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8、怂货!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狄钧倒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些故事,兴致勃勃地道:“哦,这是正儿八经的名门之后啊。”

    “可不是么。”叶二娘笑道,以前叶家虽然也算是书香门第,但若是名门望族却还算不上。但是这杨照熙可是真的望族之后,虽然只是旁支而已。

    郑洛皱眉,有些嫌弃地看着那杨照熙,道:“貊族人杀了他亲爹,他还娶了貊族女人,还改了个貊族名字?呃…他该不会那个,身在曹营心在汉,咱们抓错人了吧?”万一把天启的探子给抓了就麻烦了,毕竟一般人就算叛国也没多少人能忍杀父之仇。不是说,父仇不共戴天么?可没说国仇不共戴天。寻常百姓只是过日子罢了,谁在乎皇帝是谁?只不过非我族类,百姓的日子不好过罢了。

    叶二娘轻笑了一声,道:“大哥你说笑呢,这位收刮百姓的手段只怕比当探子的手段要强得多。”

    “行,那就先压下去,等三弟回来了再商量怎么处置他们。”

    “不用,我回来了。”话音未落,窦央已经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本薄册子。

    窦央扫了一眼在地上发抖的男子,嗤笑一声对众人扬了扬手中的册子道:“大哥,咱们这回倒是真的开张吃半年了。这位杨大人一共给我们送了八千两黄金,两千两白银。这些还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还有一盒子宝石,一盒上等的珍珠,还有不少古玩字画。虽然如今古玩字画在北边卖不出什么价儿,但若是弄到南边去还是价值连城的。”

    闻言,郑洛也忍不住有些惊讶了,“这么多?”

    窦央不以为然,“不多,这儿还有一堆地契了。这位大人现在身上至少有上千亩良田和土地,不过这个好像没啥用。”离他们太远了根本没法处理。

    碰!

    郑洛一拍桌子,目光如利刃一般直刺那杨照熙而去。他这些年见过的事情也不少,哪里会不明白这些事儿。姓杨的还没当两年官儿,弄了这么多钱才不说,还弄了一千亩良田。要知道姓杨的本身就是一个偏远贫穷的小县,这么多地被他收归自己,那那些百姓……

    杨照熙被吓得抖了一抖,“你们…你们想干什么?我、我是朝廷命官,你们敢……”

    狄钧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们专门宰你这种朝廷命官。”

    “你们……好大的胆子!”

    楚凌俯身,笑吟吟地看着地上的杨照熙缓缓道:“我怎么觉得,这位…鄂里照大人,才是好大的胆子呢?你也读过不少书吧,识时务者为俊杰难道你都不懂?”

    杨照熙被吓得脸色惨白,望着楚凌吞了口口水才颤声道:“难道…难道你们还肯放过我不成?”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少年明明是在场的人里面最小看起来也最和善的,但是杨照熙就是本能的觉得他才是最可怕的一个。

    所以你这是在破罐子破摔么?那就拿出点胆量来啊,比如说奋起怒骂什么的。

    “二妹,三弟,你们说这人怎么处置吧?”郑洛不想跟杨照熙这种人说话,直接扭头去问弟妹们。

    窦央却没有回答,而是扭头去看楚凌,含笑道:“五弟,你怎么看?”

    楚凌诧异,“三哥问我?”

    窦央道:“大家是兄弟,自然都是商量着来,五弟你自然也要发表意见才是。”

    楚凌两根手指撑着下巴,道:“三哥之前不是说,还能问貊族人再换一回钱么?我觉得这主意不错啊。听说貊族人也挺重视女儿的,那位将军应该会派人来跟咱们交涉吧?到时候若是价格合适,就把那女的拿去换钱呗?”

    “小五,她是貊族人。”

    楚凌眨了眨眼睛,“所以?”

    叶二娘道:“小五,四弟的意思是……”楚凌点头道:“二姐,我知道四哥是什么意思。只是…你觉得是杀一个貊族女人重要,还是杀更多的貊族人总要?”

    “你的意思是……”

    楚凌道:“我知道,大哥,二姐,三哥还有四哥都跟貊族人有血海深仇,我也有。这个女人虽然是貊族人,但是杀了她除了泄愤也没有任何意义。与其如此,还不如拿来换一些我们目前更需要的东西。当然了,也许她爹根本就不肯来换她。那就要劳烦你们哪位动手杀了她了。”

    四人对视一眼都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郑洛才问,“那这个男的呢?”

    楚凌抚着下巴,笑吟吟地看着杨照熙,“鄂里照大人,我给你三次机会,说服我不杀你。”

    杨照熙惊愕地望着楚凌,显然没有想到楚凌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三次机会?不杀他?什么意思?

    楚凌却不给他仔细想的机会,伸出一根手指,“一。”

    杨照熙有些慌乱,迟疑了一下才说道:“我…我把所有的财物都给你们!”

    楚凌轻笑了一声,伸出了第二根手指,“二。”

    杨照熙看向郑洛等人,却见他们并没有阻止或者打断楚凌的意思,脑子里顿时一片混乱。他觉得楚凌的意思是如果三次机会他还不能说服他们的话,他就会立刻杀了他。

    “等等!我…我是迫不得已的!我不是故意的!”

    楚凌觉得有些无趣地撇了撇嘴,却还是遵照自己之前的承诺,伸出了第三根手指,“三。”

    杨照熙对上楚凌看似含笑实则冷漠的眼眸,脑子里仿佛炸开了一般,汗水不停地从额边沁出。

    “我、我…我不想死,求你们放过我吧。都是他们逼我的!都是他们逼我的!”

    楚凌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真是让人失望,一个能打动人心的都没有。”

    杨照熙惊恐地望着楚凌,楚凌抽出匕首俯身在他脸上轻轻拍了两下,柔声问道:“也是貊族人教你鱼肉百姓的么?我怎么听说你治理的地方临近的几个县是由真正的貊族人治理的,百姓的日子都过的比你治下好呢?”

    “我…我……”

    楚凌道:“你方才哪怕说一句我错了,我都会考虑给你一个机会。”说罢,手中的匕首飞快地朝着杨照熙的脖子上划了过去,杨照熙惨叫一声,一股怪异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杨照熙身下飞快地有一大片的水渍蔓延开来。

    楚凌嗤笑了一声,看着已经吓得昏死过去的杨照熙收回了匕首,“怂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