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7、重伤的君无欢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那中年男子辞别了楚凌便一路往北方而去,避开了沿途搜索的各路北晋兵马之后,终于到了隐藏在山中的一处小村落外面。他并没有进入村中,而是直接绕过村落进了村后的山林里。

    山林深处有一座破旧的小屋,那是村中的猎户上山的时候偶尔歇息的地方。此时,有些狭小而阴暗的小屋的房门已经不知道去了何处,小屋里,君无欢依靠在什么都没有土炕边上,脸色苍白一身黑衣依然散发着淡淡地血腥。听到脚步声,他豁然睁开了仿佛燃着寒火的眸子。

    “公子。”中年男子快步进来,看到君无欢的模样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公子,您的伤……”他是知道公子可能受伤了,却没有想到竟然伤的如此重。再看看四周,中年男子才觉得不对,“公子?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文虎呢?”难道文虎已经…不然,怎么会放人公子重伤独自一人在此?

    君无欢摆摆手道:“无妨,我让他办事去了。”

    中年男子很快反应过来,“公子是…让他去护送谢老将军了?这…这不是胡闹么!”公子身上本就带着病,如今又受着重伤若是出了什么事……

    君无欢却很是淡定,“我伤的有些重,不能跟着他们奔波。有文虎和桓毓在,谢老将军会更安全一些。”

    闻言,中年男子忍不住有些红了眼睛,“公子这般…万一你出了什么事,属下等该如何是好?”

    君无欢淡然一笑道:“我这身体也不知道还能活几天,有什么打紧的?谢将军若能平安脱险,将来……”见那中年男子又要急了,君无欢只得作罢摇摇头道:“先别说这些,我有些饿了,你先去弄些吃食来吧。”

    “是,公子。属下这就去。”中年男子连忙转过身悄悄抹了眼角的眼珠,快步走了出去。

    君无欢靠在床头闭目休养了片刻,方才重新睁开眼睛道:“凌姑娘,出来吧。”

    外面一片宁静,过了片刻一个人影从门外走了进来。不是楚凌是谁?

    楚凌侧首打量着君无欢,道:“无欢公子让人叫我先走,原来是因为受了重伤么?”

    君无欢有些无奈地道:“原本答应了送姑娘回天启,如今一时半刻只怕……”

    楚凌摆摆手,饶有兴致地道:“我倒是不知道,君公子竟然是个舍己为人的人?你将身边的人都给了谢廷泽,就不怕…我要是现在捅你一刀,你会不会死?”君无欢却并不惊怒也不惧怕,笑容坦然地道:“大抵是会的吧?”

    “你不怕?”楚凌问道。

    君无欢道:“因为我知道,凌姑娘不会做这种事的。”

    楚凌道:“又是你的眼光不错?无欢公子,有没有告诉过你,你这双眼睛真讨人厌?”

    君无欢莞尔一笑,“这个还真没有。凌姑娘既然能跟过来,想必也知道在下这边如今境况不佳,为何还要再趟这趟浑水?”

    楚凌耸耸肩道:“大概是…我脑子有问题吧?”

    君无欢不由笑了起来,其实信任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少女是一件相当危险的事情。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就选择相信她,只是直觉告诉她,这个少女绝对不会是那种卖国求荣的人。不过,楚凌会找过来倒是有些出乎君无欢的意料。她是个聪明人,应该清楚他们目前的状况不会太好。但是她依然还是来了,君无欢便忍不住有些想笑。

    楚凌取出自己随身的包袱中的药放在床边,一边道:“如果你觉得好点了就快点上药,然后离开这里。”

    君无欢眼神微凛,似在问她为什么?

    楚凌道:“你那位老哥的技巧好像还差点,半路上就被人跟上了都不知道。我虽然将人引走了,但是这地方就这么大一块,找过来是早晚的事情。”

    君无欢深吸了一口气,轻叹道:“冥狱的人的话,文越确实不是他们的对手。”

    楚凌饶有兴致地问道:“冥狱?那是什么?”说话间,还不忘伸手去拉君无欢的衣襟。君无欢伸手一挡,“你做什么?”

    楚凌诧异地道:“给你上药啊,还能做什么?”

    “……”

    气氛有点尴尬,君无欢到底还是放开了手接上了之前的话题,“凌姑娘没听说过?冥狱是明王手下的情报组织。里面的人……”君无欢微微蹙眉,道:“很难对付。”

    楚凌平静地看着君无欢赤裸的胸膛微微扬眉,“怎么难对付?”一道刀伤从君无欢的右上方一直划到了左肋下。贯穿了整个胸膛。君无欢应该用了特殊的止血手段,但是此时依然在缓慢的往外沁血。

    君无欢低头看着楚凌利落的处理着伤口,道:“这道伤就是他们的手笔。”

    楚凌微微皱眉,伸手在他的伤口上比划了两下,道:“是中原人?貊族人惯用弯刀,长刀,或重兵器,除了拓跋胤我还没见过哪个貊族人将轻便的兵器用得好。你这伤……”

    “凌姑娘好眼力。”君无欢淡笑道:“凌姑娘应该知道,这世上…并不是所有中原人都对貊族人恨之入骨的。貊族人虽然狂妄,但是对于一些有本事的人,待遇还是相当可观的。”当然,在貊族人眼中那些人也不过是给他们做牛做马的奴才而已。活着的时候好吃好喝锦衣玉食,死了也没什么心疼的。

    楚凌不置可否,自然是明白的。普通的寻常百姓不说,还有一些能力卓绝的人并不会介意投靠貊族人。同族受难关他们什么时候?他们只需要自己过得舒服就行了。这种人,在她那个时代统称为:汉奸!

    清理干净了伤口上的血污,楚凌拿起旁边的药瓶往上面撒药。虽然明显能感觉到手下肌肉瞬间的紧绷,但是君无欢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脸色都没有变过。自己的药,楚凌当然知道有多痛。倒是有些惊讶,君无欢看起来病恹恹的,忍耐力倒是十分不错。

    一个人影从外面飞快地进来,却在刚进了门口的时候猛然止步。

    “呃,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