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4、君家遗物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段云无语,盯着那乌木盒子半晌方才道:“文人一般喜好玉石,颜色也多为白玉,青玉,黄玉等等。乌木难以雕琢,很难雕琢出精美的纹样,所以不为文人所喜爱。这盒子古朴简单,但若是财力不济也用不起这阴沉木,因此我猜这是武将之家的。天启的武将之家我不算熟悉却也知道一二,没见过这个印记。”

    楚凌有些沮丧,所以说了这么多全都是段云的猜测。

    段云见她无精打采的模样,想了想道:“还有一个法子可以验证我猜的对不对。”

    楚凌睁开一只眼睛看着他,段云道:“显贵之家特别是家主的私信会在盒子上留下跟印章上一样的字迹,这字迹多是由名家书写的同一个字做底,由极为高超的大师雕琢而成。如此,就算只是想要临摹字迹就已经十分困难,若是还想要仿造印章更是难上加难。除非能找到同一个写字的人和同一个雕刻师。甚至就算是同一个人也可能会有差池,因为这字迹极小,稍有一点差错都会截然不同。

    楚凌扒拉着盒子将盒子翻来覆去的翻了个遍,终于在盒子的一个角落看到了一个极小几乎用肉眼无法分辨的字。因为其他四个角上也有类似的小花纹,一般人根本不会想到那是一个字。

    两人将那自己拓印到纸上,如今两人手上并没有琉璃、水晶一类的放大镜,费了半天力气楚凌还找了一块净度还不错的水玉才勉强分辨出来那是一个——君字。

    “君?”楚凌抬头看着段云,段云沉默不语。

    楚凌爬在桌上戳了戳他的手臂道:“说说呗。”

    段云沉默了半晌,方才看了楚凌一眼道:“小寨主,我建议你…最好别跟人提起这件事。”

    “为什么?”楚凌不解。

    段云沉吟了片刻,道:“姓君的武将我倒是知道一个,但是这个人……没有人愿意提起。”楚凌道:“洗耳恭听啊。”

    “君傲。”

    “……”能不能不要卖关子?!

    段云看着她一脸无辜地模样,仿佛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君家世代都是武将之家,君傲二十年前便是天启第一名将,十五年前曾以五万大军击败过拓跋兴业。不过……十三年前,君家就已经被满门抄斩了。”

    “为什么?”楚凌也不由得吸了口气。

    段云道:“通敌、叛国。”

楚凌皱眉道:“真的么?”

    段云冷笑道:“是不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君家在的时候貊族人不敢进犯天启。君家被满门抄斩不过三年,貊族人就入主上京了。”

    楚凌的手指摩挲着那乌木的盒子,蹙眉道:“即便这真的是君家的旧物,跟北晋人又有什么关系?能让拓跋梁如此看重的东西……”

    段云摇头,“这个在下就不知道了。我当初倒是隐约听说过一个传言,说是…君傲临死前将一个事关天启江山的秘密给藏了起来。还有一个说法是,当初永康帝…哦,不对,应该是天启摄政王杀了君傲,就是为了这个秘密。”

    “摄政王?”楚凌歪着头,她只了解了时事,还没来得及了解近现代史。倒是不知道天启还有摄政王这个物种。

    段云淡淡道:“天启那位陛下也挺艰难的,前半辈子跟自己的堂兄勾心斗角。后半辈子被貊族人赶到江南只能偏安一隅。不过说不定貊族人也算是救了他一命,若不是貊族人入主中原,说不定这会儿永康帝早就已经入土为安了。当初摄政王楚越带兵迎击北晋大军,永康帝在后边直接带着人跑了。结果拓跋兴业轻而易举地占据上京,与北晋大军前后夹击,那位摄政王倒也算得上一世枭雄,兵败被困,直接提剑自尽殉国了。”

    楚凌半晌无语,这还真不好评价善恶对错。

    “还有什么你知道的?”楚凌兴致勃勃地道。小段同学堪称是天启的百科全书,八卦秘录啊。

    段云摇头,“没有了。”

    楚凌眨了眨眼睛,“别这么小气嘛,你都说了这么多了,何妨再多说一点。”

    段云摇头,“在下只是一介书生,孤陋寡闻。让小寨主失望了。”

    楚凌摇头叹息,“怎么会,我觉得段先生知道的已经很多了啊。”

    段云神色有略微的复杂,道:“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小寨主年纪还小,好奇心还是不要太重了好。”

    楚凌点头道:“明白,知道的越多死得越早嘛。”

    段云脸色变了变,笑道:“小寨主说笑了。”

    楚凌单臂靠着桌面,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哦?这么说你不想灭我的口?”

    段云沉默了半晌,方才轻叹了口气道:“小寨主抬举在下了,今日在下所言并非什么机密,小寨主若是多找几个读书人问问也会知道的。更何况,在下手无缚鸡之力,何谈灭口?”

    楚凌温声道:“这么说,你刚才是在耍本寨主了?”

    段云道:“在下不解,小寨主此言何意?”

    楚凌靠近了他,低声道:“你分明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盒子,跟我胡扯那么多干嘛?小段啊,你说三哥若是知道你竟然如此博学多闻,会不会对你的身份感到十分的好奇呢?”

    段云又是一阵沉默,“小寨主的身份,难道就没有人好奇么?”

    楚凌十分光棍,“我不怕人查啊,你怕不怕?”

    段云盯着楚凌,神色多了几分冷漠。

    “生逢乱世,在下只想有一个栖身之所并无恶意。小寨主想要什么?”段云沉声道。

    楚凌轻笑出声,“这么严肃做什么?你没有恶意,我当然也没有恶意啦。好好说话,咱们还是好朋友哒。不过,我这人不爱动脑子,特别讨厌别人跟我玩心眼。所以…下次小段你若是再试探我……”

    “如何?”段云问道。

    楚凌粲然一笑,“揍你哦。”

    段云沉默了半晌,终于淡淡笑道:“小寨主教训得是,在下记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