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4、大哥的清白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道:“大哥,你记不记得二姐今年多大了?”

    郑洛一愣,“这个…好像是二十六岁吧?”楚凌斜睨着他,道:“所以啊大哥,一个二十六岁的、未婚的、女子,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同住一个院子,您老也不想着给操持一下婚事。几个意思?”

    郑洛无言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他怎么觉得这个新结拜的小兄弟有点吓人呢?而且,当初他们几个兄弟同住一个院子也是为了显示结义之情,可没想有想过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郑洛道:“这个…这不是,之前二妹说要给她的未婚夫守孝么?”

    楚凌扬眉,“守孝十年?就算是亲爹三年也就该出孝了吧?”

    郑洛有些理亏,这个…他好像确实是有些忽略了。不说是二妹,就是三弟四弟如今也还是孤家寡人呢,“这个,二妹也一直没提啊。”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你要二姐自己说,说什么?我想嫁人了,大哥你给我找个如意郎君吧?”

    “呃……”

    楚凌看着郑洛摇了摇头,一脸的怒其不争,摇头道:“大哥啊,若没有当年的事儿,二姐如今孩子都不知道有几个了。事到如今也是没有办法,但是这些事儿,咱们也要上心啊。难道等二姐年过三十?那都是祖母辈儿的人了,你说你亏不亏心?”

    “亏。”郑洛低头认错,“小五,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楚凌摸着下巴,眼珠子转了转,道:“把大哥和二姐你说在一起确实是咱们不仔细,不过给二姐寻个如意郎君也是刻不容缓的事情。其实我瞧着…三哥很不错。”

    “三弟?”郑洛惊诧。

    楚凌点头道:“对呀,三哥一看就是念过书的,二姐虽然如今是个武人,当年肯定也是个才女。若真是配给一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岂不是委屈了二姐?”

    “……”总觉得小五说得是自己,虽然他其实还是识过几个字的,但是肯定不如二妹和老三。但是把二妹许给老三……郑洛有些苦恼。

    楚凌笑眯眯地看着他,“大哥你也别着急,这事儿还要私底下悄悄跟二姐商量才行。万一二姐不乐意呢,女孩子的名声是很重要的。现在大家只是说二姐配得上大哥你,这个没关系。配得上又不代表一定要看得上你。”

    “……”还是觉得小五的话不太对。

    郑洛有些心烦意乱,摆摆手道:“行,我考虑一下再说,小五你先去玩儿吧。”

    楚凌爽快地点头告退,正低头苦思的郑洛顺利地忘掉了原本想要让楚凌不要搞事的意图。

    楚凌走出大堂,便看到迎面而来的薛曼儿。薛曼儿见楚凌一派神清气爽的模样,眼底不由闪过一抹失望。楚凌停下了脚步打量着薛曼儿,薛曼儿心中一惊,面上却恭敬地笑道:“小寨主有什么吩咐吗?”

    楚凌靠近了她,抬手捏住她的下巴仔细端详。

    薛曼儿有些惊慌,“小…小寨主,你这是做什么?”

    楚凌对她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轻声道:“曼儿姐姐,你在想什么呢?难不成以为我要轻薄你?人家还是个孩子呢。”

    “不…不敢。”薛曼儿连忙道。

    楚凌轻笑一声,柔声道:“在大哥面前告我状,胆子不小。”

    “我……”薛曼儿连忙想要解释。楚凌却已经放开了快步往外面走去了,出了院门还听到悠然的歌声。

    薛曼儿被留在原地呆愣了半晌,方才回过神来暗暗咬牙。

    “我家有群小狐狸,青红蓝白银……小青是个大懒虫呀,小蓝萌萌哒……”

    “小寨主。”段云站在路边,听着楚凌嘴里吐出来歌声,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

    楚凌愉快地朝他挥挥手,“小段啊,你怎么在这里?”

    段云蹙眉,“小寨主,在下段云。能否,不要叫小段?”

    楚凌从善如流地点头道:“好呀,小云,有什么事儿吗?”

    “……”

    段云忍耐了片刻,还是决定不要跟她纠缠这个问题了。毕竟段云公子并不想被人叫段段或云云之类的,“您还是叫我小段吧。”

    楚凌给了他一个“你真挑剔”的眼神,“找我什么事儿?”

    段云看看四周,低声道:“小寨主吩咐的事儿,有着落了。”

    “哦?”楚凌眼睛一亮,“小段啊,虽然咱们认识的晚,但是整个寨子里还是你最有趣了。”段云连忙谦虚地道:“小寨主你过奖了,属下只是一个账房而已。”

    楚凌点头,饶有兴致地道:“很好啊,你这样的账房多来几个才好呢。”

    不知为什么,段云觉得自己有点想抹汗。

    楚凌拉着段云到一边偏僻处,低声问道:“说说看,怎么样?”

    段云道:“按照小寨主的吩咐,属下已经将消息透露给薛秀才了,薛秀才今晚应该就会宴请大寨主商量事情。”

    楚凌摸着下巴,道:“这样啊,你说为了大哥的贞洁…我是不是应该……”

    “咳咳!”段云忍不住俯身一阵猛烈的咳嗽半天缓不过来,显然是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等到他缓过气儿,原本白皙的脸色已经涨得通红,指着楚凌道:“小…小寨主,你说、大寨主、大寨主的……”

    “有什么不对?”楚凌道:“万一他们把我大哥灌醉了,玷污了他的清白怎么办?”

    段云红着脸,咬牙道:“薛先生是读书人!不会…不会做那种事情的!”

    楚凌不以为然地挥手,一脸的语重心长,“小段,你啊见过的事情还是太少了。就是读书人心眼才多,一个个看上去霁月风光,实际上满肚子的男盗女娼啊。”

    “……”段云磨牙,“小寨主,区区、在下、不才、也是读书人!”

    楚凌瞥了他一眼,“你一个账房先生凑什么热闹?你有童生身份吗?你是秀才吗?你是举人进士吗?连证儿都不考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读书人?人家那位,可是秀才!”

    歪理!我特么还是……

    非礼勿言,非礼勿言!段云在心中默念了几遍,终于将到了嘴边的粗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只是还算清秀的面容不由得有些扭曲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