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5、沧云凤霄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在距离他们不过二十步外的山坡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来人身形修长挺拔,身着一件玄色云纹衣衫,面上带着一张银色面具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了一双似乎少了两分血色的薄唇和英挺的下巴。在面具的左眼处,有一只金色的凤鸟环绕,竟生生给人一种高华端丽,高不可攀之感。

    楚凌看了一眼显然很是高兴的桓毓,微微挑眉。认识么?

    不仅桓毓认识对方,显然拓跋胤也认识对方。

    拓跋胤盯着来人,咬牙道:“晏、凤、霄!”

    那男子并不言语,身形一闪已经到了拓跋胤跟前几步远。方才被插在地上的银枪抬手间回到了他的手中。长枪一横,黑衣银枪,长身玉立,银色的面具上凤凰振翅欲飞。面具下,是一双漆黑深邃的寒眸。那目光只在拓跋胤身上一划即过,微微点头,“北晋四皇子,别来无恙。”

    拓跋胤微微眯眼,“晏翎,你好大的胆子!”

    “路过而已。”名叫晏翎的男子有些漫不经心地道,目光却落在了楚凌的身上,“四皇子已经沦落到开始对弱质女童下手了么?”

    拓跋胤冷笑一声,“女童?这个女童杀了我两个士兵。”

    晏翎这回将目光停留在楚凌身上更久了一些,片刻才道:“胆子不错,杀得好。”

    拓跋胤终于决定不再废话了,他若是真以为眼前这人是恰巧路过就是傻子了!退一万步讲,就算真的是碰巧路过,他也绝不可能在他面前将这两人带走或处置了。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废话了!

    手中长剑一凛,剑芒骤然大盛。楚凌眯眼看着拓跋胤比方才更加凌厉霸道的一剑挥向了晏翎。晏翎单手一提银枪,银枪挽出几朵绚丽的银花,向着拓跋胤平平挥出。这一招仿佛平平无奇,在他手中却有了万钧之力。拓跋胤的剑势不由一滞,挥出的剑半途停顿改为刺向他的心口。晏翎手中银枪一横,用枪身挡住了拓跋胤的剑尖,下一刻两人已经落到了几丈外,两个身影变幻不定你来我往地打了起来。

    楚凌看着眼前的两人,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样的实力…这个冷兵器时代真的很危险啊。

    “不用担心,拓跋胤不是晏凤霄的对手。”桓毓不知何时摸了过来,蹲在楚凌背后低声道。

    楚凌微微扬眉,“你确定?”

    桓毓道:“这有什么好不确定的?拓跋胤若是打得过晏凤霄,沧云城现在还能姓晏么?这几年拓跋胤前前后后跟晏凤霄打了五次,三败一胜一平。”楚凌扭头看了看他,问道:“这个晏翎,是什么人?你跟他很熟?”

    桓毓有些郁闷,“你怎么这么孤陋寡闻?!”

    “都说了我是刚从山里出来的,你不能指望我一下子就补完上下五千年吧?”

    桓毓鄙视地道:“就算不知道别人,你也不应该不知道晏凤霄啊。如今这灵苍江以北所有地盘都被貊族占领了。只除了两个地方,一是谢廷泽镇守的汝宁,现在也没了。还有一个就是晏凤霄占据的沧云城。”

    “占据?”

    桓毓叹了口气,“这大概也是你不知道的原因吧,谢廷泽本身是天启名将镇守孤城数年自然是名扬天下人人敬重。不过晏凤霄本身却是出身乡野,五年前趁乱从貊族人手里夺下了沧云城。在此之前谁也不知道这世上有这个人。沧云城地理位置特殊,易守难攻。貊族人花了几年时间都没能拿下反倒是损兵折将,自然是引以为耻辱的。所以,在北晋…谈论沧云城以及沧云城的人,是很要命的事情。”

    楚凌有些惊叹地看着正在与拓跋胤交手的黑色身影,虽然从他身上的凌厉杀伐之气楚凌猜出了他应该是个将领。但是这样的能力和功绩,也确实足以傲视当世了。难怪拓跋胤看到他就杀气腾腾呢。

    看着那两个越打越远的人,桓毓抖了抖道:“咱们先走吧。”

    楚凌站起身来点了点头,晏翎在这里现身明显是为了救他们,他们若是不走晏翎也无法脱身。不过……“这位晏翎…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桓毓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道:“难得你竟然还会讲义气?不用担心,他就算杀不了拓跋胤,全身而退还是没问题的。另外,就算你不叫晏城主也叫一声晏凤霄。你不是天启人么?”

    楚凌呆了呆,没反应过来这两个称呼有什么差别。

    “别在意细节,既然如此咱们先走吧。”楚凌道。如果拓跋胤的人先追上来,那他们必然会成为晏翎的拖累。还不如尽快找到来接应的人,就算有什么意外也方便应变。楚凌和桓毓很快便遇到了来接应的人,楚凌对君无欢的实力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这些人倒是相当的准时,看他们的模样显然都是经过了一番血战,但是却半点也没有耽误时间。之前她跟桓毓那么狼狈,纯粹是他们自己实力不够,却怪不得这些人。

    一行人讨论了一番之后,正准备回头去接应凤霄。便看到不远处气势卓然的黑衣男子提着银枪从走了过来。他步伐沉稳,不疾不徐,带着一种从容不迫的气度。桓毓满脸带笑地迎了上去,“晏…城主,拓跋胤死了么?”

    晏翎抬眼看了桓毓一眼,沉声道:“让桓公子失望了,拓跋胤还活着。”

    桓毓确实有点小小的失望,要是拓跋胤那祸害死了,他们以后可就轻松多了。

    “晏城主怎么会在这里?”桓毓好奇地道。

    晏翎道:“碰巧路过。”

    “哈哈…多亏了晏城主路过,不然咱们就麻烦了。”桓毓干笑道:“真是…太巧了……”

    晏翎摇了摇头,目光落在了楚凌身上。

    楚凌拱手道:“方才多谢晏城主出手相助。”

    凤霄道:“姑娘言重了,姑娘聪慧,便是在下不出手想必也不会有性命之忧。”

    楚凌无奈地一笑,“阶下之囚也不好过啊。”

    晏翎低笑了一声,声音低沉悦耳浑然不似浑身杀伐的将领,倒仿佛带着几分江南的和煦温暖,“姑娘胆识过人,不知芳名可否见告?”

    楚凌大方地道:“楚凌见过晏城主。”

    桓毓有些警惕地看着凤霄,“晏城主,这小丫头是君无欢的人!”

    晏翎愣了愣,显然没想到桓毓会这么说。

    楚凌面无表情地一脚踩在桓毓脚背上,看向晏翎却是一派和煦,“大恩不言谢,晏城主以后若有用得着楚凌的地方,请不必客气。”

    晏翎也仿佛没看见旁边跳脚的桓毓,点头道:“那在下便记下了。”



------题外话------

    原来两章不能定在同一时间发布,那以后二更就延迟五分钟,如果时间变动会再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