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4、君无欢的药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休息了一晚上,楚凌便恢复了神清气爽。倒是君无欢伤病突然加重,昨晚甚至陷入了昏迷。楚凌心里清楚,这日子看似她在照顾君无欢,实则君无欢时时刻刻都没有放松警惕哪里能真的放下心来养伤?她即便是再如何厉害,身体素质在那里,一旦再遇到什么事情君无欢依然是最重要的战力。更不用说,君无欢还有那不知道是什么要命的病了。

    之前被他强自压下,这会儿到了相对安全的地方,一旦放松了警惕可不是病来如山倒么?

    如今城中各处戒严,李伯也不敢随意请大夫。只好让楚凌这个会点皮毛的蒙古大夫出马了。君无欢的伤势其实比楚凌想象的要好上许多。这样严重的伤,没有好好清理包扎,竟然也没有感染,不得不说真是老天保佑了。

    楚凌看看站在一边一脸紧张的李伯,安慰道:“李伯不用担心,你家公子就是这几日太过疲惫了。休息几日就能好了。不过…你家公子这病……”

    楚凌不是大夫,看不出来君无欢身上到底是什么毛病。偶尔看见他咳血,但是方才楚凌仔细检查过,他的心肺方面并没有什么大毛病。李伯也是一脸茫然,摇头道:“这个…老奴实在是不知啊。老奴遇见公子的时候,公子便是这般模样了。”

    “李伯和你家公子认识很多年了?”楚凌好奇地道。

    李伯道:“都有七八年了,我们一家子的命都是公子救的。公子不仅救了我们的命,还给了我们地方住,只让咱们替他看着这房子。可惜公子几年也来不了一次,倒是平白便宜了老奴一家子享了许多的福。公子这样的好人,怎么就得了这个病呢?”说到此处,李伯很是感慨。

    楚凌问道:“能让我看看他吃的什么药吗?”

    李伯连忙奉上了君无欢用的药,楚凌打开从里面倒出一颗褐色的药丸闻了闻,一股浓烈的药味立刻扑鼻而来。楚凌忍不住侧首避开了药瓶,她的嗅觉不算十分敏感的那种,但是闻着这药味也有些受不了。最重要的是…楚凌蹙眉,她怎么觉得这里面有一味紫雾草的味道?紫雾草是一种麻药的原材料之一,有镇痛之效。但是有亲微的毒素而且容易成瘾,虽然成瘾效果远小于罂粟,但在她那个时代这种药方也已经被人抛弃了。她会知道是为了应付紧急情况,比如说在野外生存或者任务中或许有需要。因为这种草药非常常见。如果在山林中出了事情身边又没有合适的镇痛药的话,这个可以暂时代替。

    但是…君无欢这药里面紫雾草的味道似乎也太重了一些。难不成君无欢所谓的药,其实就是止痛药?

    “凌姑娘,怎么样了?”李伯有些担心的问道。

    楚凌摇摇头,将药瓶放到了一边道:“没什么,李伯不用担心,最迟今晚你家公子应该就会醒过来。”

    “那就好,那就好。”李伯感激地道,“如今这世道,找个大夫都不方便,幸好有凌姑娘在此。”

    楚凌笑了笑,没再说话。

    砰砰。

    门外传来两声轻微的敲门声,李伯转身道:“小儿回来了。”

    片刻后,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爹,凌姑娘。”

    李伯道:“外面可还好?没事吧?”

    中年男子便是李伯的独子,名唤李议。君无欢这座别院,住的正是李伯一家子老小。包括李伯的妻子,一个儿子一个儿媳妇和两个孙儿孙女一家六口人。一家子平时也是安守本分并不做什么逾越的事情,倒也不惹人怀疑。

    李议皱眉道:“方才看到城门口又进来不少官兵,听说原本城里的官兵都派去搜山去了,新来的是貊族人的什么皇子还有百里轻鸿。”李议没有搞清楚北晋的皇子是谁,倒是将百里轻鸿的名字说得十分清楚。大约对每一个还心念故国的天启人来说,百里轻鸿都是他们心中最仇恨的对象。曾经天启最耀眼的名将,如今北晋的陵川县马,投敌叛国的叛国贼。

    至于那皇子,楚凌猜有八成可能只怕就是拓跋胤了。

    心中不由得暗咒了一句:冤家路窄!

    楚凌道:“拓跋胤和百里轻鸿怎么会来新州?”这地方虽然近,但是无论去上京还是去天启,都是有点偏了的。

    李议道:“好像说,百里轻鸿丢了谢将军,还受了重伤。嘿嘿,也不知道是哪路英雄好汉,竟然如此厉害!”

    楚凌瞥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君无欢,心中暗道,就是你跟前的这位。只是这话却不能对两人说,这主仆二人虽然是君无欢的人,但是他们却并不知道君无欢的身份。更不知道君无欢做的事情。所以就连君无欢上药换药的事情,昨晚也依然是楚凌代劳的。不过君无欢受了这么重的伤,楚凌不认为李伯会什么都察觉不到。但是既然李伯不说,君无欢在这个时候选择来这里,想必这一家子是可靠的。

    这样也好,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

    李伯闻言,倒是一巴掌拍在儿子脑门上,道:“这话在外面可别乱说!”百里轻鸿是可恨,但也不是他们这些草民百姓能骂得起的。

    李议嘿嘿一笑,“爹,儿子又不傻,这话自然不会在外面说了。这不是就只有您老人家和凌姑娘么?”

    楚凌垂眸思索着,这个时候百里轻鸿最重要的事情只怕就是追回谢廷泽了。但是百里轻鸿却跑到新洲成来,看来是真的伤的不轻。至于拓跋胤…为什么也会跑到这里来?按理他们这一路应该没有留下什么破绽和线索才是。那么,拓跋胤不是追着他们来的?

    现在这个时候,拓跋胤除了追着他们来,那就只有……

    或者,只是单纯的监视百里轻鸿?

    楚凌忍不住摩挲着手腕上的玉坠,桓毓那倒霉催的该不至于带着谢廷泽还在这附近徘徊吧?应该不会啊。虽然这么想到,楚凌心中还是隐隐有些不安,思索着还得仔细打探一下消息才行。

    “凌姑娘?”

    李伯父子见她秀眉紧蹙的模样,有些担心地问道,“姑娘可是有什么事?”

    楚凌对两人笑了笑道:“让两位费心了,没什么事。等你家公子醒来了再说吧。”

    李伯点头,“唉,姑娘说的是。”



------题外话------

    啦啦啦~亲爱的们注意啦,今天只有一更哦~明天依然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