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5、小白?!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楚凌平静地看着桌上茶杯中澄清的茶汤,微微抽了一下嘴角。

    当然,如此失态的神情外人是没有看见的。抬起头来,她看向趴在桌子对面可怜巴巴地望着她的云翼,顿时无语。

    云翼作为一个从小就品学兼优的好少年,此时面对被自己出卖了的楚凌十分心虚。都顾不得去追究认识好多天楚凌都不曾告诉自己姓氏却轻易告诉了君无欢这件事了。

    见楚凌不理他,云翼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她跟前的茶杯。楚凌抬头,看着他微微扬眉,无声地问道,怎么?

    云翼小声问道:“你在生我的气?”

    楚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生气如何?不生气又如何?”

    云翼抓了抓脑袋,苦恼地道:“我不是故意的,是那姓君的太狡猾了。而且…而且,我也没有随便出卖你,他、他有我二哥的信物,是信得过的人。”

    楚凌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道:“所以,你打算跟他合作?”

    云翼叹了口气,有些闷闷地道:“就凭我,是救不了谢老将军的。但是君无欢不一样,他手下的势力不小,如果他愿意帮忙的话,机会还是很大的。”楚凌托着下巴看着他道:“既然你觉得没问题,那还道什么歉?”云翼有些扭捏,“不管怎么说…都是我害你掺和进这些事儿里面的。”

    楚凌笑了笑没有作答。其实不管云翼有没有被君无欢算计出卖她,她早晚也都是要掺和进这件事情里的。不小心落到了这样的世道,除非她立马找个深山老林躲进去这辈子都不出来了,否则早晚是要和北晋人天启人打交道的。既然如此,何不选一个适合的契机加入进去?

    “你不想杀百里轻鸿了吗?”楚凌好奇地问道。

    云翼脸色微僵,轻哼了一声道:“正事重要。”

    楚凌笑吟吟地道:“其实,你要是出得起价的话,我不介意帮你杀了他呀。”虽然她是特工,但是为生活所迫兼职一下杀手也是可以的。世道艰难,之前在那貊族人身上抢的钱都要花光了。

    “什…什么?”云翼惊愕地看着眼前容颜美丽却稚嫩消瘦的少女,以为自己听错了。

    楚凌道:“你没听错呀,你要是付得起代价的话,我替你杀了百里轻鸿好了。你之前也看到了,你那天要是有我的射术和弩箭,我就不拦你了。”

    “我…我……”

    “凌姑娘,你就别戏弄云小公子了,别吓着他。”君无欢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带着几分调笑的意味。听得云翼脸色涨红,“本…本公子才没那么轻易吓到!我当然知道她是开玩笑的。”

    “我没有开玩笑啊。”楚凌支起下巴,一脸认真地道。

    “……”

    跟在君无欢身后进来的桓毓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楚凌,赞叹道:“真有趣啊,本公子好多年没见过这么有趣的小姑娘了。小美人儿,不知芳龄几何,可有婚配?”

    楚凌也扭头打量着眼前的白衣公子。

    貊族尚金色,并不喜穿白衣。而在天启,以白衣代指平民和没有功名的人。但是其实平民穿的多是素衣,即没有染色的粗麻粗棉衣裳。至于像这位公子这般,白衣若雪风度翩翩的模样,普通的粗布是绝对撑不起来的,至少也得是真丝绸缎一类的才行。所以,能穿着这么一身白衣行走在北晋的地方,这位公子显然不仅仅是有本事胆子大,而且还相当的自恋。

    楚凌原本对自恋的人没什么好感,但是如今来到这人身地不熟的世界,竟然也对自恋的某人生出了几分看到故人的亲切感。

    “小白公子你方才看了那么久,竟然连我几岁都没有看出来么?”楚凌微笑道。

    桓毓脸上的笑容一僵,“在下桓毓,不是小白。”

    “怀孕?!”楚凌震惊上下打量了眼前的小白公子一番无言以对。

    桓毓嘴角抽了抽,扭头去看君无欢。君无欢微微挑眉,但笑不语。

    “桓、毓!”桓毓公子磨着牙,咬牙切齿地道:“桓桓于征的桓,钟灵毓秀的毓!”

    楚凌眨了眨眼睛,很是抱歉地道:“抱歉,我没读过书。”

    “……”桓毓公子吐血倒地。

    旁边的君无欢看够了戏,方才悠然地拍了拍恨不得扑上前抓着楚凌亲手教她把自己的名字认全了的桓毓,道:“好了,闲话回头再说,先说正事吧。”

    “……”本公子的尊姓大名是闲事吗?!

    四人重新坐了下来,楚凌安静地听着君无欢和桓毓将目前的形势说了一遍。见两人都将目光落到自己身上,这才忍不住开口道:“所以,两位的意思是…目前的局面是,对方手里至少有三四千精兵,以及百里轻鸿和拓跋胤两个高手。可能还有隐藏在暗处不知道多少的高手。而我们…只有,你我他、还有云翼这个拖油瓶?”

    “本公子才不是拖油瓶!”

    “其实还有一些人手的。”桓毓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楚凌没有理会云翼地抗议,直接看向桓毓道:“不到两百的人手?谁给你们的勇气靠这点人手去北晋大军中救人?你们怎么不直接收复上京呢?”

    桓毓略有些尴尬地道:“这个…咱们原本计划应该不是在这个地方,谁知道出了点意外。你也知道…这里是北晋人的地盘,咱们别说人手不多,就算是有很多也很难这么快赶到的。要不是君无欢碰巧在这里,咱们就……”只好放弃了。

    楚凌眨了眨眼睛,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君无欢,“君公子有什么高见?”

    君无欢有些歉意地轻咳了一声,温声道:“确实是有些困难,不过…总要试试才行。如果谢老将军被他们押入了上京,就更加难上加难了。”

    楚凌轻叹了口气,谢廷泽的事迹她了解的自然也够多了。确实是一位忠肝义胆的名将,其实就算没有君无欢等人,如果可能的话楚凌也会试上一试去救她的。并非她喜欢逞英雄多管闲事,同为军人,楚凌绝不愿意让这样以为老人家绝望而死,甚至身后还要名声受辱。

    楚凌点了点头道,“请两位说说你们的计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