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2、禽兽不如!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祝摇红看都没看白云生,侧首对叶二娘笑道:“叶姐姐,我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如今买个东西难啊,银子有时候反倒是不好使。要不这样,我拿五千两银子跟你们买马匹和兵器还不成么?”

    按说,五千两银子买十匹马和几十件兵器,可算得上是天价了。

    若是貊族入关前,一匹马的价格也不过五六十两,好一些的上百两也是有的。即便是如今,上京一匹普通马也不过是一百多两。但是这是对于貊族人而已。马算是战争物资,貊族人不允许南人私底下交易马匹。所以中原人在市场上根本买不到马,也没有什么人敢私下贩卖。毕竟被抓到了是要砍头的。于是就导致黑市上一匹普通的马也要几百两,而且还很难买到。

    黑龙寨这次得到了这些马可都是上等的战马。

    同理,兵器也是如此。

    民间禁铁器打造,普通百姓就是买把菜刀都要费不少劲。江湖中人固然有渠道能弄到兵器,但是像这样大批量的却依然不容易。就是如今,黑龙寨的人也有很多没有趁手的兵器或者用了很多年的武器都豁口了。

    这世道,即便是山贼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叶二娘对祝摇红笑了笑,道:“祝妹子,这事儿还要大哥做决定才行。我可做不了主。”

    祝摇红轻叹一声,幽幽道:“叶姐姐如此贤淑,郑寨主真是好福气。”

    “……”

    郑洛看着白云生和祝摇红,这两人显然都不是好打发的。但是……“卖就不必了,钱两位照样拿走,我另外送两位一人两匹马,五把兵器。如何?”

    “这……”白云生微微眯眼,有些迟疑。

    白送的东西,自然是要心动的。更何况,黑龙寨的实力不弱,若是真的跟他们闹翻了也没什么趣味。他跟黑龙寨不是一路人,跟祝摇红那女人就更走不到一路了。想到此处,白云生爽快地答应了郑洛的提议。

    祝摇红轻哼了一声,娇声道:“既然郑寨主如此说,奴家也不好说什么了。那就谢过郑寨主了。”

    两位寨主既然都得了实惠,自然也就心满意足了。白云生跟黑龙寨关系不好,谈妥了条件便带着人走了。倒是祝摇红留了下来,“小五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呀?要不要跟姐姐去咱们红溪寨?”祝摇红似乎对楚凌很感兴趣,既然正事做完了,剩下的时间便用来肆无忌惮的调戏小弟弟了。

    楚凌笑容乖巧地看着她,“摇红姐姐你真漂亮。”

    祝摇红欢喜地道:“小弟弟真会说话,你真的觉得姐姐漂亮么?”

    祝摇红是知道自己的相貌的,虽然说还算不错,但也算不上有多么漂亮。但是女人又怎么会不喜欢听好话呢?

    楚凌道:“这是自然,难道摇红姐姐觉得我在说谎话?”

    祝摇红呵呵笑道,“怎么会?姐姐最喜欢小弟弟这样说话诚实的孩子了。来,这是姐姐给小弟弟的见面礼。”说着,祝摇红已经将手上的一个指环摘下来递给了楚凌。楚凌还太小,即便是祝摇红手指纤细,她的指环楚凌用起来也有些大了。祝摇红戴在食指上的指环,楚凌也只能戴在拇指上了。所幸这指环看上去样式古朴,并没有太明显的男女之别。

“咦?”楚凌拿着指环仔细打量着,片刻后便轻巧地从里面拆出了两根细针。祝摇红赞赏的笑道:“弟弟好眼力,叶姐姐,你们运气可真好,过不了两年黑龙寨又要添一员猛将了。”

    叶二娘笑道:“他还是个小孩子呢,就是有些小聪明罢了。还不谢谢你摇红姐姐。”

    楚凌对这个藏着暗器的扳指很有兴趣,捧着手中对祝摇红笑道:“多谢摇红姐姐。”

    祝摇红摆摆手,再次看向郑洛等人的神色却多了几分郑重,沉声道:“方才姓白的在此,我不便多说。今日前来,确实有些事情想问问几位的想法。”

    郑洛知道她有正事,也郑重地点头道:“祝寨主请说。”

    祝摇红微微眯眼,道:“姓白的前些日子在李县杀了一家人,几位可知道?”

    众人对视一眼,这个他们还真不知道。事实上他们之前为了谢廷泽的事情已经有许久没有关注这些事情了。好不容易事情结束,拓跋胤和百里轻鸿也走了,他们才又开始过起了自己做山贼的日常。算起来,距离上一次做买卖,都快隔了小半年时间了。

    “那是什么人家?”叶二娘问道。如果是普通的貊族人,祝摇红肯定不会特意来跟他们说的。或许确实有些貊族人并没有杀过中原人,只是安安分分的做自己的事情。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只要这些人跟着北晋大军入关来,就是他们的仇人。杀了也没什么可说的。

    祝摇红冷声道:“是李县一个书香门第人家,家里从前还算殷实,不过如今也只是还过得去罢了。”

    窦央皱眉道:“李县离白云寨足有六十多里,既然没钱他跑去做什么?”

    祝摇红道:“那家有个姑娘,今年年方十五。姓白的前些日子去李县正巧碰到,便上门要纳那姑娘为妾。那姑娘本就定了亲的,自然是不肯。当天晚上,姓白的就带着人去将那一家子给灭了将那姑娘抢到了白云寨。不仅如此,他还找上门去杀了那姑娘的未婚夫一家。但是那未婚夫逃了出来正巧被我的人碰上了。”

    碰!

    叶二娘重重的一掌拍在桌上,“这个败类…早该想办法除了他!”

    祝摇红淡淡笑道:“本来我也没想管的,不过…那姑娘的未婚夫跟我说了一句话却让我有些惊着了。”

    众人看向祝摇红,祝摇红道:“他说…他要为家人报仇,如果报不了仇他宁愿投靠貊族人也要弄死白云生。貊族人本来就是禽兽,但是白云生虽是中原人却比禽兽还不如,既然如此他宁愿与禽兽为伍。”

    “我去宰了姓白的!”狄钧拍案而起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