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5、君傲之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小五,段先生,你们在做什么呢?”狄钧站在大门口,有些好奇地看着两人道。

    楚凌将手中的盒子抛了抛道:“我来问问,段先生知不知道这盒子是用来做什么的。”狄钧走了进来,“有结果了吗?”楚凌摇了摇头,道:“一点点,不知道有没有用处。”

    狄钧笑道:“一点点也比咱们知道的多啊,还是段先生厉害。”

    段云笑了笑,“四寨主过奖了,在下不过是多读了两本书罢了。”

    “……”这是在嘲弄他书读得少?

    楚凌站起身来问道:“我回去跟大哥他们商量一下,四哥,你这是干嘛来了?”

    狄钧抓了抓脑袋道:“本来是想要找段先生喝酒的,既然有事那就一起会是吧。”

    楚凌有些诧异,“我倒是不知道你跟小段关系这么好?”

    狄钧嘿嘿一笑,他也是上次跟段云一起喝酒之后察觉的这个书生脾性还是很值得交往的。正好两人年纪相当,狄钧有什么话倒是更愿意跟段云说。

    楚凌自然不会干涉狄钧的交友情况,摇了摇手里的盒子道:“走吧,回去了。”

    “哦。”

    段云既然要隐藏身份,楚凌自然不能将他的底细给漏了。于是删删减减将段云给摘出去,自己东拉西扯牵强附会加上叶二娘从前对天启朝廷的一些了解,总算是将那盒子的来历拉回了君家的身上。

    君家对郑洛等人来说也并不算陌生,毕竟十三年前他们至少也是十多岁的少年了。少年人对英雄自然有一种格外的崇拜。而当年的君傲毫无疑问便是许多少年人心中最崇拜的对象。君家因为通敌叛国被满门抄斩,心中暗暗替他们鸣冤的人更是不知凡几。

    狄钧虽然知道的少一些,但也是义愤填膺。拍案而起道:“拓跋梁既然是为了君家的东西,咱们就更不能让他们得逞了!”

    郑洛蹙眉道:“能让拓跋梁如此上心,这只怕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君家的遗物那么简单。”

    叶二娘看着郑洛,问道:“大哥是怎么想的?”

    郑洛沉声道:“咱们灭了拓跋梁的冥狱,又有这东西在手,拓跋梁只怕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

    窦央也跟着点头道:“不错,虽然拓跋梁不能调集北晋精兵,但就算是新州的驻防军和他手底下的亲兵,黑龙寨只怕也消受不起。更不用说…”叶二娘了然,“三哥是担心百里轻鸿?”

    窦央点点头,“百里轻鸿是拓跋梁的女婿,拓跋梁自己不方便动手,但是让百里轻鸿来却也不难。”

    而百里轻鸿却不是寻常人,他曾经是天启最耀眼的少年名将。

    众人齐齐看向郑洛,“大哥有什么打算?”

    郑洛沉吟了良久,沉声道:“找那个貊族女人问清楚!如果这东西真的关系君家,咱们用不了也留不住。必须尽快送走。”窦央挑眉道:“送走?大哥的意思是?”

    郑洛道:“不管送去哪儿,这东西留在黑龙寨就是一个祸患。”

    楚凌倒是赞同郑洛的话,“大哥说的不错,不但要送走而且还要送的让该知道的人都知道。”

    窦央沉吟了片刻,点头道:“行,我让人再加紧一些,一定撬开那女人的嘴!”

    叶二娘思索着道:“大哥,咱们只怕也要小心了。就算我们将东西送走,拓跋梁也未必会放过我们。”

    郑洛点了点头,神色也有些几分凝重。

    第二天,窦央终于从那貊族女人口中得到了想要的消息。

    拓跋梁想要的确实是这个东西,不过也不能说全对。

    因为拓跋梁原本要的是这个盒子里装着的东西。拓跋梁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消息,这东西在沧云城。拓跋梁动用了自己私底下大半的力量才从沧云城将这个东西偷了出来。偷东西的人当即遭到了沧云城的追杀,拼死将东西送到了那貊族女人手上。却没想到东西到手才发现那本就是空的。而据那貊族女人说,里面藏着的也不是什么事关天启天下的大秘密,而是拓跋梁与天启人勾结的证据。

    当年君傲之所以会死,就是因为他掌握了证据。要知道,这份证据若是公开于世,倒霉的不仅仅是天启那边的人。拓跋梁同样也会倒大霉。而现在,当初与他勾结的那天启人还在不在都不好说,反倒是如今拓跋梁与北晋帝关系微妙,与大皇子拓跋罗更是势如水火。若是这份证据落到了拓跋罗的手,拓跋梁就真的要完了。

    听了窦央的话,狄钧两只眼睛都开始转圈圈了,“什么玩意?拓跋梁勾结天启人…那应该是天启跟他勾结的那个人倒霉吧?现在可是北晋人占了便宜,拓跋梁不是有功吗?”

    窦央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神色看着自家义弟,问楚凌,“小五,你觉得呢?”

    楚凌耸耸肩,道:“那要看拓跋梁跟天启人勾结的内容是什么了。当然了,如果北晋人真的内斗很厉害的话,无论这个内容是什么现在都可以当做罪证的。如果那个貊族女人没说谎的话,能让拓跋梁如此紧张,我猜里面应该有对北晋不利的内容。”

    “譬如?”

    “譬如,拓跋梁和某人约定,互相协助对方登上王位什么的。这段时间我听小段讲了不少事情。北晋人当初能够轻易入主上京其实是个意外。如果天启皇帝当初没有那么快跑路,而是竭尽全力守城的话,结果如何尚未可知。当时的情况是,只要上京能够坚守三天,天启摄政王楚越就可以带兵回援了。然而天启皇帝跑了,留下个四门大开的上京也将楚越的后背留给了拓跋兴业。结果,拓跋兴业入主上京,摄政王楚越自刎殉国,北晋皇入主中原皇位稳固。”

    众人齐齐看着楚凌,楚凌笑了笑继续道:“反过来,如果天启帝没跑。很有可能天启摄政王回援成功,各地救援的兵马也会陆续赶到。拼国力当时的貊族是拼不过天启的。如果貊族兵败退回关外,发动战争的北晋帝的王位会不会动摇?而一旦天启摄政王抗击貊族成功,势必会声望大涨。到时候……”

    狄钧皱眉,“到时候怎么样?”

    楚凌笑道:“有七成的可能…天启和貊族同时都要换皇帝了。可惜,拓跋梁和天启摄政王聪明,北晋皇和天启帝也不傻。天启帝直接背后捅了摄政王一刀自己带着人跑了。”

    众人半晌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