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8、杂种!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当白云生知道甘鹏派人去了新州城,还调集了一支兵马出来的时候是何等愤怒就不必说了。不仅是因为甘鹏能够调集新州兵马说明他和貊族人关系不浅。更重要的是,甘鹏调集的这支兵马并没有去围攻黑龙寨,而是兵分两路一路往红溪寨而来了,另一路却是往白云寨去了。

    虽然恨不得立刻就将甘鹏碎尸万段,但是白云生却并没有当场发作。微微眯眼,思索了一会儿心中便有了计策。

    甘鹏原本在自己的房间里等着消息,却有白云生派人来告诉他发现了祝摇红叶二娘等人的行踪,邀他一起去截杀。

    现在还没正式跟白云生翻脸,更何况人在屋檐下甘鹏自然也不会拒绝。只是带着自己的人一起出发,只是暗地里却提高了警惕。等到他们在白云生的引路下,果然看到了躲在一处山谷里的祝摇红等人的时候,甘鹏才松了口气。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白云生的第一刀并不是砍向对面的敌人,而是砍向了他。

    甘鹏毕竟武功也不弱,险险地避开了白云生突如其来的一刀怒道,“你干什么?!”

    白云生狞笑一声道:“姓甘的,竟然敢来骗我白云生,你好大的胆子!”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甘鹏道。

    白云生却并不想跟他说话,想着对面招呼道:“祝摇红,叶二娘,你们还不动手!”

    祝摇红冷声道:“杀狗貊族人用不着你提醒!”说话间,祝摇红已经飞身冲入了人群中。她用一条红色的带着倒刺的软鞭,鞭子犹如毒蛇一般在人群中飞舞,竟是完全不分到底是甘鹏的人还是白云寨的人。白云寨众人多是知道这个女罗刹的威名的,纷纷退避。

    另一边叶二娘等人也冲入了战圈,叶二娘狄钧和白云生联手围攻甘鹏。虽然两家不对付,不管是立场,还是三观都不对盘,但是杀貊族人的时候还是可以短暂合作一下的。

    甘鹏若是对上白云生一个人,或许有胜算。但是加上一个叶二娘就岌岌可危了。再加上一个打架不要命的狄钧,不多时就落了下方开始节节败退。

    甘鹏奋力一刀挥开攻上来的白云生三人,疾退了几步厉声道:“白云生,你想食言而肥?!”

    白云生唇边撤出一丝阴冷的笑意,道:“食言?本寨主答应你什么了?”

    “…你别忘了,咱们说好的……”

    “你说的没错。”白云生道:“可惜,你是貊族人养的狗。更不应该的是,你竟敢杀我白云寨的人!还想要先下手为强?”

    甘鹏脸色微变,怒道:“若不是你……”

    “跟他废什么话?!”旁边的叶二娘冷声斥道,打断了甘鹏的话,飞身一跃一道扑了过去。狄钧眼疾手快,也跟着叶二娘一前一后围了上去。一阵猛攻让甘鹏再没有心思旁顾。见状,白云生也跟着再一次加入了战团。

    甘鹏竭力抵挡三人的围攻,眼睛却瞄到站在不远处的楚凌。

    楚凌穿着一身浅蓝色的布衣站在树下,个子矮小,身形纤细,看上去正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孩。虽然知道这孩子是黑龙寨的五寨主,但是楚凌的模样实在是太过无害了。甚至她的表情和眼神都带着几分无辜和善的模样,着实不可能是个什么畸形老妖怪装的。

    当下,甘鹏就扭身扑向了楚凌。只要挟持了这小子,他便有机会逃出去了。只要让他逃出升天,以后他有的是法子对付这些人!

    只是,甘鹏并不知道。这世上有许多人,就是栽在“看上去”这三个字上的。

    甘鹏扑向楚凌的时候,后面的三个人却并没有追上去。白云生是不想,叶二娘和狄钧却是觉得没有必要。

    甘鹏一只手如鹰爪一般抓向楚凌的肩膀,却见方才还一脸无辜的少年突然对他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甘鹏心觉不好,只是还没等他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眼前银光一闪。一把刀从下往上悄无声息地划过了他的手腕。甘鹏怒吼一声,另一只手中的刀毫不留情地砍向了楚凌。楚凌身形灵巧的一转,人便已经离开了方才的树下。她身形矮小,一弯腰一刀扎进了甘鹏的腰间。

    甘鹏一刀劈空,腰间更是剧痛不已。立刻就红了眼睛又一刀砍向了楚凌。楚凌却直接放弃了还插在他腰间的匕首,飞身疾退十几步避开了甘鹏攻击的范围。

    甘鹏一只手捂着腰间的伤处,鲜血源源不断的往外流。楚凌下刀的地方一贯刁钻,虽然甘鹏现在还站着但是楚凌却已经在心中对他判了死刑。甘鹏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根本就不敢拔刀。

    “臭小子,你…你是什么人?”甘鹏自诩也是见过不少人的,这个小子绝对不会只是一个普通的山贼而已。

    楚凌偏着头,笑颜和善地看着他道:“看来明王的冥狱也不怎么样嘛。不到几个月功夫,就折损了近百人。”

    甘鹏脸色微变,“你怎么知…你跟救谢廷泽的人有什么关系?!”

    楚凌笑道:“没关系,你可别冤枉我。我只是碰巧看到了而已。不过,如果你告诉我,你没来这里做什么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休想!”甘鹏咬牙道。

    楚凌嗤笑一声,挑眉道:“难不成你还真的效忠你的主子了?这么说,倒也算是一条不错的狗。”

    “你、找死!”甘鹏瞪着眼前一脸乖巧的少年,目眦欲裂。

    “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么?是为了我们前些日子抓的那两个人吧?他们身上藏了什么东西?你猜我回去把他们拔干净了能不能找出来?”甘鹏神色微变,却没有说话。楚凌唇边的笑意却更深了,“看来,确实是了。幸好还没把那两个人杀了,说不定还能挖出一点有趣的东西呢。”

    甘鹏捂着伤口,环视了众人一圈,咬牙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楚凌笑容骤然转冷,道:“急什么,难不成你还以为你能活?我可能会放过貊族人,但是…绝不会放过帮着貊族人残害中原人的中原人。”

    甘鹏咬牙,“我是貊族人!杀那些废物是天经地义的!”

    楚凌道:“两族结合并不是什么坏事,一般我们称呼兼具两族或多族血脉的人为混血。但是,你知道你这样的该叫什么吗?”

    甘鹏冷眼冷着她。

    楚凌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杂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