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5、动手!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窦央和叶二娘齐齐看向正朝他们走来的车队,虽然隔得还远但是他们都是习武之人目力不凡,依然还是看的清楚。车队最前面是一群骑着马的貊族人,虽然看起来十分精悍,但也并不出奇。他们要劫的这人妻子是貊族的小贵族,家中养一些貊族貊族武者也是可能的。

    窦央问道,“你觉得哪儿奇怪?”

    楚凌指向那些人,道:“三哥,你看他们的坐姿,还有手。北晋人虽然擅长齐射,但是经过专门训练上过战场的骑兵和普通骑士的姿势是不一样的。还有他们一只手一直都按在腰带上,这个姿势一旦有什么意外,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拔刀应敌。普通的貊族人没有这么高的警惕,进入中原这么多年,北晋人就更没有这份警惕了。除非他们是惯于征战的北晋精兵,或者…他们已经提前知道了我们的计划。”

    “你认为是哪一种?”叶二娘问道。

    楚凌趴在地上,道:“我觉得是后者,被刻意训练出来的习惯姿势骗不了人的。而且,那些人脸上并没有警惕凝重之色,显然只是习惯使然。”

    叶二娘扭头看向窦央,“三弟,你怎么看?”

    窦央微微眯眼,看着楚凌,“五弟,若真如你所说,咱们该打还是该撤?”

    楚凌微微扬眉,没想到窦央这时候竟然还会征求她的意见。看着越走越近的车队,楚凌眯眼道:“打!”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不抢貊族人,她吃什么用什么啊?

    “哦?”窦央挑眉,“怎么打?”

    楚凌问道:“三哥信我么?”

    “自然。”窦央道。

    楚凌道:“那好,这次听我的如何?”

    “……”

    有些狭窄的官道上静悄悄的,只有前方马匹的脚步声和车轮压过地面的声音。马车里坐着一个三十二三模样的中年男子,在他的身边坐着的却是一个衣着华贵容貌却有些平平的貊族女子。那中年男子同样穿着一身华贵的貊族服饰,只是面目白净,看上去倒是比旁边的貊族女子还要白皙清秀几分。

    此时他眼中的神色却带着几分隐喻和恼怒,但是这恼怒中又隐藏着几分隐隐的惊惧。

    那貊族女子见状,伸手握住了他的手道:“不怕,到了新州离上京就近了。那些反贼再没有胆子在这附近放肆。”

    男子点了点头,只是笑容却有些僵硬和勉强。这些日子他们一路行来,很是遭遇了几次危险。若不是他岳父提前派了人沿途护送他们,说不定他早就被那些山贼给撕了。想起后面几辆马车里装的东西,男子眼里又多了几分贪婪和得意。有了这些钱,他还在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干什么?拿着这些钱,尽可以在上京弄一个舒舒服服的官职,又有他妻子娘家照看,可比在那些穷山恶水的偏远地方当官儿划算多了。

    “幸好有夫人和岳父,不然……”男子笑道。

    貊族女子傲然道:“我阿爹派来的都是精兵,就连天启的兵马见了他们也是望风而降,那些山贼能成什么气候?”

    “夫人说得是。”男子赔笑道。

    他当然是怕死的,不怕死他当年也不会投降貊族人。现在看来,这一步倒是走对了。那些天天嚷着要复我河山的蠢货有什么用?连天启的皇帝都龟缩在南边生怕貊族南侵,他们能成什么气候?

    两人正在浓情蜜意的时候,马车突然一阵两人顿时便跌在了一起。下一刻,外面便响起了一阵骚动。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男子惊恐地道。

    外面的官道上,马车被突然从两边滚下来的石头拦住了去路。当先坐人的马车因为车轮正好撞在了石头上,车轴一震马车便向路边歪去。

    同时,山道两旁有羽箭纷纷射向了道中的人。

    “二姐,三哥,上!”

    楚凌的话音未落,旁边两个人影已经一跃而起扑向了那辆险些撞到了路边的马车。叶二娘先是将车夫踢了下去一刀砍断了马车和前面拉车的马儿之间的连接绳索。窦央已经一把拉开了马车的帘子。

    一刀寒光闪现,窦央侧首避开了迎面而来的一刀。却见马车里是一个貊族的中年女子正握着弯刀挡在那中年男子的前面。窦央轻哼一声,毫不留情地一刀劈了过去,“三弟,别杀他们!”叶二娘提醒道。

    窦央手中的刀撞上了那貊族女子的弯刀,那貊族女子脸上闪过一丝隐痛被震得撞回了车厢里。手中的刀却直接飞到了外面。窦央这才探身进去一把抓起两人就要出去。

    前面的骑兵见此变故反应也是极快,虽然方才左右山坡上乱箭突袭,但是他们死伤的人却不多,显然都是惯于征战的老手,反应十分迅捷。

    见主人被抓,立刻就有人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叶二娘飞身下了马车拦住了来人,对窦央道,“先把这两人带走!”

    那些貊族骑士自然不会让他们得逞,毫不犹豫地又有数人朝着窦央围了过来。狭窄的山道间刹那间便变得拥挤不堪。早早埋伏在两边的人们射光了手中的箭,便纷纷操起兵器冲下了山坡和人打在了一起。

    楚凌依然趴在原地,看着窦央和叶二娘被人围住。窦央手里拎着两个人行动不便,叶二娘便跟在他身边护着他。窦央脑子却是十分好使,见那些貊族骑士投鼠忌器,每每有难以抵挡的时候就将那貊族女子挡在自己跟前。貊族骑士自然不敢伤了自己上官的爱女,只得撤手免得误伤。但即便是如此,两人一时半刻也难以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