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2、雨幕中的逃杀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低沉却冷峻的声音从雨幕中传来,奔驰中的两人拉住缰绳便看到前方不远处的小道上一人策马而立。小道狭窄,被这一人一马堵住了大半,想要过去必然要与这人起冲突了。

    楚凌隔着雨帘看向大雨中的男子,他并没有穿着避雨的大氅或斗笠,依然是之前在茶棚的时候那一身戎装。雨水早将他的衣衫淋的湿透了,雨滴打在身上的铠甲上溅起朵朵水花。

    拓跋胤!

    楚凌唇边勾起了一抹极浅的笑容,雨水顺着斗笠滴下,在眼前形成了天然的雨帘。

    桓毓有些惊讶地看向楚凌: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来?

    楚凌心中暗道:他若是不来,岂不是枉费我穿着沾过血的衣裳在他面前晃悠那一圈儿了?

    “四皇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桓毓不再去看楚凌,只是笑吟吟地看着拦在他们前面的拓跋胤道。拓跋胤冷笑一声,道:“你们会不知道本王是什么意思?”

    桓毓耸耸肩,“抱歉,我们确实不知道啊。”知道也不能承认啊,不然岂不是显得他很傻缺?

    拓跋胤却显然并不是那些喜欢打嘴仗的天启人,手中长剑出鞘,在雨中也响起清越的龙吟,“既然不知道,那就去死吧。”一剑破开了雨帘毫不犹豫地斩向桓毓。桓毓单手在马背上一拍,纵身而起跃向了旁边的楚凌。那一剑劈了个空,被桓毓留在地上的马儿嘶鸣一声险些被一剑劈成了两半。险险地躲过一剑之后马儿毫不犹豫地抛弃了桓毓掉头往来路狂奔而去。

    桓毓并没有落在楚凌的马背上,而是一把抓起楚凌朝着旁边的山道掠去。

    拓跋胤怎么会让他逃走,也跟着一跃而起追了上来。

    楚凌被桓毓挟着往山上狂奔而去,却还有功夫抬手取下自己头上的斗笠朝着拓跋胤扔了过去。飞快旋转的斗笠带着四溅的水珠飞向拓跋胤的同时,楚凌手中的暗器也跟着射了出去。这不是她自己做的弩箭,而是从君无欢那里搜刮来的暗器。体积小,重量轻,易于携带,方便使用。若是运用得当的话,一个稚童也能暗算一个普通高手。

    虽然雨声会干扰判断,但拓跋胤依然在打掉斗笠暗器射到自己跟前之前发现了楚凌射出的暗器。只是等他挥开近到跟前的暗器时,桓毓和楚凌已经将他抛开一段距离了。

    “够阴险的啊。”桓毓一边在雨中狂奔,一边道。

    楚凌无语地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没好气地道:“闭嘴吧,我是因为谁?再快一点,你不会以为拓跋胤是一个人来的吧?”

    桓毓道:“要不是你拖累,他能追上本公子?话说,你确定他会追上来?”

    “原本不一定,现在肯定会。”楚凌道。貊族人骨子里天生就看不起天启人,堂堂北晋四皇子差点被个小丫头暗算了。拓跋胤怎么可能就这么算了?更何况,在怀疑他们跟杀了路亭那上百北晋士兵的人有关之后,拓跋胤更不会放过他们了。就这么让他们跑了,拓跋胤怎么能放心?

    桓毓叹了口气,“本公子发现,自从遇到你就格外倒霉。这大雨天地往山里钻,会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楚凌毫无负担地趴在桓毓背上,不负责任地道:“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我就是怕你会没命好不好?瘦得跟豆芽菜差不多的丫头,胆子倒是不小。

    两人说话间,拓跋胤果然从后面远远地追了上来。

    虽然拓跋胤的轻功明显不如桓毓,但是桓毓背上背着一个人也拖累的速度。于是,两人便这么不远不近的你追我赶着,始终拉近不了多少距离。楚凌闭上眼睛抹去遮住了眼帘的雨水,但是很快雨水又下来了。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楚凌压低了声音道:“待会儿拐角的地方,你把我扔下来。”

    桓毓不答,以这丫头现在的身手,被他扔下来落到拓跋胤手里就只有一个死字。

    楚凌显然也明白他在想什么了,不由一头黑线。

    “想什么呢,我还没活腻呢。”楚凌没好气地道:“我拖住拓跋胤,你先去帮他们解决后面的追兵,然后来跟我汇合。”

    “你挡得住拓跋胤一招吗?”桓毓问道。

    “挡不住。”楚凌答得干脆。桓毓翻了个白眼,“那你拖个屁啊!”

    “粗俗。”楚凌淡定地道,“放心,我不会自己找死的。你最好动作快点,不然我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万一我实在挡不住会投降的,拓跋胤暂时不会杀我。”

    桓毓深吸了一口气,投降用得着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吗?

    瞄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紧追不舍的拓跋胤道:“行,你自己要玩命回头记得跟君无欢说是你自己的主意啊。”

    “……”我要是死了,去哪儿跟君无欢说?人鬼情未了吗?

    “就是这里!”在一个山坳拐弯处,楚凌沉声道。

    桓毓也不再犹豫,当真将背上的少女往旁边的山坡上奋力一抛,自己却扭身朝着另一个方向掠去。山林中树荫茂密光线晦暗,再加上雨天更显得阴暗潮湿。楚凌落到山坡上立刻紧紧地抓住一颗小树,翻身爬了上去不过瞬间便消失在了山坡上。

    等桓毓回头看的时候,那地方早已经没有了楚凌的身影。桓毓深吸了一口气,举步飞快地向前方掠去。

    楚凌穿梭在山林中,虽然有树林遮挡依然有雨水源源不断的从上面落下来。虽然浑身湿透了,但是楚凌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冰冷。相反的,汗水和雨水混合在一处,从她的额边滚落到脖颈,侵入湿透了的衣服中和雨水融为一体。

    楚凌的呼吸有些急促,被雨水打湿的面容上嘴唇却有些苍白。

    这样的运动对曾经的血狐来说算不得什么,但是对现在的楚卿衣来说却真的有些要命。幸好大雨掩盖了她的行迹,否则楚凌还真的不确定自己能逃多久。

    前方传来脚步声,楚凌立刻屏住了呼吸拖到了一颗大树后面。

    片刻后,两个北晋士兵从山林中闪了出来。两人一边走一边四下查看,显然是在搜寻他们的下落。听着两人越来越走进的脚步,楚凌无声地吸了口气,微微闭眼侧首。

    十、八、五…三!

    幽暗的树林中银光乍现。

    两个士兵还没来得及拔出腰刀,其中一人就睁大了眼睛向后仰倒了下去。另一人立刻挥刀想要砍向暗器的来处,另一只手却已经摸到了讯烟。

    “嗖!”

    一支短箭穿过了他的喉咙,士兵神色狰狞地扔掉了手中腰刀,想要将讯烟放出。啪地一个东西打在了他的手腕上,讯烟和那东西同时掉落到地上。

    那是一截枯木。



------题外话------

    啦啦啦,亲爱的们新文已经签约啦~谢谢亲们的支持。呃…评价票什么的来一波?(* ̄3)(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