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7、送上门的把柄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引开拓跋胤,这事儿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千难万难。若是从前,楚凌有着国家机器做后盾,有一群靠谱和不靠谱的队友做支持,自然可以从容不迫的收集消息制定周详的计划。但是现在…孤身一人身在这不知道是哪个时空的古代,人生地不熟的楚凌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

    但是她也不能不做,她不可能永远都不融入这个世界。救出谢老将军是她心中对一个老将的尊敬也是她融入这个世界这些人最合适的契机。

    既然决定了,就要竭尽全力做到最好。这是楚凌的信条。

    “砰砰。”

    门外传来两声轻轻的敲门声,楚凌从床上一跃而下沉声道:“君公子,请进。”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来人果然是君无欢。君无欢看着站在床边衣冠整齐的楚凌,有些不解,迟疑道:“在下冒昧来访,可是打扰凌姑娘了?”

    楚凌摇摇头,走到旁边桌边坐下,“君公子不必客气,请坐下说话。”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倒了一杯白水递过去,“君公子最好还是少喝些茶比较好。”

    之前楚凌就发现了,君无欢喝茶喝得很厉害。虽然不知道君无欢到底是什么病,但是既然连桓毓都抱怨君无欢的茶总是那么浓,可见君无欢是早就习以为常了。

    君无欢也不拒绝,“多谢。”

    楚凌道:“君公子特意选这个时候过来,不知有什么事?”

    君无欢道:“只是想问问,凌姑娘可有什么需要在下协助的地方?说来惭愧…若非实在是有些实力不济,也不会让凌姑娘担此风险。”

    楚凌抬眼看着眼前的清俊男子,眼眸一转笑声清越,“即便是我不主动揽下这桩事儿,无欢公子应该也有此打算吧?与其让无欢公子费尽心思想法子说服我,还不如我自己主动站出来,也算是让无欢公子欠了我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

    君无欢怔住,一瞬间目光变得凌厉无匹,即便是楚凌这样可算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人,也觉得犹如刀锋从自己的脸上刮过。半晌,才听到君无欢轻叹了口气道:“不错,原本…就算姑娘不主动开口,我也会请姑娘去的。”

    楚凌冷笑一声,道:“让一个孩子冒这样的险,长离公子可当真是做大事的人。”

    君无欢的神色有几分黯然,扭头看向敞开的窗户。窗外暖暖的阳光洒在花园里,显得温暖而静谧。仿佛人世间最美好的景色就在眼前,君无欢神色带着几分恍惚。声音轻柔而坚定,“这个世道…没有孩子。”

    这个世道…没有孩子。

    楚凌心中一震。

    君无欢回头望着楚凌,楚凌发现他原本深沉的眸色竟然变得浅淡,仿佛琉璃般透彻中带着淡淡的忧伤。

    “凌姑娘可见过…整个城池的百姓被屠杀,男人被砍了头,女人被凌辱,刚满月的婴儿被摔死,甚至……那时候,可有人想过他们还是孩子呢?即便是凌姑娘这样有着一身的本事,行走在外也依然不得不遮掩自己的容貌。”君无欢淡淡道:“我曾经见过,一个母亲亲手将自己刚出生的孩子掐死。凌姑娘可知道是为什么?”

    楚凌默然,她当然知道。

    还记得,姐姐临死前说的……“当初母妃想杀了你,我舍不得……”

    其实,这何尝不是另一种舍不得呢?做母亲的如何舍得将自己的孩子带到这样一个不是人能活下去的世间?

    “君公子做这些,是因为不平么?你本是西秦人,据我所知,西秦早已经归附北晋了吧?”君无欢笑道:“难道姑娘以为,归附了北晋,西秦人就是北晋人了么?在天启人身上发生的事情,西秦人身上一件也不少。更何况…如今这天下,谁还管什么西秦天启呢?”

    楚凌小小地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眉心道:“君公子,你不相信我,老实说我也不相信你。你不觉得咱们这样合作,有些太过危险了么?”

    君无欢笑道:“所以,在下现在才会坐在这里啊。”

    “哦?说说看。”

    君无欢将一块玉佩放在桌上朝楚凌推了过去道:“如果凌姑娘觉得君某出卖了你,可以将这个玉佩交出去。无论是交给北晋人还是天启人,君某都会有大麻烦的。”

    楚凌扫了一眼桌上的玉佩,上好的温玉,上面雕刻着繁复精美的图案,中间刻着一个古朴的君字。不用上手,只看一眼就知道这东西价值不菲。

    楚凌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道:又是玉佩,当她是玉佩收集专业户么?这么多玉佩挂在身上,一不小心弄错了怎么办?

    没好气地将玉佩推了回去,道:“既然是很重要的东西,君公子还是自己收着比较好。”

    君无欢有些意外,显然没想到会有人将送上门来的把柄往外推。

    楚凌道:“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君公子就放心给我看么?”她现在是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但是不代表她以后也不会知道。

    君无欢悠然一笑,“因为…我方才突然觉得,凌姑娘一定是个可信的人。”

    “……”您老可真随意。看到楚凌不以为然的表情,君无欢道:“凌姑娘觉得我太随意了?君某自认看人还是有几分眼光的,否则…我也活不到现在。”

    “你高兴就好。”楚凌道。

    君无欢点点头,“既然如此,不如凌姑娘说说你的计划。虽然在下却是有心想要请凌姑娘帮忙,但也绝没有打算拿凌姑娘的性命开玩笑。还有一些事情,你我可以从长计议,凌姑娘若有什么需要,也尽可开口。”

    楚凌点头道:“确实有些事情需要君公子的人协助,我对拓跋胤此人毫无了解,所以关于拓跋胤的一些消息还需要君公子的人提供才行。”

    君无欢点头,“这没问题,到时候我会让桓毓陪同姑娘一起的。桓毓跟了拓跋胤一段时间,对他也颇有几分了解。而且他的身手不弱,跟着凌姑娘也更多几分保障。”

    楚凌有些惊讶,“桓毓跟着我,你那边没问题嘛?”

    楚凌当然看得出来君无欢如今人手方面也是捉襟见肘。若非迫不得已,君无欢是不会将她这个不知根知底的人拉进来的。说到底,大家都一样,缺人!

    君无欢笑道:“无妨。”

    “那就多谢了。”既然君无欢这么说,楚凌也不客气推辞,她一个人确实是有些费劲。虽然多了一个人跟着有些碍手碍脚,但毕竟是个相当不错的战力。总的来说还是利大于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