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卖萌可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君无欢点头,从袖中抽出一张简易的地图打开铺展在三人面前。修长的手指指着地图上的路线道:“从这里回上京,有三条路。但是其中两条不仅道路难行,而且需要绕路。所以北晋人必然会选择最直接也是最近的大路。现在北晋士兵有三四千人,但是这些人分为城中守备军,百里轻鸿的人以及拓跋胤的人。一旦离开,守备军自然是要留下的。而百里轻鸿和拓跋胤素来不和,而且拓跋胤是出来找人的,如果能将他引开,我们需要对付的就只有百里轻鸿而已。”

    桓毓懒洋洋地道:“北晋人高傲惯了,肯定想不到有人敢在北晋境内直接袭击北晋兵马抢人。不过…百里轻鸿实力不弱,需要一个高手牵制他。”说话间,目光却瞟向了君无欢。脸上写着:这个任务舍你其谁!

    君无欢漫不经心地点了下头,道:“以百里轻鸿的为人,应该不会对谢老将军用刑。只要我们救出谢老将军,就等于多了一名高手战力。就算谢老将军略有轻伤,护着他冲出去应该不难。”

    楚凌趴在桌面上盯着桌上的地图,君无欢的手指修长白皙确实是非常好看,不过楚凌此时并没有心思去欣赏。她的目光定定地落在桌上的地图上,好一会儿方才问道:“这地图…是君公子画的?”

    桓毓笑道:“除了君无欢还能有谁,小美人儿,咱们长离公子可是名动一方的才子,就是跟南朝朝廷里的那些酸儒比,也远胜过他们许多。”

    楚凌淡淡一笑,才子跟画地图之间不能说完全没有关系,但是关系也不大吧。就算是青史留名的大画师,也未必能画得出来眼前这么一张地图。君无欢望着楚凌,淡笑道:“凌姑娘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吗?”

    楚凌摇头,“没有,画的…非常好。如果无欢公子也带兵打仗的话,天启的少年名将说不定也没有百里轻鸿什么事儿了。”

    君无欢垂眸笑道:“凌姑娘说笑了。”楚凌笑了笑没接他的话,而是指着地图中的某处道:“你打算在这里动手?”

    君无欢低头一看,有些惊讶地扬眉道:“不错,凌姑娘好眼光。”楚凌道:“这的确是个好地方,距离前后的城池距离都不近。就算百里轻鸿要叫援兵一时半刻也来不了,后面就是无边无际的山林,只要往里面一藏,就算北晋人派出十万大军搜山也未必有用。更何况…北晋人不善山林战。”

    听了她的话,不仅君无欢就连桓毓和云翼也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她。这样的话,若是从哪个武将甚至文官口中说出来都不奇怪,但是从一个看起来还像个孩子的姑娘口中说出,却给人一种无以伦比的诡异之感。

    桓毓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胳膊,惊恐地道:“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可怕了么?”

    楚凌对他露齿一笑道:“也许,我根本就不是小孩子啊。”

    桓毓道:“你不是小孩子那是什么?老妖怪?”

    楚凌笑得意味深长,“或许呢。”

    君无欢轻叹了口气,接上之前的话题,“凌姑娘还有话没说完?”

    楚凌点点头道:“虽然北晋人不善山林战,但是…不代表百里轻鸿也不擅长吧?我们能想到的问题,百里轻鸿会想不到么?如果他提前在这地方伏下重兵……”

    君无欢道:“这个么…若是寻常时候确实有可能。不过百里轻鸿只怕不太可能。”

    “为什么?”楚凌和云翼齐声问道。

    君无欢道:“百里轻鸿虽然因为陵川县主深得明王看重,但是他毕竟是天启降臣而且还是武将,而天启毕竟还没有真的灭国。”

    楚凌微微眯眼,“所以,北晋人对百里轻鸿的态度是既要用又要打压?”

    “打压的多,否则以百里轻鸿的能力这些年早该出头了。”君无欢淡定地道:“北晋名将辈出,但是百里轻鸿在这些人中间也算是耀眼的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北晋武将更不愿意让一个他们看不起的天启人来跟他们抢军功。无论百里轻鸿如何尽忠,就算明王和北晋皇都相信他,为了安抚这些武将也不会重用百里轻鸿的。”

    楚凌点点头,“所以,这次百里轻鸿带兵出来……”

    君无欢笑道:“虽然明面上是百里轻鸿带兵,但是…那些貊族士兵到底听谁的,还不好说呢。”

    楚凌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算是接受了君无欢的这个解释。道:“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拓跋胤了吧?”

    君无欢点头,“不错。”

    楚凌微微皱眉思索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既然如此,拓跋胤就交给我吧。”

    “阿凌妹妹,拓跋胤虽然是北晋皇子,却也是仅此于北晋拓跋兴业的四大名将之一。”旁边的桓毓忍不住提醒道。楚凌不由笑道:“你不会以为我是要去跟拓跋胤正面对决吧?我还没疯呢。”就她现在这个身体,想要打赢拓跋胤简直是白日做梦。

    “那你想干什么?”

    楚凌双手在桌面上叫我,淡定地道:“我之前听到拓跋胤跟百里轻鸿说他是来找人的。”

    “天启二公主?”桓毓皱眉道。

    楚凌点头,“听说这位二公主今年年方十三……”

    桓毓笑道:“阿凌妹妹,你不会打算假扮天启二公主引开拓跋胤吧?老实说…在北晋人看起来,你说不定还不满十岁。”就算是以天启人的眼光看,眼前这个小美人儿最多也就十一岁,瘦巴巴的哪里有豆蔻少女的青春美丽?唯一能看的也就是那张小脸罢了。

    楚凌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有哪个女人能忍受别人说她平!

    “不然咱们打个赌?”楚凌道。

    桓毓扬眉,“赌什么?”

    楚凌道:“如果我成功将拓跋胤引走了,你以后就要改名叫桓小白。”

    桓毓没好气地道:“你还真跟小白杠上了?本公子哪儿招惹你了,你非要叫我小白?”

    楚凌笑道:“看你一身白衣白裤白鞋,我以为你很喜欢白嘛。你要是不喜欢小白,大白也是可以哒?”

    “……”桓毓轻哼一声偏过头去,卖萌可耻!

    “怎么样?赌不赌啊?”楚凌问道。

    桓毓摇牙,“赌就赌,谁怕谁呀?本公子是怕你把小命赌上去了!”

    楚凌莞尔一笑,“多谢关心,我会小心的。”

    君无欢看着两个分明是第一次见面的人如此熟稔的斗嘴,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道:“看来两位当真是一见如故。”

    “谁跟她一见如故?”桓毓没好气地道。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