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1、有花堪折直须折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果然让她猜中了,楚凌在心中暗笑。

    那丫头对叶二娘暗藏敌意,按理说叶二娘堂堂黑龙寨二当家,跟那丫头还差着一大截年纪呢,那丫头若是有半点识时务就该交好奉承叶二娘而不是当面挑衅。能做出这种事情,若不是上辈子的冤家,那就是有利益冲突了,女人最有可能对女人产生的敌意就是为了一个情字。按年龄外貌来说的话,薛曼儿应该看上狄钧再不济也是窦央。但叶二娘明显是对郑洛有意,既然如此那薛曼儿看上的人必然也是郑洛了。

    听了楚凌的分析,叶二娘脸上也不由多了几分红晕。

    “你这小子,这话不许告诉别人!”叶二娘低声威胁道。

    楚凌笑道:“二姐,大哥知不知道你的心思?”

    叶二娘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承认了自己的感情。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们结义多年,大哥一直都将我当成亲妹子。我……”其实她也不确定自己应不应该破坏这一层关系。

    楚凌道:“既然二姐的感情都变了,哪里还能维持单纯的兄妹情谊?二姐为何不试一试呢?大哥也一大把年纪了,也还没有成婚……”

    叶二娘摇了摇头,“我一个未亡之人,哪里配得上大哥。”

    楚凌记得叶二娘曾经有一个未婚夫是为她而死的,但非要说是未亡人有些勉强。只是看叶二娘如此倒也不好深劝,只是道:“人生还是要往前看的。对了,那丫头那么嚣张,难不成大哥……”

    叶二娘轻叹了口气,道:“那倒不是,大哥一家子都是死在貊族人手里的,这些年大哥一门心思除了报仇就是想要保护好咱们这寨子里的人。大约是没有心思想这些。不过几年前薛秀才救过大哥的命,前些日子薛秀才透露出几分想要将薛曼儿许配给大哥的意思,只是对方没明说,大哥只怕也理解不了根本没放在心上。但是薛曼儿大约是上心了。”

    楚凌点头有些明白了,说白了大概就是薛秀才暗示了希望郑洛主动求娶他薛曼儿。毕竟这年头主动求嫁还是有些丢面子的,那薛秀才既然是个读书人肯定是很看重脸面的。但是郑洛却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寨子里的事情又多哪里有那么多的功夫去想这些事情,根本无法领会薛秀才的暗示。如此,薛曼儿自然是有些急了,便处处想在郑洛面前献殷勤,于是自然就看跟郑洛最接近的女人叶二娘不顺眼了。

    这丫头也是胆子不小,竟然敢挑衅身为山寨二把手的叶二娘。说到底只怕也是仗着她爹对郑洛的救命之恩了。

    楚凌悠悠然道:“二姐,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说罢,便当先一步晃悠悠地走了。被落在后面一步地叶二娘呆滞了好一会才回过神,“凌楚!”

    她也是念过书的人,怎么会不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意思?不过…有花堪折直须折?这个比喻…适合用在大哥身上吗?想到郑洛那高大挺拔的身形和脸上的伤痕,叶二娘的嘴角也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寨子后山的树林边上,楚凌一如往常的做着训练。围着整片后山树林跑了五圈也只是喘息的厉害一些,楚凌对自己这两个多月的训练很是满意。乱世之中,弱鸡体质可是要不得的。呃…君无欢那样可怕的弱鸡除外。那种弱鸡一只手能捏死十个比他强壮的大汉。

    活动开腿脚,楚凌开始练刀法。君无欢送给她的武功秘籍里面包含了一套不错的刀法,楚凌对此十分满意。虽然长剑才是装逼利器,但是血狐表示她还是更喜欢刀或者箭,至于君子之器的剑…她表示远观为宜。

练一会儿刀法,就进山去活动一下顺便打个猎吧。野外生存,极限生存才是最快速的训练方式啊。

    “小五。”

    楚凌收住刀,回头看向来人。小五是什么鬼?

    来人正是黑龙寨四寨主狄钧。

    狄钧好奇地看看楚凌手中的刀道:“小五,刀法不错啊。”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别跟我说你看不出来,我这是新学的。老实说,我学了这刀法还没有杀过人呢,要不四哥你过来让我砍两刀。”狄钧无语,“你一个小孩子,要不要这么血腥?”

    楚凌对他露出一个不怀好意地笑容,道:“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到新州来的?”

    狄钧好奇,“你肯告诉我?那你干嘛不肯告诉三哥?”三哥担心小五的身份,都快担心出病来了。不过狄钧倒是觉得三哥是多虑了。

    楚凌对他露齿一笑,慢悠悠道:“杀过来的。”

    “嗯?”狄钧有些没反应过来。

    楚凌笑吟吟道:“遇到貊族人就杀了,就这么一路杀过来的。”

    “小五…你、开玩笑的吧?”

    楚凌耸耸肩道:“是呀,开玩笑的。四哥觉得有趣么?”

    狄钧忍不住抖了抖,不知怎么的心底有些发凉。原本想说的话倒是咽了回去。

    楚凌倒是十分友好,“四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狄钧有些犹豫,楚凌热情地道:“都是自家兄弟,四哥有什么是尽管说便是了。”

    “……”你的表情不是这么说的啊。

    狄钧沉吟再三,终于还是开口,迟疑着问道:“小五,你…跟曼儿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楚凌眨了眨眼睛道:“曼儿是谁呀。”

    狄钧语塞,“呃…是咱们院子里照顾的姑娘,她昨天就回来了,你没有见到?”

    楚凌这才恍然大悟,“你说的是薛姑娘啊,我跟她能有什么误会?昨天下午在黑龙潭边上二姐介绍我们认识了一下,然后就没有再见过面了啊。出什么事了吗?”

    “呃,没有。”狄钧连忙道:“只是…曼儿说你好像不太喜欢她。”

    楚凌皱眉,不解地道:“男女有别,我又不想这么早娶妻干嘛要喜欢她?而且,就算我要娶妻也不能娶一个年纪那么大的啊。”

    狄钧顿时满脸通红,佯怒道:“你这小子,胡说什么呢!我不是这个意思……”

    楚凌才不领情,一副畅所欲言的模样,“我才没有胡说,四哥你好奇怪,那薛姑娘不是主院里做饭打扫的人么,你那么关心我喜不喜欢她做什么?我又不会欺负她。而且…咱们几个都是男子,那薛姑娘若是照顾二姐的人也就罢了,怎么还专门照顾大哥三哥和你了?你不觉得这种事情找两个男子或者年长的婶子更合适一些么?”

    狄钧闻言也有些尴尬,“这个…”好像是有点不对。

    楚凌笑声嘟哝道:“你们也不担心坏了人家姑娘的名声,那薛姑娘的爹不是说是个秀才么?怎么也不管管呢。”

    狄钧终于回过味来了,有些疑惑地道:“小五,你…好像真的不喜欢薛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