问道:“谢将军已经回天启了?”

    楚凌有些诧异,原来这竟然是谢廷泽的亲笔信。

    赵伯安摇头道:“我不知,在下收到的只有那些消息和这封信。这封信想必也是为了取信各位寨主才准备的。”

    窦央点头,那确实是谢廷泽的亲笔信。不仅是笔迹还有上面写的事情,除了谢廷泽和他们兄弟几个没人知道。如果北晋人能连这些都查探清楚,就根本用不着那么费劲的对付他们了。

    郑洛点头,“赵兄不妨说说你的计划,以及…为何现在冒险渡江来杀百里轻鸿。”

赵伯安微微松了口气,看来郑洛是愿意相信他了。

    沉吟了片刻,方才深吸了口气道:“这些年刺杀百里轻鸿的人不少却都功败垂成,赵某身负军职,原本不该肆意妄为。但是…之前百里轻鸿俘虏谢老将军,后又千里追杀,如今更是被明王派到新州来。我们得到消息,明王只怕是打算重用百里轻鸿了。”

    楚凌道:“以百里轻鸿的身份,在北晋军中只怕是备受排斥吧?”

    赵伯安苦笑道:“原本是如此,但是他打败了谢老将军之后就不一样了。虽然貊族权贵依然看不上他的居多,但貊族人崇尚英雄,底层的士兵并不会想那么多。特别是明王麾下的将领,他是明王的女婿,就凭着这个身份,明王麾下的将士也要给他几分面子。”

    窦央若有所思,“所以,你们是怕百里轻鸿替貊族人打仗,才决定先下手为强杀了他?”

    赵伯安点头,道:“还有一点私人恩怨。”

    “哦?”三人都有些好奇。

    赵伯安叹了口气,道:“赵某的祖母,姓百里。曾经是百里家的嫡出大小姐。”

    “……”所以,这赵伯安竟然还是百里轻鸿的表哥吗?这是要替百里家清理门户?不过……“百里轻鸿竟然没有认出你?”

    赵伯安笑道:“五寨主不知,在下与百里家虽是姻亲,却出身吴郡赵氏。上一次与百里轻鸿见面还是他周岁之日,赵某陪同祖母一道入上京探亲之时。”

    “原来如此。”楚凌点头道。

    窦央道:“百里轻鸿到底还是百里家的人,赵将军当真下得了手?”

    赵伯安神色一肃,冷声道:“百里家已经没有百里轻鸿这个人了。更何况…现在,已经没有百里家了。”

    “这是为何?”

    赵伯安沉声道:“诸位身处北方想必不知,百里轻鸿归降貊族,百里氏全族引以为耻。已更姓为云。”

    厢房里一片沉默,这件事楚凌倒是知道只是却不好说。

    良久,窦央才问道:“赵将军有何计划?”

    赵伯安沉声道:“在下此次虽然只带了二十人随行,但每一个都是精锐。另外,别处还有两三百人可以调用。只是在新州城里想要刺杀百里轻鸿难上加难……”

    窦央已经明白了,“百里轻鸿是为了剿匪而来,赵将军打算在他进山的时候下手?”

    “不错,在下正是此意。”赵伯安沉声道:“三位对山中地形熟悉,如果咱们合并一处伏击百里轻鸿,未必不能成功。百里轻鸿并不完全信任百里轻鸿,他手里能调动的精兵并不多。所以,只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

    众人看向他,楚凌开口道:“陵川县主。”

    赵伯安点头,“不错,真正能调动大军的不是百里轻鸿,而是陵川县主。如果陵川县主能跟百里轻鸿一起进山还好,如果陵川县主留下,一旦百里轻鸿出了什么意外,只怕黑龙寨立刻就要被大军压境。”

    对此,郑洛倒是不甚在意。

    “那也无妨,左右不过是换个地方罢了。”黑龙寨环境是不错,但是跟性命比起来换个地方也不亏。

    赵伯安拱手,“多谢郑寨主大义。”

    郑洛摆摆手示意不必客套。

    窦央问道:“赵将军消息灵通,可知道百里轻鸿和陵川县主夫妻关系如何?”

    闻言,原本在想事情的楚凌也抬起头来看向赵伯安。

    赵伯安微微蹙眉,道:“众所周知,百里轻鸿和陵川县主夫妻十分恩爱。十年之中,陵川县主更是为百里轻鸿生下两女一子。年纪最大的长女如今已经九岁了。另外两个是双胞胎,也已经有六岁了。若非陵川县主说情,只怕就算是百里轻鸿如何天纵奇才,明王也不会轻易启用他。”

    窦央挑眉道:“这么说,他们夫妻感情极好?”

    “可以这么说。”赵伯安说这话时脸色却有些难看,众人也明白原因便不再多问。

    窦央道:“若真是如此,陵川县主应当不会与百里轻鸿入山。”

    “怎么说?”

    窦央笑道:“赵将军,你会让你的夫人以身涉险么?”

    赵伯安无言以对。

    楚凌想了想,觉得窦央的推测不无道理。

    “如果拓跋明珠执意要跟随呢?拓跋明珠在军中的权利似乎比百里轻鸿更大一些。”旁边罗昶忍不住插嘴。

    窦央摇头笑道:“那陵川县主若真那么喜欢百里轻鸿,就必然会被他说服。而百里轻鸿…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陵川县主留在城里都是对他最有利的。就算不说夫妻感情,如果陵川县主出了什么事,难道明王不会迁怒百里轻鸿?百里轻鸿是聪明人,定会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

    罗昶愣了愣,忍不住嘀咕道:“聪明人真麻烦。”真讨厌!

    楚凌看着对面的年轻人,对他露出了戏谑的笑容。

    罗昶看在眼里,忍不住磨牙。

    这个小鬼最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