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7、互相欺骗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百里轻鸿?

    狄钧大惊,迟疑地看着楚凌用眼神问他,你看清楚了?

    楚凌丢给他一个“废话”的眼神,两人面面相觑沉默不语。

    百里轻鸿不是应该在北边追着谢廷泽喝风雪么?怎么会又跑到新州来了?难不成真的是拓跋梁……狄钧低声道:“我们赶快回去,把这事儿告诉大哥他们。”

    楚凌思索了片刻,道:“你回去,我留下。”

    狄钧皱眉,就要反对。

    楚凌道:“我们总要先知道百里轻鸿想要干什么?而且,四哥不相信我的身手么?我不会冲动行事的。”狄钧犹豫了片刻,终于点头道:“那好,你千万别贸然行事。有什么问题等大哥他们决定了再说。”

    楚凌点头表示知道。

    狄钧也顾不得吃饭了,再三叮嘱楚凌之后才带着满心的担忧走了。他虽然不太管事也不太爱动脑子,却也看出来了,他们家这个小五不仅脑子灵活,胆子也大。他说不会去招惹百里轻鸿,被他骗习惯了的狄钧还真的不怎么敢相信。

    楚凌当然不会去招惹百里轻鸿,她又不傻。以她现在的能力,根本就不是百里轻鸿的对手,更何况百里轻鸿身边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但是,不招惹围观一下总是可以的吧?

    百里轻鸿并没有去新州驻守将领的府邸,而是进了一家看起来平平无奇地茶楼。如果是那些北晋人经营的客栈茶楼楚凌可能还要费一些功夫,但是百里轻鸿进的是一家并不大的普通茶楼。茶楼外面还蹲着不少流离失所的乞儿。楚凌这样穿着粗布衣衫的少年进去毫不起眼。

    如今天气寒冷,客栈里的人并不少。一走进大堂,里面就乌压压全是人头的一派宾客满座的盛况。只是气氛有些古怪。

    虽然大堂里几乎满座,但是却泾渭分明。

    其中占据了大部分座位的都是中原人,不过这些人中有几个显然并不是普通的中原人。虽然没有带着兵器,眉宇间却都染着煞气,而且楚凌分明看见有人身上隐藏着什么东西,多半都是兵器。

    另一边则是少数的貊族人,楚凌倒也有些明白了为什么气氛怪异。百里轻鸿带着两个同样是中原人模样的男子,却坐在一堆貊族人中间。所以在座的那些人的煞气大多数倒不是向着对面的貊族人而去,而是冲着百里轻鸿去的了。

    楚凌眼珠微微一转,走到了唯一一个只坐了一个人的桌边,笑道:“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正在喝茶的百里轻鸿微微楞了一下,看着眼前满眼笑意的少年,微微点头,“请便。”他虽然这么说,但是坐在他旁边一桌的两个中原男子目光却定定地落在了楚凌身上。其中一个手已经按住了腰间的刀,显然只要楚凌敢轻举妄动他就会毫不客气的一刀砍过来。

    楚凌偏着头看了看他,“这位哥哥看着我做什么?这里不能坐的话…我换个位置好了。”虽然这么说着,人却已经毫不客气地坐了下去。百里轻鸿道:“无妨,小公子请便。”抬手在那握刀的年轻人刀身上轻轻一拍,那年轻人手微微一震松开了刀柄。

    楚凌看着百里轻鸿,对他露齿一笑,“多谢大哥哥,你真是个好人。”

    百里轻鸿淡然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好人?你认识我吗?”

    楚凌摇头,却理所当然地道:“不认识啊,不过我出门之后已经很久没见过你这么和气的人了。”

    百里轻鸿沉默了一下,道:“如今这世道的人,确实都不太和气。”

    “可不是么。”楚凌深有同感地叹气道:“这外面的人也太凶了一些,早知道我就不出来了。”

    “既然如此,怎么不回去?”百里轻鸿问道。

    楚凌摇头,“那怎么成?我出来的时候发过誓,绝不会随便回去的。现在回去岂不是显得我很没面子?而且,我可是会武功的!”

    百里轻鸿仔细打量了她一番,摇头道:“比你武功高强的人很多。”他自然看得出来,这孩子虽然习过武,但是内力相当浅薄。

    “公子……”

    坐在一边的人见这两人竟然真的聊起来了,有些不放心地道。

    百里轻鸿扫了他一眼,淡然道:“无妨,我跟这小兄弟投缘。”

    楚凌撑着下巴嘻嘻一笑,道:“我也觉得跟这位大哥哥投缘。小弟段云,不知大哥哥高姓大名?”

    百里轻鸿淡笑道:“原来是段小公子,在下黎鸿。”

    楚凌偏着头笑看他,“原来是黎兄啊,幸会。”说罢抱拳朝百里轻鸿行了个礼。心中愉悦,我骗你,你骗我,谁也不欠谁,就看谁能骗过谁啊。

    百里轻鸿道:“段小公子怎么会来新州?可是有什么目的地?”

    楚凌略带愁苦,“我一路行来,见各处民生凄苦,实在不知去哪儿好。不过如今天气寒冷,听闻北地雪国千里冰封不胜壮观,正打算前往一看。”

    百里轻鸿垂眸淡淡道:“段小公子年纪尚小,倒是不必急于一时。如今…北地并非什么好去处。”

    楚凌一脸天真地看着他,“这是为何?难道黎兄已经去过了?”

    百里轻鸿点头,“我是从北地来。”

    楚凌叹气,“但我自幼生在南方,都忘了雪长什么模样了。”

    “段小公子说话不像南方人。”百里轻鸿道。

    楚凌耸耸肩,“我们家中人都是这般说话的呀,确实与外面的人有些不一样。”

    百里轻鸿不再多问,当初天启皇帝南迁,许多权贵豪富也都纷纷南逃。这少年虽然看起来才十二三岁,但若是家中长辈亲友都是北地口音,他又不经常出门的话,也确实有可能会这样。

    “段小公子是渡江而来?”百里轻鸿问道。

    楚凌四下看看,趴在桌上压低了声音道:“对呀,我花了好多钱才坐船过来的。真是奸商!”

    “你花了多少钱?”百里轻鸿问道。

    楚凌伸出五指,“五千两,我所有的零花钱都给他们了。”

    “……”百里轻鸿半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