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4、第一次拦路打劫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窦央选择的地方在距离新州还有数十里的地方,这里道路狭窄,两旁都是山坡,往后面便是群山。一旦有什么问题,一头钻进山里北晋人也找不到追不上。

    楚凌跟着窦央和叶二娘蹲在官道旁边的山坡上,一边兴致勃勃地打量着地形,一边听着窦央的布置。

    不得不说,身为黑龙寨的智囊,窦央的布置还是十分不错的。楚凌觉得换了自己来,也并不会比窦央好太过,便开始靠着树干研究自己手中的弩箭了。这把弩箭是她在山寨里新做的,山寨里有专门做武器的师傅倒是比她自己动手要靠谱一些。威力至少比之前那一把提高了两成。

    弩箭虽然用力小,但其实并不比普通的弓箭方便。一是如果要威力足够大,那弩箭必然很重。二是弩的射速比弓箭慢。即便楚凌的弩改进的比这个时代先进了不少,但算上拆装箭矢的时间,同样水平的神射手弩箭依然要比弓箭慢不少。但是楚凌没办法,她的精准度不输神箭手,但是臂力却不行。以她这样的小身板,最小的一石弓能不能拉开不射偏都不好说。

    “五弟,你有什么要说的么?”窦央布置完成,看向坐在树下的楚凌问道。

    楚凌想了想,道:“三哥的布置很好了,我没什么补充的。就是……”

    “就是什么?”窦央挑眉道,他其实只是客气一句,倒是没想到这小鬼还真的有意见。

    楚凌摇摇头指了指官道拐弯出山坡上一个凸出的石碓道:“要不要在那里埋伏几个人?”

    窦央微微挑眉,“有这个必要吗?对方的人马最多不超过五十人,咱们这次带了一百多个兄弟。突然从两面动手,将他们拦在这里并不困难。”

    楚凌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呢。如果寨中有臂力好的射箭好手,我建议可以在那里再埋伏几个。反正这山道狭窄,说实话射术好不好也没那么重要了,真正的射箭手在这里也发挥不了比别人更多的作用不是?”

    叶二娘想了想,道:“三弟,小心驶得万年船。那贼子作恶多管,这一路上只怕不只是咱们盯着他。能走到这里,只怕也有一些本事。”

    窦央想了想,道:“也好。”

    回头换了一声,立刻又三名背着弓箭的人走了过来,“三当家!”

    窦央指点三人往楚凌所说的地方去,三人也不多问点点头就去了。

    叶二娘见楚凌好奇,笑道:“这三人都是寨子里最好的射箭手,原本都是极厉害的猎户。在山里就是跑的飞快的兔子也是一射一个准儿。”

    楚凌点头赞道:“咱们寨子里可真是卧虎藏龙。”想起那个至今还不知道是谁的黑龙寨的规划者,可不就是卧虎藏龙么?

    一行人足足在林中等了两个时辰,前方刺探消息的人终于回来了。那只肥羊的车队已经在几里外了,过不了多久就要经过此处。

    “有多少人?”叶二娘问道。

    探子道:“有除了那贼子夫妻,有仆人护卫五十六人。其中貊族人大约有三十多个,剩下的都是中原人。还跟着几辆马车,看车辙…其中两辆里面应该是重物。”比如说金银珠宝。

    窦央点头,“好,不算出乎意料。都记住了,一动手都照着貊族人招呼,那些中原人若是不动便罢了,若是助纣为虐,也不必客气。”

    众人纷纷点头,叶二娘关心地看着楚凌,“五弟,怕不怕?”

    楚凌慢条斯理地装着箭矢,抬头对她笑了笑,“二姐不用担心我。二姐当年,应该比我更害怕吧?”她好歹是个萝莉壳子里面装着狐狸心。当年的叶二娘可是正经的软萌妹子。

    叶二娘似乎想起了什么,不由失笑,轻叹道:“可不是么…我当年,第一次杀人过后,回去吐了三天。”从一个整天粘着绣花针的大家闺秀,到拿起刀来杀人,其中的经历不可谓不惨烈。午夜梦回,叶二娘都要不记得当年的叶家大小姐了。

    楚凌笑道:“我倒是没有吐,就是回去做了两天噩梦。不过我认识一个家伙,回去吃了一个多月的素。”

    “为了忏悔?”叶二娘好奇地问道。

    楚凌摇头,“不是,她闻到肉味儿就吐。一个月瘦了十斤,差点躺在床上爬不起来。”

    “五弟竟然还认识这么有趣的人?”窦央在一边插嘴道。

    楚凌有些黯然,“认识又如何,以后也见不到了。”

    一时气氛有些伤感,窦央和叶二娘以为她说的人不在了倒是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叶二娘只是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窦央的神色也温和了几分,不管这孩子是什么人,眼下看来至少跟北晋人没有什么关系。小小年纪若是太平盛世只怕还在爹娘跟前承欢,如今却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倒是不该对她太过苛待了。

    “大家小心,要过来了!”高处放风的人打出了信号,原本的气氛立刻都消失无踪。所有人都要趴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紧紧地盯着前方的路口。山林中一片寂静,无声地弥漫着凌厉的杀机。

    楚凌将手中的弩箭装好,检查了身边的备用的箭矢,也将目光调向了前方路口。

    狐狸窝老大,平生第一次拦路打劫啊。

    倒霉蛋,让本姑娘看看你长什么样子吧。

    不久之后,路的尽头慢慢出现在了一个车队。一群人或骑马或步行,护卫这三辆马车,从远处遥遥而来越来越近。楚凌极力眺望过去,目光落在了走在最前面开路的人身上,眉头却渐渐地皱了起来。

    一个翻身滚到了窦央和叶二娘身边,低声道:“等等,大哥,好像有点不对。”

    “不对?”窦央眼神一凝,扭头盯着楚凌,“什么不对?”

    楚凌低声道:“那些人…好像不简单。”



------题外话------

    推荐金牌大神瑾瑜新文:权宦医妃:厂公太撩人

    世人皆知东厂厂公韩征权倾朝野,心狠手辣,能小儿止啼

    是人人都避之不及的“九千岁”、“立皇帝”

    只因一时心软,留下了下属献上的故人之女小对食

    自此麻烦不断,破例不断,却渐至上瘾

    韩征:这小丫头不知道我是太监?再撩下去,可就要出事了!

    施清如:我管你是真太监还是假太监,我这个人向来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上辈子的仇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上辈子对我有恩的你,这辈子我自然也该以身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