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3、跑不了了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扶着树干一阵猛烈的咳嗽之后,喘息声才渐渐的平息下来。漫步走到躺倒在前方的两个北晋士兵跟前,低头看了看那落在地上的讯烟俯身捡了起来。

    她听君无欢说过,北晋军中有一种特制的传递讯号的讯烟。与需要大量燃烧的狼烟不同,只是小小的一管就会在瞬间腾起一种黄色的浓烟。虽然持续的时间不长,却是极好的小范围传达讯息的利器。而且浓烟还有一股奇异的味道,可以被北晋军中驯养的狼追踪到。之前虽然没看到拓跋胤军中带着狼,却也不能不防。不过,今天这么大的雨,无论是烟还是味道都会被大幅度削弱。这么说的话,她们的运气也不算太差。

    收好了讯烟,楚凌又捡起一把腰刀离开了这个地方。

    一刻钟后,拓跋胤带着几个人来到了两个北晋士兵横尸的地方。看着地上躺着的两具尸体,拓跋胤脸色有些阴沉。

    “启禀四皇子,这两人死了一阵了,腰刀和讯烟被拿走了。”查看的侍卫沉声禀告道。

    拓跋胤低头看着其中一个人心口的暗器,微微眯眼。再去看另一个人喉咙上的血洞问道:“这是什么所伤?”

    侍卫也跟着皱眉,那人喉咙上一个小小的血洞,更像是暗器所伤,但是却不见暗器显然是被人搜走了,“启禀四皇子,这应该是…箭矢所伤。”虽然和寻常的箭伤不太一样,但也应该是类似的东西。

    “还请四殿下千万小心。”旁边的侍卫也开始警惕起来。如果对方有神箭手的话,那么在这山林中就有些太过危险了。北晋人不善山林战,这是真的。因为北晋人从出生就习惯了一望无际的辽阔草原和荒漠,那些虫蛇密布,陡峭曲折的山林真的不是他们所擅长的。

    拓跋胤轻哼一声,“不用担心,他已经走了。继续追!”

    “是,四殿下!”

    楚凌有些忧郁地将自己蜷缩在山璧间两块大石之间的缝隙里,抬头望望上面狭窄的天空,雨已经停了不过天色依然昏暗。

    楚凌觉得有点冷,虽然现在还是夏天,但是穿着这么一身湿漉漉的衣裳躲在这灰暗的山林间,依然难掩阵阵阴寒气息袭身。

    算算时间,她跟桓毓分手应该有两个多时辰了吧?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楚凌哀怨地想着回去一定要狠狠的吃君无欢一顿。想到吃的,楚凌总算是打起了几分精神,抬头看看上方耸耸肩开始往上爬。

    爬上去就有肉吃了!

    拓跋胤快步穿梭在山林中,面色越发的阴沉。刚刚雨后,头顶的树叶上还时不时落下雨滴打在他的脸上头上,身上。拓跋胤仿佛完全没有感觉到一般,脚下丝毫不停地穿梭在山林间。

    “四殿下,西北方有讯烟腾起!”有人突然叫道。

    拓跋胤微微眯眼,向西北方看过去,果然看到淡黄色的浓烟从树林间腾起。

    拓跋胤微微抿唇,片刻后方才道:“调集附近人马,将讯烟周围五里合围!派人过去看看!”

    “四殿下的意思是……”侍卫有些迟疑地道。

    拓跋胤冷笑道:“别忘了,我们丢了一只讯烟。”

    侍卫心中一震,连忙去传讯。如果晚了先过去的人中了对方的陷阱那就糟了。

    等到他们赶到的时候,讯烟的淡黄色烟雾尚未完全散去,那地方果然空无一人。第一个上去查看的人险些被上面落下来的石头砸死。拓跋胤四周看了看,飞身几个纵跃,掠上了身后的石壁。

    “快,跟上去!”

    楚凌此时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太好了,默默在心中诅咒了桓毓一百遍。

    她现在又累又饿,而且…伸手抹了抹自己的额头,还有点发烧了。无奈地叹了口气,她也拿自己这弱鸡身体无可奈何啊。既然走不动了,那就先不走了。楚凌找了个山脚下树林边的隐蔽位置坐下来靠着树干休息,好歹还能恢复一些力气。

    树林中静悄悄的,只是偶尔有鸟儿鸣叫的声音,楚凌觉得自己有点昏昏欲睡。

    有脚步声从不远处慢慢走来,楚凌原本困顿的眼眸瞬间睁开,眼眸冰冷而清醒。

    一只手拍向她的肩膀,楚凌毫不犹豫地回身一刀刺了过去。

    “是我!”来人气急败坏地避开,没好气地道。

    楚凌翻了个白眼,手里的刀险些拿不稳,“你可总算来了。”

    桓毓此时看起来也有些狼狈,身上还带着浓浓的血腥味。再看看神色恹恹的楚凌,桓毓道:“你以为引开拓跋胤的追兵容易么?本公子好不容易才甩开他们,现在还有人在跟他们捉迷藏呢。快走,一会儿被拓跋胤追上就麻烦了。”说着就要去背楚凌,楚凌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指了指不远处道:“来不及了。”

    不远处的树林中,拓跋胤漫步走了出来,身上的气息比之前在雨中见到的更加肃杀。

    楚凌在桓毓耳边低声道:“你打不打得过他?”

    桓毓忧郁,“悬。”

    打不过就打不过,悬个屁啊。

    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桓毓微怒,“他在战场上杀过多少人?本公子可是好人。况且…他比我大啊。”

    楚凌拍拍他的肩膀,“打不过不丢人,我不会嘲笑你的。不过,现在…打不过也要试一试了。”

    “咱们还是跑吧,一会儿他那些爪牙也该追过来了。”

    楚凌道:“跑得了当然好,就看他肯不肯放咱们跑。至于他那些追兵,被我引到山谷底下去了。我顺着山璧上爬过来的,除非那些人轻功跟他一样好。不然应该还要一会儿。”

    桓毓到底忍住了没问,完全不会轻功的你是怎么爬过来的这个问题。毕竟,先前他也毫无缘由的相信了她能赶到这个地方。

    “行吧,再撑两刻钟应该没问题。再往后,就看到底谁运气好了。”看是他们接应的人先赶到还是拓跋胤的人先来。

    拓跋胤神色冷峻地看着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闲聊,手中长剑直指两人,“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楚凌光明正大地将自己躲在桓毓的身后。

    她是小孩子。

    拓跋胤的目光落在桓毓身上,眼神微微一缩。

    “本王之前追的人…是她?”原本拓跋胤也以为是桓毓,但是看到桓毓身上的血迹和眉宇间的戾色,他便知道不是。除非桓毓之后又在山中杀了很多的人。但是他们到现在也没收到有人伤亡的消息。

    他们花费了几个时辰,在山林中追逐而不得的竟然是个孩子!



------题外话------

    (~ ̄▽ ̄)~~据说今天要全天停电,早上四点爬起来发文~腾讯书城已经同步了哦~(づ ̄3 ̄)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