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65、夜袭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深夜时分,楚凌一行人就已经摸到了事先打探好的白云寨驻地了。楚凌和狄钧一起趴在一处高坡上往下眺望,一边低声道:“果然不是寻常山贼。”

    狄钧趴在她身边好奇地抬起头去看,却被楚凌眼疾手快地一巴掌拍了回去。

    “你干什么?!”

    楚凌没好气地道:“小心点,你东南方八十丈的地方,有一处暗哨。”

    “八十丈?你看得到?”这黑黝黝的夜色,虽然算不上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十丈之外基本上什么都看不到,小五到底是怎么看到八十丈以外的东西的?

    这次楚凌却没有回答他,只是专注地盯着下面的营地。

    下面营地里的人并不多,外面守夜的不过四个人,一共两个大帐篷加起来绝对不超过三十人。

    楚凌摸着下巴道:“看起来不像山贼,也不像是军中的人。”

    “江湖中人。”狄钧淡定地道。

    楚凌侧首看他,狄钧略有几分得意地道:“虽然他们穿的衣裳用得兵器都大同小异,但是还是看得出来一些差别的。这些人不但用得兵器不一样,练得功夫不一样,连出身都不一样。不过现在可能没什么差别了。咦…不对啊,哪来这么多江湖中人跟着甘鹏落草为寇还甘心当普通小兵?”

    江湖中人自有傲气,就算是落草为寇混不做个当家的,至少也是个小头目什么的。这些人看起来身手都差不多,怎么看也不可能是普通的寨丁。

    楚凌淡定地道:“我见过一波这样的人。”

    “在哪里?”狄钧问道。

    楚凌道:“前段时间,就在新州。”

    狄钧皱着眉沉吟了片刻,道:“这么说,我也见过一些。几个月前…这些人是貊族的人?!”

    楚凌淡定地道:“走狗罢了。”

    狄钧忍不住满脸黑线,低声道:“你没告诉我他们是貊族人!”

    楚凌安慰道:“淡定,从血统上说,他们是正统的中原人。”

    “那…现在怎么办?”狄钧问道。

    楚凌道:“杀了啊。准备一下,我先过去干掉那一处暗哨。看到我的信号立刻动手干掉下面的人。记得,不要露出破绽。”狄钧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没好气地道:“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些衣服?”他现在身上穿着的都是白云寨的衣服,想起白云寨那些败类就作呕!

    楚凌耸耸肩道:“有备无患嘛,衣服不多,别让人发现不对劲。”她弄这几套衣服也不容易啊。

    吩咐完,楚凌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他们趴着的地方朝着东南方向而去。夜色中,楚凌小巧的身影犹如一只灵巧的猫儿无声地穿梭在树林中,不过片刻钟就接近了一处暗哨。在一颗树上,果然蹲着一个人。

    对方或许并没有想到会有人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偷袭他们,并没有全神贯注的盯梢,而是靠在树干上闭着眼睛养神,只是偶尔才往四周看一眼。

    楚凌观察了许久,方才选到了最合适的位置。

    一支短箭射了出去,在夜色中发出嗖的破空声。

    那人猛然睁开了眼睛却已经来不及了,距离太近他又在树上无论是躲避还是拔刀都不方便。等想要放声示警的时候,箭矢已经插入了他的喉咙。下一刻,人便从树上掉落了下来。

    楚凌一个翻身过去,伸手一拖从上面掉下来的人卸去了几分力道将人扔到了一边。虽然卸去了几分力道,但是接那一下重物的冲力还是让楚凌忍不住呲牙。

    另一边不远处,夜色中也有两双眼睛正看着这边。

    祝摇红低声对叶二娘道:“叶姐姐,你们这小寨主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叶二娘摇摇头,道:“不知道,不过他是中原人,而且不是心怀险恶的人,便够了。这世上,谁还没有一点难言之隐呢。”

    祝摇红想了想,点头道:“也是,比起白云生那种败类,确实是够了。”

    空寂的夜色中突然响起了两声鸟鸣。

    祝摇红和叶二娘神色都是一震,原本轻松的姿态瞬间紧绷,一跃而起朝着山下掠去。

    几支羽箭先一步解决了守夜的人,还不等帐篷里的人反应过来冲出来,一群蒙面的黑衣人便已经将帐篷围住了。根本不给他们反映的时间直接就动起手来。楚凌坐在树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的混战。

    六十比二十三。嗯,这一仗打的有意义。

    虽然更擅长小组作战,但事实上出身军人世家的楚凌表示她更喜欢以多欺少。

    所有的以弱胜强,以少胜多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可以实力碾压干嘛还要劳心费力的拼命呢?为了炫技么?

    这些人的实力远比寻常山贼强得多,但是当狄钧祝摇红和叶二娘加入之后,再加上隐藏在黑暗中的楚凌时不时放出的冷箭,倒是占不了什么上风了。楚凌坐在树下,一直等到山坡下的混战快要结束了才慢悠悠地往下走。等他走到山下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黑衣人的身影踉跄着冲入了黑暗中。狄钧还想要追上前去,却被楚凌给按住了。

    “别追了。”

    狄钧鄙视地瞥了她一眼道:“演戏就要演全套。”

    楚凌笑道:“差不多就得了,你追上去他要是跑不了,你是杀了他还是放了他?他看见了没有?”

    狄钧拉了拉自己身上破了一条口子的衣服,里面露出了一件白云寨之人的衣服。比起没什么规矩的黑龙寨,白云生是个很骚包的人,所以白云寨的寨丁都有统一的服饰。或者这也能理解为白云生有着不小的野心,他或许是想要将自己的手下都当成正规的兵马训练,可惜这样的人若是真有了一一支精兵,绝对是所有人的噩梦。

    “为了让他看清楚,我还特意让人砍了一刀呢。”虽然没砍着他,只是划破了衣服。

    叶二娘和祝摇红走过来,看着旁边正在打扫战场清点伤亡的人皱眉道:“这些人果然不简单啊。”

    狄钧点头,可不是么。他们突然偷袭以多欺少,依然有不少人受伤,有几个还伤得非常重。如果双方人数相当或者只多几个,他们今晚说不定要栽。

    楚凌俯身在身边一具尸体怀中摸索了片刻,从里面摸出来一个东西。

    一个小巧的黑黝黝的木牌,若是不仔细看只怕还以为是什么护身符,坠子之类的东西。上面刻着一只狼头,只在低座上刻着几个小字。楚凌沾了那人身上的血在上面,往他手背上一按。众人就着火光便看清楚隐隐约约的几个字……癸六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