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1、重伤昏迷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夜色降临的时候,山林中的打斗声渐渐消失了。君无欢闷咳了两声,胸口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俊美的面容也忍不住跟着抽搐了两下。环视了一圈周围,地上躺了一地的尸体,空气中血气弥漫。

    君无欢捡起地上的一把刀做支撑,转身朝着楚凌的方向走去。楚凌依然如之前一般在大树下,只是姿势已经从之前的坐变成了躺了。看到君无欢出现在自己面前,楚凌睁开了明亮的眼睛看着他,伸出一只手道:“佩服。”

    确实不得不佩服,那样孱弱的身体还受着重伤,君无欢竟然也能将那些人全部解决掉。

    君无欢道:“凌姑娘才让君某大开眼界。”

    楚凌有些勉强地笑了笑道:“咱们就别再这里互相吹捧了,我好像…有点不舒服,咱们快点离开这里吧。”

    君无欢伸手在楚凌的额头上探了一下,神色微变道:“怎么这么烫?”

    楚凌勉力坐起身来,道:“应该是受凉了,先离开这里,这么多血晚上说不定会引来野兽……”只是,刚刚站起身来,眼前就是一黑,楚凌终于还是撑不住身子一软跌回了地上。

    “凌姑娘?!凌姑娘!”

    楚凌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山洞里,洞里一片漆黑幽暗,只有洞外淡淡地月光照在洞口。旁边不远处还有一堆燃过的火堆,只是火早已经熄灭。

    楚凌清楚的感觉到不远处还有一个呼吸声,心中微微放松了几分。

    从地上坐起来,楚凌才发现自己身上还盖着一件衣裳。伸手摸了一下火堆,灰烬早已经冷却,显然这火已经熄灭了不少时候了。见洞口旁边还堆着一些干柴,楚凌连忙找到火折子重新将火升起来。两个浑身是血的人在这黑黝黝的洞里,没被野兽吃了真是幸运。

    一簇火光重新点亮了整个山洞,楚凌这才看向躺在不远处的君无欢脸色不由变了变。君无欢的呼吸十分轻缓,面色潮红,嘴唇却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身上还有浓浓的血腥味,这是…鲜血的味道。君无欢,身上的伤的味道。

    “君无欢!”

    无人回答,君无欢依然沉睡着。楚凌连忙扑过去一探,果然君无欢已经陷入了昏迷。

    楚凌深吸了一口气,飞快地拉开了君无欢的衣襟。果然原本包扎好的伤口早已经变得鲜血淋漓。他们脱险之后,君无欢并没有重新包扎上药。

    楚凌难得有几分愧疚,君无欢受的伤绝对比她重得多。事实上虽然这一天十分折腾,但楚凌也只是受了几处轻伤,更多的还是脱力和受寒。但是君无欢身上却又添了好几处伤痕,每一处都是触目惊心。

    楚凌扫了一眼山洞,从另一边地上找到了一些杂物。他们随身携带的东西早就在之前的追逐中丢弃了,这些显然是君无欢从那些黑衣人身上搜刮来的。楚凌将不认识的药扔到了一边,拿着认识的伤药重新回到君无欢身边为他包扎伤口。

    君无欢身上除了之前胸口的一处重伤以外,左肩和腹部也各自多了一道血痕。至于那些轻微的划伤,楚凌也懒得去数了,只是一一清理上药,期间君无欢竟然也完全没有醒来。只除了偶尔抽动一下,显然还没有完全深度昏迷,还是有一些知觉的。

    等到楚凌做完了这些,才微微松了口气跌坐在一边叹了口气。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之前的高热已经退去,之后头依然有些昏沉。最重要的是,因为之前一整天的剧烈活动,她现在浑身上下酸痛不止。

    将自己挪到洞口,他们似乎在某处山脚下天然形成的山泉出口处。楚凌不知道这里距离他们她之前昏过去的地方有多远,但是肯定不近。也不知道君无欢拖着那么重伤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将自己搬到这里来的。

    山洞并不大,一湾泉水静悄悄地流淌出去,在月光下泛起点点波光。抬头看上去,天空已经完全晴朗,一轮圆月挂在天空显得格外的静谧。低头算了算,今天是十五还是十六啊。

    楚凌靠在山洞边上,望着天空的明月手中把玩着白狐赠送给她的玉坠。因为身上多了两块玉佩,楚凌便将自己和青狐的玉坠串成了手链带着。横竖这两个小玉坠看上去不起眼也不容易引人注意,总比那两块难得一见的羊脂白玉要方便得多。

    而且,现在她有些习惯了想事情的把玩这两个玉坠。仿佛这样子,那些人就依然还在自己身边,自己并不是孤身一人在这个陌生又危险的世界一般。

    夜风带着一股淡淡的泥土气息吹来,楚凌往不远处的火堆里扔了两根干柴便闭上了眼睛闭目养神。

    只是刚刚睡醒这会儿却是睡不着了,只得放任脑子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

    君无欢是什么人?

    凌枭商行的主人。

    凌枭商行的主人是什么人?

    西秦人。

    一个西秦的商人,为什么要拼死拼活的去救一个天启的将军?特别是在如今这个西秦整个国家都已经归附于北晋的时候?君无欢显然是站在北晋的对立面的,是天生的为国为民,忠孝节义还是另有所图?

    不管是为什么…目前君无欢都是一个适合的合作对象。

    她是天启公主,北晋没有她的容身之地。天启…一个连自己的国都都丢了的王朝,楚凌表示她无论是对当和亲公主还是当笼络大臣的棋子都没有兴趣。更不想要在未来的某一天体会一把亡国公主的滋味。

    想要在这样的世道活的自在,身份血统没什么用,关键还是需要有自己的底牌。而她…显然也不是玩政治的料,所以她的底牌只能是在北晋创造。暂时…还不能回去天启。

    谢廷泽…不知道这位让君无欢拼尽一切都想要救的将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还有…百里轻鸿,虽然他们计划也算缜密,但是君无欢等人竟然真的顺利从百里轻鸿手中抢到了人。原本…她推测即便是拖延拓跋胤的计划成功,君无欢等人成功的几率也低于五成的……

    纷乱的思绪中,楚凌渐渐地再次沉入了梦乡。

    山洞外,溪流潺潺,蝉虫低鸣。

    圆月当空,夜色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