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21、无一幸免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背对着拓跋胤坐着的桓毓借着自己的位置便利狠狠瞪了楚凌一眼,坐的这么近还盯着拓跋胤看,你真当拓跋胤把酒当茶喝了感觉迟钝啊?

    楚凌眨了眨眼睛,对桓毓露出个乖巧的笑容,低头喝汤去了。

    拓跋胤自然察觉到了有人在打量他,不过是个看起来才不过十岁出头的小姑娘,虽然这小姑娘似乎有两分身手却也没什么可说的。拓跋胤虽然是貊族人,但事实上他并没有很多貊族人喜欢折磨天启人的嗜好。甚至对此嗤之以鼻。折腾那些弱者有什么意义?真有本事打败谢廷泽,打过灵苍江,活捉天启帝才有意思。

    桓毓觉得头疼,早知道这个丫头这么难搞他就应该拼着跟君无欢再打一架也要推掉这个任务。要是这丫头出了什么事,他回去还不被君无欢弄死?用长离公子的话来说,连个小姑娘都保护不了,你怎么不去死呢?

    楚凌可不知道桓毓心中的纠结,她双眼虽然盯着眼前的空碗,耳朵却竖的直直的听着外面的响动。

    暴雨倾盆,外面哗哗的雨声显得茶杯里格外安静。整个天地间仿佛都只能听到那哗哗不断的大雨。

    楚凌叹了口气,托着下巴道:“好大的雨啊。”

    桓毓点头赞同,“确实,这雨下的太大了。”他们的运气也是真的不太好,谁知道昨天还是阳光明媚,今天就大雨倾盆呢?

    楚凌漫不经心地用手指轻轻敲着桌面。

    三、二、一……

    “报!”

    一个披着皮革做成的带帽大氅的士兵从雨幕中冲了进来,几声道:“启禀四皇子,营中将士突然恶疾!”

    静坐喝茶的拓跋胤神色一沉,冷声道:“什么?”

    士兵道:“营中将士刚刚扎营造饭,但突发恶疾腹痛不止,军中医官毫无办法只能禀告四皇子。”

    拓跋胤站起身来,沉声道:“所有人?”

    那士兵摇头道:“约有五六百人。”几乎是拓跋胤带出来的人手的一半还要多些。

    拓跋胤目光凌厉地扫过茶棚中的众人,虽然貊族士兵刚进入中原的时候因为气候水土的不适宜,确实时有突发恶疾的。但是这已经是前几年的事情了,这两年要少见得多。所以,拓跋胤第一个反应便是有人动了手脚。

    “看住他们。”拓跋胤沉声说完,便抬脚向往外走去。

    “凭什么?!”坐在旁边的几个中原人终于忍不住愤然起身。他们可不是一般的天启百姓,自然没那么惧怕这些貊族人。说的直白一些,他们这些人手里未必就没有几条貊族人的命。之前大家河水不犯井水也就罢了,但是拓跋胤摆明了就是怀疑他们还想要限制他们的行动,这些人自然不能忍。

    拓跋胤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人,抬手一挥。门口的将士立刻围了上来,几十把弓箭齐刷刷地对准了茶杯。若是这些弓箭齐发,这小小的茶棚还不被射成筛子?

    拓跋胤没有再说话,转身要走。

    “报!”又一个有些急促地声音从雨幕中传来,一个策马的身影从雨中狂奔而来。在茶棚几步外勒住了缰绳翻身下马,急声道:“启禀四皇子,十里外的路亭驻守将士被杀,无一幸存!”

    路亭是北晋人入关之后学习天启人自创的一种制度,与天启的驿站有些类似。但不同的是,北晋的路亭每一次都驻扎了近百名士兵。这些士兵都归属各城守备军所辖,平时专门负责对付一些行迹可疑或意图不轨的中原人,一旦有什么无法处理的事情,他们又能快速联系附近的路亭以及所属的守备军相助。如果各地城池有什么巨变,他们又能迅速集结形成一股大军支援。对于绝大多数中原人来说都是极其碍眼又棘手的存在。而现在,一个驻守着近百人的路亭竟然就这么被人悄无声息地端了,没有传出任何的求救信号。

    “狼啸箭没响?”拓跋胤皱眉问道。

    士兵摇头,“没有,属下查探路亭的守卫尚未发出狼啸,就被人诛灭了。”

    拓跋胤的神色越发阴沉起来,转身大步朝外面走去,很快就融入了雨幕之中。

    茶棚中的几个中原人纷纷议论起来。

    “看来出事了,有人端了貊族人的地盘儿么?”

    “活该!这些貊族人死绝了才好……”

    “可不是,不知道是哪路英雄做的。”

    做这事儿的英雄坐在旁边默默承受着众人的赞美。桓毓侧首看着楚凌,楚凌对他友好的眨眨眼睛。同伴要打好关系,免得做正事儿的时候出什么意外嘛。

    桓毓看看四周,用眼神道:原来你提前杀了那些人是为了这个?

    没错,他们进来避雨之前还提前跑去杀了一趟人。当然了,就凭他们两个是绝没有本事悄无声息地干掉将近一百人的。但是对于楚凌竟然能指挥着他们不到二十个人端掉一个近百人的路亭,桓毓还是很震惊的。君无欢到底从哪儿找来这么彪悍变态的小美人儿的?

    楚凌摇摇头,给了他一个孺子不可教也的眼神。

    “哥哥,我肚子疼。要出去一下……”楚凌俏生生地道。

    桓毓有些不耐烦地道:“下着大雨呢,忍一忍。”

    “不行。”女孩声音里立刻带着焦急的哭意,“哥哥!哥哥……”

    桓毓只得站起身来,“我陪你去。”

    一个身无长物地青年男子和一个刚满十岁的小姑娘,显然没有另外几个凶神恶煞的中原人给北晋士兵的威胁大。被拓跋胤指派看着他们的北晋士兵只是打量了两人几眼,见他们是往茶棚后面的小屋去了,便没有多管。却不知道,这两人进了茶棚后面的小屋,桓毓就直接拆下窗户和楚凌一起消失在了茫茫的雨幕之中。

    两人披着放在小屋里的斗笠,策马飞快地在雨幕中狂奔而去。

    虽然带着斗笠,飘扬的雨水依然打湿了两人大半的衣襟。楚凌的骑术很不错,甚至可能比这个时代的大多数将领都要精彩。但是楚卿衣毕竟太小,之前十几年更是从没有骑过马,即便是低伏在马背上,也让跟在她身边的桓毓担心她随时会被从马背上颠下来。

    “要不我带着你走吧?”

    雨声哗然,楚凌只能提高了声音道:“别废话,快走!”

    两人一口气奔出了二十里地,就听到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雨中传来。

    “果然是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