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3、阴沉木盒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窦央将之前的收获从头到尾翻了几遍,直到第二天傍晚才红着一双眼睛带着几件东西回来,显然是昨晚一晚上都没睡。不怪窦央如此急迫,拓跋梁能将自己手底下的王牌派出来,牵扯的事情肯定就不简单,虽然楚凌推测那些人在冥狱中也只能算底层的。但即便是再底层,实力也比黑龙寨这些普通的山贼强了不知道几倍。

    窦央又怎么能不着急?

    “看看吧,我将所有的东西都检查了几遍。觉得能有些疑点的也就是这几样了。”窦央将几件东西放在跟前的桌上。

    桌上的东西不多,只有三件。

    一个是个不起眼的木盒子,不过巴掌大小,看起来黑漆漆的毫不起眼。另一个是一把短剑,剑鞘装饰的富丽堂皇,让人看第一眼只有一个念头——值钱。最后一样是一支精巧的发簪,貊族女子不用发簪,这明显是中原的样式。

    “老三,这三样东西有什么问题的?”郑洛问道。

    窦央摸着下巴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只是跟别的比起来比较特别而已。你们怎么看?”

    叶二娘拿起那根发簪道:“这个不是。”

    众人齐齐看向叶二娘,叶二娘道:“这支发簪应该是杨家的祖传之物,鄂里照给了他的妻子。”说着叶二娘将发簪凑向众人,伸手拨开一片花片,花片下面勾勒着一个精致的印记,“这是弘农杨氏的族徽印记。”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若没有叶二娘他们这些人只怕想半天也想不明白这印记的由来。

    楚凌拿起那把短剑,窦央看向她,“小五,你觉得这剑有什么问题?”

    楚凌晃了晃手中华丽的短剑摇头道:“没有,我就是觉得这把剑很好看。”中看不中用。不只是剑鞘就连剑柄上都镶着宝石。楚凌仔细看了看,道:“这剑好像是新铸造的,不过好像没什么问题。”没有什么图案印记,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纹路。就连那些宝石,除了贵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除非根本不产宝石的貊族人还有用宝石来记录密码的习惯。

    狄钧将手伸向最后一件,“你们就会拿那些寻常之物,以我之见,分明是这个东西最可疑啊。”木盒上并没有锁,被狄钧一拉盒子就打开了。里面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东西。狄钧愣了愣,“里面的东西,是不是被人拿走了?”

    狄钧摇头,“这盒子是在后面马车最下面的一个箱子里找到的。当时我看了一眼就是空的,那些人绝没有时间临时调换。”

    楚凌伸手道:“四哥,给我瞧瞧。”

    狄钧将盒子抛过去,楚凌手指轻弹了一下,皱眉道:“阴沉木,品质上佳,重量没问题里面应该没有夹层。”

    “那就是这个也没问题了?”狄钧有些失望的道。

    楚凌道:“当然有问题,谁会没事儿用阴沉木来做这么一个盒子?这种木材不仅珍贵少见,而且很难雕琢。名字和颜色更不为女子所喜爱。貊族尚艳色,那貊族女子自己肯定不会喜欢这种,若是别人送礼,也该投其所好才对。”

    叶二娘也将盒子接过去把玩了一会儿也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五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郑洛见众人也看不出来什么结果,便道:“老三辛苦了一晚上,先去休息。有什么事情晚点再商量就是了。”

    窦央点点头,他现在不仅眼睛红,头也隐隐作痛。根本想不出来什么东西。

    楚凌把玩着那乌木盒子,道:“大哥,这个能给我玩两天么?”

    郑洛也不在意,“你喜欢拿去便是。”

    楚凌笑了笑也不多说什么将盒子拿在了手中。她倒不是喜欢这黑漆漆的东西,只是想要再研究一下而已。

    山寨后边的一座小院里,段云正坐在院子的一角看书。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看到楚凌,连忙站起身来,“小寨主怎么来了?”

    楚凌将手中的木盒抛给他,问道:“你觉得这个东西怎么样?”

    段云伸手接住,脸上闪过一丝诧异,“这是…阴沉木?”

    “好眼力。”楚凌赞道,“你觉得这盒子是拿来干什么的?”

    段云仔细看了看,微微蹙眉道:“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这个盒子。”

    楚凌微微眯眼,“哦?”

    段云看着楚凌欲言又止,楚凌笑道:“小段,你什么事情尽管说,我保证守口如瓶。”

    段云无奈地叹了口气,道:“小寨主请坐。”

    楚凌从善如流地走到段云对面坐下,段云伸手替她倒了一杯茶,方才拿起桌上的木盒道:“这应该是用来装印信的盒子。”

    楚凌撑着下巴,“你怎么知道?”

    段云从袖中摸出了一枚印章,放了进去道:“这不仅是装印信的盒子,而且是用来装显贵私印的盒子。在天启,官印自不必说,即便是私印也有固定的规格。在下本是白身,印信便是这般大小。看这个盒子的大小如果是用来装印信,至少是正三品以上的。”

    楚凌皱眉,“这也不能说明问题啊。也许只是碰巧这么大呢?”

    段云指了指盒子边缘的几处,道:“印信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无论公私,特别是对一些位高权重的人来说。所以一般情况下这盒子本身就是印信的一部分。小寨主你看这里…这几个图案应该会跟印信吻合,或者说那块不见了的印信跟这个盒子本就是同一块木料雕刻出来的。不过…这个印记……”

    段云扯过旁边的纸张和笔墨将盒子上的几个纹样都描了下来,蹙眉道:“我没见过这样的印记。”

    “所以?”

    “所以,如果这不是近几年新出来的家族,那就是从前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段云断然道。

    楚凌莞尔一笑,“小段,你好像对天启的世家都很熟悉啊。”

    段云神色微顿,道:“还好,多读了几本书而已。”

    楚凌不置可否,这可不是多读几本书就能知道的。至少认识杨家印记的二姐就没有看出来这可能是某个家族的印记。

    “行吧,那就劳烦你猜一猜,这个盒子的主人应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