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0、杀了他!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黑衣人对视了一眼,齐齐朝君无欢逼了过去。他们此时的心情也有些复杂,原本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任务,追一个身受重伤的逃犯而已。却没有想到,这人竟然如此棘手。仅仅两个多时辰的追逐,他们就折损了将近一半的人马。这让一直自恃能力出众,甚至有些看不起北晋士兵的冥狱众人有些恼羞成怒。

    他们这些人投靠了北晋,追求的自然便是锦衣玉食,美酒佳肴。什么家国大义,忠孝节义都是放屁。同样的他们更清楚,在北晋人眼中他们就是一条狗,无论他们立下了多少功劳,只要没有了利用价值他们就会被毫不留情的舍弃。因此,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们也格外的疯狂和暴戾。这还是冥狱遇到的第一次如此巨大的挫折。之前,即便是为了帮助百里轻鸿攻破汝宁城,抓捕谢廷泽,也没有折损的如此严重过。

    一定要…杀了这个病秧子,以雪今日之耻!

    君无欢唇边划过一丝森冷的笑意,手中长剑一凛,一道寒光夹着凌厉的劲气扫向对面的人。对面的黑衣人豁然变色,纷纷向四周退避。虽然之前他们追逐了这两人两个多时辰,但其实他们根本没有跟这人正面交手过,上面也只说是个高手。但是究竟高到什么程度,却是没有人知道的。

    不过现在,他们知道了。

    跟拓跋胤霸气强横的剑法比起,君无欢的剑法看上去却是云淡风轻。但是若有人真的讲这份淡然不看在眼里,那简直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君无欢的剑或许没有拓跋胤那样一剑出山崩石烈的威势,却让人觉得更加危险。仿佛只要被一丝剑气触及,就会没命一般。

    这显然并不是他们的错觉,其中离得君无欢最近的黑衣人躲避不及,手臂顿时和自己的身体分离开来。那人甚至完全没有意识到,等看到自己光秃秃鲜血狂喷的手臂才反应过来惨叫出声。

    “一起上,杀了他!”

    “上面要活的!”

    一群人飞身扑向君无欢,这人是厉害,但是他身受重伤,那惨白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重伤之下,必然支撑不了多久,他们一起上也不怕这个病秧子!

    君无欢一言不发地迎上冲过来的人,却时不时还要分神关注一下不远处正在与人周旋的楚凌。不过很快他便收回了注意力,楚凌并不需要他担心,另一方面十多人的围攻也让他开始无暇分神。

    “嗖!”

    身后传来暗器破空的声音,君无欢头也不回地侧身避开,同时一掌拍开了欺到了跟前的黑衣人。手中长剑刚刚反手架住了向自己劈来的一刀,另一侧便又有一把刀袭来。

    君无欢手中长剑重重地撞上了对手的刀,对方手中的刀应声脱手的同时君无欢的剑已经顺势划出,挡住了另一把刀。如此,一缕血丝从他的唇边溢出。胸口包裹好的了伤早已经再次迸裂,只是他穿着一身黑衣倒也完全看不出来。

    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几个黑衣人,君无欢冷笑一声手下越发凌厉。只是他原本苍白的脸色却渐渐多了一抹血色,只是嘴唇越发的苍白起来。原本俊美绝伦的容颜看上去竟有几分不真实的诡异。

    剩下的黑衣人心中不知怎么的升起了几分寒意。他们都是刀口上舔血的人,对于生死看得也并不那么重,无论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对生死都没有敬畏的人,会害怕的东西自然就少了。但是不知道为何,他们竟然有些害怕眼前这个重伤的年轻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一个黑衣人忍不住厉声道。

    君无欢微微勾唇却并不说话,黑衣人道:“只要你投降,我们可以饶你一命。还有那个小姑娘…就算你不在乎自己的命,难道也不在乎……”话还没说完,不远处一道冷箭嗖地射了过来。原来是另一边的楚凌听到这人大放厥词,抽空给了他一箭。这一箭虽然没真的射到人,却也让那人口中的话就此噎住了。

    人家姑娘自己都不在乎,还用问君无欢在乎吗?

    君无欢淡淡道:“原来冥狱也不过如此,怕了么?”

    这…特么没法谈了!

    黑衣人终于还是放弃了说服君无欢投降的打算,再一次扑了上去杀成了一团。

    另一边,楚凌终于解决了围着自己的三个人,直接脱力的跌坐在树下喘气了。这时候只要随便来一个人,她也没什么反抗的力气了,更不用说过去帮君无欢。事实上,原本就有些发热,虽然之后吃了药但是经过这么一番奔波又劳心劳力,现在楚凌已经觉得有些头晕了。

    靠在一颗大树后面,楚凌强撑着想要睡过去的冲动,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听着身后传来的打斗声。

    本姑娘这是什么运气啊。

    楚凌忍不住在心中为自己的运气哀嚎,从前劳心劳力就算了,这特么都穿越了还不得安生。蓝狐的小说里明明不是这么写的,说好的宅斗呢?宫斗呢?不管是什么斗吧,总不会像她现在这样倒霉。

    求宅斗啊!求宫斗啊!

    身后有一丝轻微的响动,楚凌毫不犹豫地抬手。

    嗖!

    一个悄悄摸过来想要偷袭的人颓然倒地,眼睛还睁得大大的,仿佛不明白楚凌怎么会还有力气和箭矢对他出手。

    楚凌面无表情地伸出纤细的小手捏断了他的脖子。

    “不管做什么,都要给自己留一丝余地。sb!”做他们这一行的习惯,即便是到最后也要留下一张底牌给自己,无论是自杀还是杀敌都方便。这个习惯显然也被楚凌十分自然的保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