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7、一个都活不了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貊族女子咬牙道:“你就不怕…新州、的兵马来抓你们?!”

    楚凌笑吟吟地道:“你阿爹就不怕他擅自调动兵马,被上面知道了?你们敢告诉新州镇守么?”貊族人口稀少,兵马自然也远不如天启。所以对北晋朝廷来说,每一个貊族勇士都是十分重要的,特别是在军中,公器私用是大罪。他们查到的消息,这女子家中只是上京中一个小贵族家族罢了。父亲是北晋兵马大元帅拓跋兴业麾下的一个偏将。因为战功平平,身上也没有什么爵位。以他的身份,是用不起这么多亲兵,更不能养私兵的。

    所以这些一看就是精锐的骑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从自己麾下调用的。拓跋兴业治军严明,这种事若是传到他耳中,绝不会姑息。

    那貊族女子果然变了脸色。

    楚凌笑吟吟地对她道:“所以,乖乖跟咱们上山。看看你阿爹肯不肯来赎你吧。”

    不知那女子对那些貊族骑士交谈了几句之后,那些人都慢慢收起了兵器不再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只是眼中依然还有一些不甘之色。楚凌看着他们冷笑了一声,抬手朝着前方做了一个手势。

    “嗖!”

    连续三声箭响,三支羽箭齐齐射到了那些人脚边。其中一支甚至擦着其中一个貊族骑士的皮靴,在上面留下了一道箭痕。那些貊族骑士顿时变了神色,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还隐藏了弓箭手,而且显然还是实力不弱的弓箭手。既然同时射出三支箭,就表示对方至少有三个神箭手,甚至是更多。他们这些人……

    他们这边对峙的时候,另一边的窦央已经让人将那两车的东西都查看过了。其中三辆里面果然装满了金银。窦央只是大概估计了一下,至少有八千两黄金和两千两白银。要知道,这人所在的地方不过是靠近西秦一个偏僻的小县,如今的北方更不比从前富庶,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光是现金银就收刮了将近十万两白银,可见这人鱼肉百姓当真是毫不留情。

    金银太过沉重,所幸他们来的人多,又收获了不少战马,倒也能顺利将这些东西走搬走。楚凌和叶二娘带着人拎着那貊族女子和中年男子断后。看着那些貊族骑士步行离开,这才放心下来。

    “就这么放他们走?”叶二娘皱眉道。

    楚凌笑吟吟道:“二姐你放心,那些人…一个都活不了。是不是?”

    是不是?这话问的却不是别人正是那貊族女子。

    那貊族女子脸色有些难看地瞪着楚凌,楚凌对叶二娘笑道:“她阿爹怎么敢让人知道他将军中兵马充做私用?既然都死了一半了,干脆把剩下的都杀了。等上面查起来找个借口也不是掩盖不过去。也免得有人走漏了口风徒添麻烦。”

    叶二娘呆了呆,忍不住看了看跟前的少年叹气道:“你这小小年纪懂得倒是不少,真不知道你这脑袋是怎么长的。”

    楚凌笑道:“二姐是在夸我聪明么?”

    叶二娘笑道:“可不是,这次回去,三弟肯定也要夸你了。”经过了今天的事情,叶二娘对楚凌倒是越发亲近了。楚凌既然能对这些貊族人毫不留情,显然绝不会跟貊族人有关系,说不定还跟貊族有什么深仇大恨呢。如今这世道,只要不是貊族人,就一切都好说。

    等到楚凌一行人回到黑龙寨的时候,距离他们离开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了。楚凌没有去问那些抢来的金银珠宝被他们放到哪儿去了,直接就跟着叶二娘提着两个俘虏去见郑洛了。

    “二姐,小五,你们可算回来了!”才刚进门,狄钧就按捺不住迎了上来,“听回来报信的兄弟说,小五这次可是大展身手了啊。”叶二娘笑道:“可不是,这次可是多亏了小五了。”听着狄钧小五小五的叫着,叶二娘也忍不住跟着叫了。

    狄钧拍拍楚凌的肩膀,“厉害,听说你射术十分不凡?回头咱们兄弟切磋切磋。”

    楚凌斜睨了他一眼,“四哥你之前不是见识过么?”

    狄钧嘿嘿一笑,“这打猎跟杀敌能一样么?”

    楚凌点头,“行,下次有机会咱们一块儿去。”

    “看看谁射的多。”

    “……”楚凌无语,兄弟,那是人不是草垛子。就算是敌人,那也是人啊。郑洛坐在一边含笑看着他们,显然心情也是十分的不错,道:“老四,你二姐和小五刚回来,让他们坐下喝口茶。”

    狄钧缩了缩脖子,连忙请二姐上座。

    两个俘虏被蒙住了眼睛,塞住了耳朵带上了山来的往大厅里一丢就没人管他们了。等到四人闲聊完了,才终于有人上前去解开了两人脸上的黑布取下了耳朵里塞着的棉团。

    那貊族女子还好些,虽然脸色有些不好看却还算冷静。但是那中年男子却早已经吓得两股战战,脸色苍白了。

    郑洛看了看那中年男子,忍不住皱眉,“你就是那个什么…杨照熙?”他以为那种臭名远扬鱼肉百姓的狗官都是那种穷凶极恶的模样,要不也该是一副败类的德行。但是眼前这中年男子看上去,倒是很有几分儒雅风度,虽然这风度…现在有些看不太出来。

    旁边的狄钧懒洋洋地道:“大哥,你记错了。人家现在叫鄂里照,可不姓杨了。”

    郑洛也不在意,摆摆手道:“随便吧,二妹,这家伙的底细你知道么?”他们这些人都是出身底层的,也只有一个叶二娘从前的高门出身。虽然叶二娘那个时候已经有些家道中落了,但是读书人的事情有时候不好说。

    叶二娘仔细看了看那人,方才道:“我倒真记得有这么个人,这位是弘农杨氏的旁支,他的父亲以前在天启任四品户部侍郎。貊族人占据上京之后便举家投降了。听说弘农杨氏已经将他们这一支给除族了。不过,那位杨大人没过多久就因为试图贿赂拓跋兴业手下的将领,被拓跋兴业给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