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6、南人、卑鄙!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嗖!嗖!嗖!”

    几支羽箭从山坡上射来,每一箭过来总有一人倒下或受伤。

    貊族骑士中有人叫了一声,虽然窦央和叶二娘听不明白,却看到有几个貊族士骑士朝着楚凌所在的地方去了。但是下一刻,羽箭又从隔着十几丈的另外地方射来了。窦央道:“二姐,先将这两个人抓住再说,五弟应付得了!”

    叶二娘点头,翻身与跟前的貊族人厮杀在一起。她只是觉得…这种射箭的方式,有点熟悉。

    楚凌飞快地在树林中变换着位置,寻到合适的时机和目标便放箭。她重点关注的自然是窦央和叶二娘周围。偶尔关照一下想要上来找她的人。真到了动手的时候,楚凌才明白自己对黑龙寨这些人的战力着实是有些高估了。八十多个弓箭手一起偷袭,最后中箭的敌人竟然不到二十人,而其中貊族骑士更是不过六七人。不过想起这些人毕竟不是真正的士兵,也就罢了。更何况,听说天启士兵跟貊族人作战的战损也十分的不乐观,那就更不能苛求这些人了。

    一阵风声从身后掠来,楚凌头也不回一个下腰抬手挡住了朝自己劈过来的一刀。她太关注接应叶二娘和窦央,竟然让一个貊族骑士摸到了山上来了。对方看到自己的对手竟然是一个小孩子越发的恼怒,怒吼一声一刀便劈了过来。

    楚凌转身退开,甩了一下被震的有些酸痛的右手,对那貊族人露出了一个挑衅的笑容。

    那貊族人果然被她激怒了,嘴里怒骂着什么楚凌听不懂,却知道对方在骂她。她也不生气,在那貊族人下一刀劈下来之前主动出手飞身扑了过去,一刀刺向那貊族人的腹部。

    不是她不想换地方刺,而是以她的身高是很难刺中对方心口更不用说喉咙了。

    貊族人举刀一挡,楚凌却并没有和他硬碰硬。手中的刀在即将撞上对方的瞬间突然转变了方向向上直刺貊族人握刀的手。貊族人立刻伸出另一只手去抓楚凌握刀的手。轻薄的短刀在楚凌手中挽起一朵炫目的银花,再一次改变方向刺向了貊族人的另一只手。那貊族人躲避不及,手掌直接被刺了个对穿。

    貊族人怒吼一声,一刀横扫向楚凌。楚凌已经抽回了短刀连连后退避开了这气势汹汹的一刀。

    “冥狱!”

    楚凌突然听到两个熟悉的字眼,却见那貊族人盯着的是自己手中的刀。微微扬眉,对他笑了笑道:“你知道的太多了。”

    再一次揉身扑了上去。

    这两个多月的训练也没有白费,之前楚凌虽然也杀了几个貊族人,但确实都是要么是靠偷袭,要么是靠取巧的。但是现在应付起来明显就轻松多了。只要不用自己的短板去跟貊族人硬碰硬比力气,不过一会儿工夫,那貊族人就死在了她的刀下。

    看着勉强睁大了眼睛倒地不起的貊族男子,楚凌微微吁了口气。还不够…想想君无欢、晏凤霄,还有拓跋胤百里轻鸿这些人。如今她的实力,她连跟拓跋胤面对面的资格都还没有。

    另一边,叶二娘和窦央却遇到了危险。七八个貊族骑士围攻两人,叶二娘一人的战力还要护着窦央,顿时有些左支右绌起来。旁边的人都被别的人牵制住了,根本无瑕过来相助他们。

    一个身影飞快地掠入了战场中央,飞身一脚踢开了挥向窦央的刀,同时一把抓住了被窦央抓在手中的那貊族女子的手臂。窦央看清楚来人,这才松了口气,“五弟。”

    一根绳子缠上了那貊族女子的身上,片刻间就将她捆了起来。楚凌拉着绳子将那貊族女子拉到自己跟前,手中一把弯刀顶在了那女子腰上,道:“让他们住手!”

    那貊族女子沉默不语。

    楚凌不耐烦地道:“我知道你听得懂中原话,让他们住手!”

    那貊族女子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开口了。

    那些貊族骑士并不愿意,让他们向中原人投降在他们看来是一种耻辱。但是小姐的话也不能不听,如果小姐出了什么事,他们就算回到了上京也难逃一死。

    犹豫了片刻,剩下的十来个貊族骑士还是慢慢的住了手。他们都住手了,那些中原人自然更不可能奋力杀敌了,早就已经蹲在一边抱着头连连求饶了。

    楚凌见那些人果然听话住手,微微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满意的点了点头。能够调动北晋正规骑兵来保护的人,身份肯定不一般。

    楚凌将手中的绳子抛给叶二娘,“二姐,接着。”

    叶二娘将绳索接在手中,看着正满脸愤恨地瞪着他们的貊族女子冷笑了一声。

    楚凌看着那貊族女子,“怎么?你有什么话要说?”

    “你们南人、卑鄙!”貊族女子的天启话有些生硬,“偷袭,不是勇士所为!”

    楚凌丝毫不以为耻,“兵者诡道,你们拓跋貊族拓跋兴业攻占上京不也是偷袭?难道你觉得拓跋兴业也是卑鄙之徒?”

    “你、胡说!”女子气红了脸,怒道。

    楚凌轻笑了一声,对窦央道:“三哥,咱们拿了东西快走吧。万一有人来了就麻烦了。”

    窦央点头,转身去吩咐人搬运战利品了。

    被窦央踢到叶二娘脚边簌簌发抖的中年男子见状,心疼的直抽抽。想要阻止却又不敢,只得颓废地低下了头。原本他不动楚凌和叶二娘也没有注意他,他这么一抖倒是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

    叶二娘抬脚踢了踢那中年男子,有些嫌弃地看向那貊族女子,“这种脓包,你看上他哪儿了?”

    那貊族女子天启话稀松平常,并不理解何为脓包,但是叶二娘眼里的厌弃她却是看得清楚的。

    “不许伤害他!”貊族女子焦急地道,显然是对这中年男子是有真感情的。

    叶二娘无趣地撇撇嘴,“五弟,带上这两个,咱们该撤了。”

    楚凌目光扫向对面的那些貊族骑士,他们现在虽然看似被黑龙寨众人包围,但是楚凌知道一旦他们暴起,就算众人围攻,不死伤一些人只怕也制服不了他们。

    楚凌将刀顶着那貊族女子的下巴,对那些貊族人道:“你们若敢轻举妄动,我就砍掉她一只手。再乱动,我便砍掉她一条腿。”也不管那些人听不听得懂。听不懂也没关系,因为楚凌的刀轻轻在那女子的手臂和腿上拍了两下。

    那些貊族人的脸色果然难看起来,却没有再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