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80、南朝来客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屋子里虽然陈旧却已经被打扫的很干净,这些人并不是刚到这里的。

    赵将军并没有为了压迫楚凌的气势而选择坐到主位上,只是随意选了一张椅子坐下。沉声道:“倒是赵某看走眼了,不知这位小公子怎么称呼?”

    楚凌眨了眨眼睛。还是决定实话实说,“这个,敝姓凌,凌楚。”

    “黑龙寨五当家?”赵将军皱眉道。

    楚凌笑眯眯道:“赵将军消息灵通。”

    赵将军道:“既然要来新州,自然要将新州有什么势力打探清楚。不过…听说黑龙寨五当家是个少年,没想到……”这哪里是个少年?分明是个孩子。

    再次被人鄙视了身高,楚凌郁闷。这几个月她已经长得很快了!奈何楚卿衣原本的身高太拖后腿,楚凌深切怀疑自己成年的时候能不能长到一米六,她可不想一辈子当个小矮砸!

    将身高问题抛到脑后,楚凌笑道:“既然我回答了赵将军问题,能不能有劳赵将军也回答我一个问题?”

    “请问。”虽然眼前的凌楚还是个孩子,但是既然对方是黑龙寨的五当家,赵将军就不会将他当成是个单纯的孩子。身在乱世,又哪里还有真正的单纯?

    楚凌问道:“请问,赵将军…咳咳,是哪位将军?”回头再去查肯定也能查到,问题是她现在不知道啊。双方信息严重不对等。

    赵将军沉默了半晌,方才道:“在下信州驻军右军副统领,赵伯安。”

    信州、驻军、右军、副统领……

    楚凌一脸茫然:论番号和军衔使用对军队的重要性。

    好吧,就是信州来的人嘛。楚凌依稀记得,信州确实就在将对面距离灵苍江不远的地方,眼下勉强算是天启的边境。至于这个右军副统领是几品楚凌不知道,但是能称一声将军应该至少是从四品吧。

    “赵将军此来,是为了百里轻鸿?”楚凌直接进入正题。

    赵伯安沉默地看着她,片刻方才问道:“其实,就算今日不遇上五当家,在下也会择日前往拜访黑龙寨各位当家。”

    楚凌惊讶地扬眉,“赵将军可是堂堂武将,咱们这些江湖草莽岂能入得了将军的眼?”

    赵伯安苦笑,道:“丧家之犬罢了,有何面目自称武将。”

    楚凌看看赵伯安,不过三十六七上下。十年前也不过二十多岁,局势战况哪里是他能左右的?不过赵伯安能感到羞愧,至少说明他还是有几分热血,不是南朝那些醉生梦死的权贵。

    楚凌道:“恕我直言,眼下我黑龙寨的处境也不太好。只怕帮不上赵将军什么忙。”

    赵伯安道:“据在下所知,黑龙寨似乎惹上了明王府?”

    楚凌微微眯眼,打量着眼前的中年人。良久方才道:“赵将军的消息,似乎过分灵通了。”

    赵伯安知道百里轻鸿的行踪不难理解,但是能如此肯定的指出百里轻鸿是冲着黑龙寨来的就有些奇怪了。除非赵伯安在明王府和百里轻鸿身边都安插了眼线而且还是相当亲信的眼线。但是,区区一个镇守地方的副统领,真的有这个本事么?

    赵伯安不闪不避,淡笑道:“五当家谬赞了,如此在下可能与黑龙寨的各位当家谈谈了?”

    楚凌思索了片刻,方才点头道:“好。”

    “有劳。”

    楚凌摆摆手道:“既然赵将军开诚布公,那么请问你们来新州的目的是什么?总不至于…是为了替黑龙寨解围吧?”

    赵伯安沉声道:“百里轻鸿,的命。”

    楚凌吸了口气,却也不算意外。

    想要杀百里轻鸿的人很多,不管是南朝还是北方。但是距离当年百里轻鸿归顺北晋已经过去了十年,他依然还活着。可见这人也绝不是随便什么人想杀就能杀的。

    楚凌问道:“赵将军,有把握吗?”

    赵伯安道:“尽力而为。”

    楚凌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帮你找大哥,劳烦赵将军给个信物。”

    赵伯安也没有拒绝,直接取出一个小印章递了过去,印章下方正是赵氏伯安四个字。其实赵伯安也可以直接将楚凌扣在这里,然后派人去找郑洛,虽然慢一些却更加安全可靠一些。但是赵伯安并没有那么做,倒是让楚凌对这人的印象更好了几分。

    “要不要派人跟我一起去?”楚凌问道。

    赵伯安大方地道:“不必,在下相信黑龙寨,也相信五当家的为人。”

    楚凌嘿嘿一笑,心中暗道,我都不怎么相信我自己的品行啊。不过做人的底线楚凌还是有的,只要赵伯安一行人不搞事她也不会没品的去出卖这样的人。

    从小院出来,楚凌并没有急着去找郑洛等人。以狄钧的脚程,最快也要明天早上才能进城。所以她回到大街上逛了一圈儿,便找了个客栈投宿睡觉去了。

    此时,城中另一边恢弘的镇守将军府中,一个相貌明丽,穿着艳红滚白狐毛边衣裙的年轻女子正在院子里来回走动着,仿佛在思索着什么重要的事情,又仿佛是在等什么人。

    不久之后,门外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女子立刻转身看向院门口,面上露出一丝欣喜之色。

    百里轻鸿带着人漫步从外面走了进来。

    “谨之,你回来了?”年轻女子含笑迎了上去。

    百里轻鸿微微点头,问道:“县主怎么还不休息?”

    年轻女子微微蹙眉,有些不悦地跺脚道:“你怎么总是叫我县主?听着怪生疏的。”

    百里轻鸿沉默了片刻,方才淡淡道:“礼不可废。”

    女子轻哼一声道:“我知道了,那些人又在你跟前胡说八道是不是?我们夫妻怎么样,关他们什么事儿?多管闲事!”百里轻鸿道:“县主多虑了,并无此事。”

    “你不必瞒着我。”女子道:“连我阿爹都相信你,那些人算什么东西也敢胡言乱语,有能耐当着本县主的面来说呀。”她自然知道丈夫这些年在北晋受的委屈,只是这些事情却是禁止不了的。那些人倒是不敢当着她的面说,但是对着谨之的时候却难免说三道四。也正是因此,她才竭力说动阿爹派一些事情给谨之做。北晋人崇尚英雄,只要谨之立下功劳那些人自然就闭嘴了。

    “县主……”

    “叫我明珠!”这年轻女子正是明王之女陵川县主拓跋明珠,百里轻鸿归顺北晋之后娶的妻子。

    百里轻鸿叹了口气,“明珠。”

    拓跋明珠立刻笑逐颜开,拉着百里轻鸿的手道:“我等着你吃饭呢,快走吧。”拉着百里轻鸿便朝着里面走去,将跟在身后的侍卫抛在了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