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8、救命之恩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树林中一片寂静。

    中年女子看向那中年男子,皱眉道:“大哥,没人。”

    中年男子微微皱眉,眼中也闪过一丝疑惑。难道,真的是他听错了?

    正要说什么时候,却听到一声轻笑从林间传来,不远处的一颗树上,一个纤细的身影从树上落了下来,“郑寨主,好耳力。”

    对面的几个人警惕地看向对方,却在下一刻又愣住了。那是一个看起来才十二三岁的少年,少年身形纤细看上去有些瘦弱,肤色微微带着几分蜡黄,若不看他的眼睛和突然出现的方式,几乎要让人以为这就是一个普通的病弱少年了。

    中年男子谨慎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小兄弟,方才…是你出手相助?”

    楚凌偏着头笑吟吟地打量着眼前的几个人,道:“怎么?不相信?”

    “不。”中年男子连忙道:“多谢小兄弟仗义出手。”

    “大哥……”另一个男子忍不住叫道,这小少年真的是出手帮他们的人?他怎么那么不相信呢?

    中年男子摆手道:“无妨,小兄弟能一路跟得上我们,就足以证明他的能力了。若不是有他在,说不定咱们今天都要完了。”

    那男子忍不住嘟哝道:“谁知道他是不是貊族人的奸细,故意……”

    “老三!”中年男子不悦地道。

    那男子显然对这个大哥十分信服,见他如此便住了口不再多说什么。

    那中年男子这才看向楚凌拱手道:“郑某多谢小兄弟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若有什么郑某能做的,小兄弟尽管开口便是,郑某绝不推辞。”

    楚凌打量着那中年男子,见他神色诚恳不带半点勉强之意。方才笑嘻嘻得道:“这个么…我师父要我下山来历练,我一个人在山里住久了也是没滋没味的,所以打算落草看看。还请郑寨主收留。”

    “……”众人无语,这少年救他们,就是为了试试当山贼是什么滋味?

    楚凌眨了眨眼睛,不解地道:“怎么了?难道这个让寨主很为难么?”

    中年男子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道:“为难倒是没有。小兄弟对我们兄弟有救命之恩,如果不嫌弃的话不如大家结拜为兄弟?以后小兄弟就是咱们黑龙寨的五寨主了!”

    “大哥!”

    “……”山贼头子思维都是这么散发?随随便便就拉人结拜?如果她拒绝的话会不会被打死?呃,不对,就他们这个年纪,难道不是应该收他为义子什么的,让她过一把少寨主的瘾吗?

    好吧,她也没有兴趣给人当儿子。

    “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楚凌笑眯眯地拱手道:“小弟凌楚,见过大哥。”

    楚凌用花费了大半个月心血特制的三瓶药换了一个黑龙寨五寨主的身份。自觉这笔买卖十分的划算。

    黑龙寨距离新州城足有七八十里,且其中至少有二三十里路的山路。楚凌一路跟着一行人前往黑龙寨,很是理解为什么黑龙寨在新州境内存在了这么多年却一直没有被剿灭了。就这山路十八弯,没人带着一个不小心中原人都要被绕晕在山里,更别说是貊族人了。若是一定要剿灭,貊族人自然不会灭不了这些寨子,但是付出的代价太大的话,未免太不划算了一些。

    这些山贼不过是抢一些东西,外面驻军森严他们轻易也不敢乱来。但如果派兵入山剿灭黑龙寨的话,折损的人马绝不再少数。以貊族人的思维,不要说以一换三,就算是以一换十,都是不值得的。至于那些可以说毫无战力的南军,貊族人根本看不上他们,他们也根本不用力,几次铩羽而归之后也就作罢了。

    如今天启还在灵苍江对岸待着呢。貊族人的雄心壮志是一统天下,可不是跟一群不成气候的山贼周旋。

    楚凌一路上也了解了一下黑龙寨中的一众人的信息。黑龙寨中如今足足有五六百人,不过真正能用的战力却不过两三百人。剩下的多数都是老弱妇孺。大寨主姓郑名洛,今年三十有三。据说原本是个镖师,貊族人攻占中原北方之后郑寨主的镖局直接被貊族人屠杀了个干净。只有当时才二十多岁的郑落被父亲护着逃出生天,在江湖上流落了几年便落了草。

    黑龙寨的二寨主是那中年女子,名唤叶静袅,不过寨子里的人都唤她叶二娘二寨主。叶二娘名字取得文雅,原本也确实是个文雅人。别看她现在一身凌厉的气质,放在十年前却是正经的名门闺秀。貊族入关那年叶二娘才年方十七,当时当家做主的是她的嫡亲兄长。可惜她那兄长却是个软骨头,貊族人一入关便急着投诚。还想要将原本已经订婚的叶二娘送给一个貊族的百户做侍妾。叶二娘的未婚夫为了讨回公道生生被貊族人打死,叶二娘找到机会逃出了家门。据说她原本的名字也不叫静袅。这两个字是她未婚夫为她选的字,原本两人就要成婚了的。当然,这些事楚凌后来才知道的。

    三寨主便是那之前质疑楚凌的男子,名唤窦央。看着是个文人模样,不过砍起人来却是毫不留情。楚凌觉得这人疑心病十分的重,但是这些事情又都是他告诉她的。楚凌不得不怀疑这人该不会告诉她的都是假消息,借机试探她吧?

    至于四寨主这次并没有跟来,名叫狄钧,今年才二十四岁。

    窦央说完了这些,便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楚凌,“五弟,现在咱们兄弟几个你都知道了,是不是应该也跟咱们说说你的事儿?”

    楚凌无辜地对他笑了笑,道:“三哥说的是,我姓凌名楚,梁州人士,今年十三岁。”

    窦央打量着楚凌,“十三岁?”

    楚凌干笑,“这不是日子不好过么。”我知道我矮,但是我很快就会长高的。

    一直没有开口的郑洛应声道:“可不是么,如今这世道…五弟孤身一人想必也是艰难。”

    窦央看了自己大哥一眼,没有说话。谁也不是生来就孤身一人的,这小鬼说了等于没说啊。楚凌郁闷,这年月又没有什么户口本身份证的,难道非要我编出一长串感天动力的凄惨身世你才能放心?

    这谎话…说的越多,以后圆谎就越难啊。所以还是算了吧。

    于是,对着窦央扯了一个乖巧的笑容,楚凌便转身凑到叶二娘身边说话去了。典型的一副“不怕开水烫”的模样。看得窦央气结不已。郑洛看着也有些好笑,安慰道:“好了,三弟。五弟年纪还小,你就别跟他闹了。谁还没有一点难言之隐?”

    他哪里不知道三弟担心什么?但五弟是货真价实救了他们这一群人的命,而且他也没感觉到他有什么敌意。就算是来历不明,一个孩子罢了,大不了他们平时注意一些就是了。

    见郑洛如此说,窦央也只得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