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7、救人!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山间的小道上,几个穿着各异的男女正在被一群北晋士兵追赶。前面被追赶的人穿着颜色样式各不相同的布衣,看起来很有些落魄狼狈。追在他们后面的却是一群骑着马,穿着统一的北晋士兵服饰的人。楚凌微微眯眼盘算了一下,那些骑兵人并不多,只有十来个人。但是他们身后却还跟着上百个步兵。那些步兵明显都是中原人模样,身上的衣着武器也不及北晋人精良。

    北晋人丁稀少,如今占据着这辽阔的土地自然管理不过来。因此貊族人便强征中原人充当衙役或士兵。不过这些人的待遇并不好,衙役也就罢了,士兵不仅要驱赶着上战场拼命被当成炮灰,也没有饷银。若是战死了,更没有什么抚恤金。北晋人更不相信这些中原士兵,平时根本就没有武器,只有临战的时候方才临时发放武器。战后收回,一旦丢失即刻处死。

    这些人,应该就是被编入新州镇守军的中原人,貊族人称之为南军。

    不过,这些人追逐这几个人干嘛?

    楚凌坐在树干上,借着树荫的掩盖朝下面望去。才发现那些人显然并不是寻常的百姓。虽然他们穿的很是落魄不起眼,但是身形却并不像时下食不果腹的天启人一般消瘦。不仅如此,身手也很是利落。虽然那些貊族人有刻意放水或者说戏弄敌人之嫌,但是这几个男女却能在山路间一路狂奔向前没有一个掉队,显然身体素质都不错。

    楚凌再仔细一看却有些乐了,竟然还是个面熟的人。

    为首的男子不正是之前在小城外她和云翼救的那几个人之中的一个么?还是跟在他旁边那女子…他们怎么又被人追杀了?

    很快楚凌就笑不出来,这么多人…救人根本不可能啊。

    难道见死不救?

    “大哥,你快走!我们挡着!”几个人显然也发现了,那些貊族人并不是追不上他们,而是跟猫戏老鼠一般只是想要耍着他们玩儿。一旦他们精疲力竭,就是他们的死期。既然如此,还不如拼了,能逃得出一个是一个。

    那中年男子剑眉一扬,就要拒绝。

    说话的男子咬牙道:“大哥,别忘了寨子里还有那么多人需要你照料!你要是回不去,大家伙儿怎么办?!”

    寨子?

    楚凌眨了眨眼睛,摸着下巴思索着。

    足足两个月的时间,自然足够让楚凌将新州附近的情况摸熟悉了。这世间,古往今来就从来没有缺过落草为寇的人。过不下去了,落草为寇吧?杀人越货被通缉了,落草为寇吧?血海深仇未报?不如先落草为寇个?等纠集一大帮兄弟,还怕大仇难报?

    到了如今这个世道,落草为寇的人就更多了。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臣服在北晋人的统治之下。就算太平盛世还有人落草呢,貊族人算老几?

    至于这些山贼匪寇,有当真杀人如麻无恶不作的,也有杀富济贫被称之为义贼的。但是不管哪一种,不够强大却闹腾的太厉害,被官府派兵拍死的不在少数。还有一部分官府实在是拍不死,或者拍死需要的代价太大的,就只好和平的谈判解决。美其名曰:招安。

    新州地方不小,自然也是存在着这样的寨子的,而且还不少。其中最出名的便是黑龙寨、红溪寨和白云寨三家。据说这三家,白云寨虽然名字取得朗月清风,但却是个货真价实的土匪寨。杀人越货无所不为,不过据说这白云寨的当家似乎还是个挺有气节的人,不肯投靠貊族人。不过这点在楚凌看来纯属扯淡,祸害寻常百姓的都不是好东西!

    另外两家,黑龙寨和红溪寨名声倒是好些。黑龙寨专抢北晋人所以貊族人对他们恨之入骨。红溪寨占着地利,自己自主说是土匪寨倒不如说是个庄子。当然偶尔也干几票。只是红溪寨占据着地利,寨子里的人也有本事。貊族人轻易也懒得去招惹他们。

    这几个人……

    难道是黑龙寨的人?

    楚凌出神的瞬间,山下的貊族人已经开始放箭了。显然看到那几个人想要拼命的模样,他们已经玩够了猫捉耗子的游戏了。

    楚凌当机立断抄起身边的一个东西就砸了下去。

    一个黑黝黝的东西当空落下,反应快的貊族人当即一箭射了过去。

    却不想那东西被一箭射中立刻迸裂开来。无数不知道是什么的粉末立刻就纷纷扬扬地洒了下来。楚凌当即毫不犹豫地将第二个第三个也跟着丢了下去。这一次貊族人却不肯再放箭而是朝四周散开。楚凌只得自己补了两箭心疼的直抽抽。

    她花费了大半个月时间才收集到这么点药啊,一次就特么用完了!

    山道上的几个人见机也快,原本想要冲上去跟北晋人拼命的人见此突变,对视了一眼立刻拔腿朝着前方奔去。

    也不知道上面掉下来的是什么东西,那些貊族人已经乱成一团,坐下的马儿更是抽搐着口吐白沫倒地不起。没有貊族人指挥,那些中原人更不会动了,连马都能直接放到,谁知道那玩意儿会不会要人命?过去送死就是傻子!

    有了这片刻的喘息之机,几个人已经各自发挥自己最大的实力往路的尽头奔去。片刻之后就钻进了山林里再也看不到人影了。

    楚凌站在上面的山崖边看着这一幕,耸耸肩叹气:得,这地方不能待了,换地儿吧!

    几个人在树林中奔走了不知道多久,发现后面确实没有了追兵方才停下来喘了口气。

    “寨主,这次是谁在帮我们?”一个年轻人忍不住问道。

    上次也有人救了他们,这次又有人救了他们,他们的运气未免太好了一些。若不是知道自家大哥,他都忍不住要怀疑是不是大哥运筹帷幄,提前在这里埋伏了人马了。

    那中年男子站定了身形,四下看了看。突然朗声道:“朋友,若是方便,还请出来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