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71、下油锅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黑龙寨,楚凌第一件事就是将他们之前抓来的两个人拎了出来。那鄂里照夫妇被关在黑龙寨的暗牢里已经有些时日了,这会儿被人拎到大堂一解开脸上的黑布,即便是大堂内光线并不刺眼也让他们不由得眯起了双眼。

    看到坐在一边的楚凌,鄂里照忍不住抖了抖身子往后缩了缩。眼底闪过一丝羞愤之色。都是这个少年,竟然害得他……想起自己那日当着众人的面丢脸的模样,鄂里照心中就将楚凌凌迟了八百回。

    楚凌自然也看到了鄂里照怨恨的眼光,不屑地嗤笑了一声。这种人他见过的多了,不敢去恨自己真正该恨的人,说不定还要对对方心悦诚服卑躬屈膝。却能为了一点小事,将另一个人恨入骨髓不死不休。说到底…还是她下手不够很嘛。

    “小五,这是出什么事了?”坐在主位上的郑洛问道。小五刚回来就要见这两个俘虏,二娘和老四也没有阻止的意思,显然是在山下出了大事。

    郑钧自告奋勇地将山下白云生和甘鹏的事情说了一遍。楚凌仔细地观察着地上两个人的神色,在说到甘鹏死了的时候,两人眼中都不由闪过几分失望之色。

    听完郑钧的话,郑洛神色也凝重了几分,看向楚凌,“小五,你确定那些人是明王派来的人?”

    楚凌点头,“前些日子有人告诉我,拓跋梁手下有个组织叫做冥狱,里面大多数都是中原的高手,当然也有如甘鹏这样的混血。而且…这是冥狱的身份牌。”楚凌将手中的小木牌抛了过去,道:“我之前也见过。”

    郑洛目光扫向地上的鄂里照夫妇,他们查过这个女人只是拓跋兴业手下一个不起眼的副将,家里也只是个没什么权势的小贵族。怎么会劳动拓跋梁亲自派人来救?

    “会不会…拓跋梁根本不是为了他们来的?”郑洛皱眉道。

    楚凌道:“难不成拓跋梁还会专门派人跑到新州来剿匪?”说句自贬的话,哪怕拓跋梁知道她这个公主在这里,也未必就会派人来。一个从小在北晋长大的天启公主,对拓跋梁那样的人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没看这么久了,北晋朝廷也没有发什么通缉令么?真正找她的人只有拓跋胤。

    窦央点头道:“小五说得不错,问题,一定出在这两个人身上。肯定是有什么我们没有查到的东西。”

    楚凌走到鄂里照跟前蹲下,对他启唇一笑。

    鄂里照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撑着地面往后缩了缩,“你…你想要干什么?”

    楚凌温声问道:“你岳父,跟明王是什么关系?”

    “没…没关系……”

    楚凌慢条斯理地摸出匕首,贴着他的脸颊拍了拍,“你岳父,跟明王是什么关系?”

    鄂里照的声音颤抖的更厉害了,“没…真的,我…我不知道……”

    楚凌眨了眨眼睛,看向那貊族女人笑道:“他不知道,那就是你知道了。”

    那貊族女人显然要比她的丈夫有骨气得多,只是瞪着楚凌并不说话。楚凌摸着下巴,有些苦恼地道:“我一贯是不喜欢对女人动手的。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

    那貊族女人道:“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

    楚凌笑眯眯地道:“那如果我让人告诉拓跋兴业,你父亲暗地里投靠拓跋梁,私自调动军队为拓跋梁办事,会怎么样?”

    那貊族女人不屑地看了她一眼,显然是不认为楚凌会有本事接触到拓跋兴业。

    拓跋兴业是北晋兵马大元帅,也是北晋第一名将。为人严谨,治军更是铁血手腕。他麾下直属的兵马是北晋军纪最严明的,进入中原这些年除了最初两年,从未听说过他麾下兵马有屠城甚至是滥杀侵扰百姓的事情。这一点,即便是拓跋胤也比不了。

    楚凌道:“你不信啊。你以为只有接触到拓跋兴业才能传消息吗?我只需写一千份告示,找人到处张贴。消息总会传到拓跋兴业的耳朵里。不管这消息是真是假,他听到了总会派人去查的。你说他能不能查出来呢?”

    那貊族女人脸色微变,盯着楚凌道:“我说、和不说又有什么区别?”反正消息被揭露出来,拓跋兴业是无法对明王怎么样,但是她们家都是要倒霉的。

    楚凌不悦地鼓起了腮帮子,这貊族女人不傻啊,竟然绕不进去。

    绕不进去的血狐大大不爽地重新将目光转向了鄂里照,对他露出了狰狞一笑,“我原本不想把事情弄得那么血腥的,但是既然两位敬酒不吃,那就只好吃罚酒了。鄂里大人,你最好祈祷你知道的东西够多,不然……”

    鄂里照狠狠地打了个哆嗦,“你…你想干什么?!”

    楚凌冷笑,“来人,在门口给我架一口油锅!”

    此话一出,不说是鄂里照和那貊族女人,就连郑洛几个都震惊了。他们是山贼没错,但是他们不是变态啊。油炸什么的…绝对没有过!窦央一个眼神制止了想要说话的郑洛和叶二娘,倒是饶有兴致地挥挥手吩咐手下人去办。

    楚凌看着鄂里照惨白惨白的脸色,微笑道:“你别怕,我不会一下子把你扔下去炸了的。咱们先炸左手怎么样,也不影响以后写字。如果炸的香喷喷的话,就给你当今天的午餐了。”

    读书人尤其会联想,鄂里照立刻就想到自己被炸得金黄香脆的手被塞进了自己嘴里的画面。脸色变了几变,哇地一声就吐了出来。楚凌机警地往旁边一闪,完美地避开了鄂里照吐出来的秽物。不悦地皱眉道:“三哥,你每天是不是给他吃的太多了?难怪关了这么久都还没有瘦。”

    窦央翻了个白眼,你没看到他都瘦了一圈儿了么?什么眼神!

    “你…你,你这个……”

    楚凌拍拍手,“我什么啊?我跟你说,做坏事呢一定要自己亲自动手,不然很容易就会长成你这样,明明长了一颗人渣败类的心,胆子却还没有老鼠大,动不动就以为自己是朵白莲花。来,告诉我,你岳父跟拓跋梁是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

    楚凌震惊,“够坚贞不屈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