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5、百里轻鸿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百里…轻鸿?!

    好熟悉的名字。

    很快,楚凌便从脑海中杂乱的记忆里找出了这名字的来源。

    天启有世家,姓百里。百里家世代名臣名将辈出。百里轻鸿是百里家嫡长孙,才貌双全,武艺超群。年方十五便一战成名,被誉为少年名将。天启帝爱其才能,将长女灵犀公主许配给他为妻。原本定下约定,等到公主十六岁便举行大婚。然而,永康十四年貊族南侵,永康帝仓皇南逃。公主却和一众皇室女眷一起被貊族所俘,关入了浣衣苑。那时候百里轻鸿正困守孤城与貊族大战,据说,百里轻鸿率领三万将士足足守城十五日,最后城中将士死伤殆尽。而最后,这位被誉为天启未来名将的年轻人…却归降了北晋。

    此举,给了当时正风雨飘摇的天启极大的打击。

    不仅如此,百里轻鸿归降貊族之后,娶了北晋明王之女陵川县主拓跋明珠为妻。

    脑海中的记忆渐渐清晰了几分。几年前,灵犀公主被四王子拓跋胤强纳为侍妾的时候,受过一段时间的宠。灵犀公主求了拓跋胤将她也带在身边。期间曾经见过百里轻鸿一次。那时候百里轻侯与陵川县主夫妻和睦,恩爱非常。回到房中,灵犀公主却整整哭了一个晚上。

    百里轻鸿,怎么会在这里?

    楚凌没有去思考百里轻鸿背叛天启的问题,而是…百里轻鸿身为陵川县主的丈夫,即便是身份尊贵但依然是天启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这个问题只在楚凌的脑海中徘徊了片刻,看了一眼已经渐渐远去的马队,一个有点眼熟的身影从前方的路边一闪而过。楚凌微微眯眼,起身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楚凌一路跟着的人正是之前出声提醒她的少年乞丐,只见他一路跟着百里轻鸿的队伍,竟然也没有一起别人的怀疑,显然不仅身手利落,伪装的能力也十分不错。

    一路跟着马队到城中的一处富丽堂皇的宅邸面前停了下来,宅子中有人迎了出来,神色十分热情恭敬地迎接百里轻鸿。但是楚凌远远的看着,却能在那主人身后的人脸上看到不以为然和轻蔑的神色。显然,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欢迎这位陵川县主的夫婿的。

    楚凌再将目光看向隐藏在另一边角落里的少年,却见他悄无声息地从袖中取出了一把弩箭对准了正站在门口和人说话的百里轻鸿。

    少年盯着不远处的俊美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恨意。正要扣动弩箭上的机关,一只瘦小的手按住了他的手。少年一愣随即大怒,却在还来不及说话的时候被人抓住,拽着往巷子里走去。未免声音惊动外面的貊族人,那少年只能咬牙跟着拽着他的人离开。

    不远处正在跟人说话的百里轻鸿微微一怔,朝着身后的巷口望了过去。

    “县马,可是有什么事?”站在他跟前的人殷勤地笑问道。

    百里轻鸿摇了摇头道:“没事。”

    楚凌一直拽着那少年穿过了两条巷子,才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停了下来。

    少年一把挥开她的手,怒道:“你干什么!”若不是担心引起貊族人注意,他怎么会被这么一个小丫头抓住。他一时好心提醒这丫头两句,没想到她竟然坏了他的事!少年暗暗咬牙,后悔自己多管闲事。

    楚凌道:“你想杀他?”

    “废话!要不是你……”

    楚凌道:“要不是我,你也杀不了他。你这弩是自己做的吧?这东西力道太弱,以刚才的距离即便是你不射偏能杀了他的可能性也低于三成,被发现之后你能顺利逃走的机会不足一成。”

    “关你什么事!”少年恼怒地道。

    楚凌好奇地打量着他,“你跟他有仇么?”

    少年冷笑一声道:“叛国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看着少年明亮的眼眸中写满了熊熊怒火和仇恨,楚凌轻叹了口气道:“要报仇,就要先学会保全自己。除非你有十足十的把握杀了你的仇人。”

    少年有些怪异地看了一眼眼前几乎看不出面目的女孩,“你一个小丫头懂什么?”

    楚凌难得好脾气地对他一笑,“我刚救了你,算是报答你之前提醒我的恩情。”这么稚嫩的少年,显然是也没有多少经验更没有受过多少苦楚的。也不知道怎么跑到这个地方来的,“我要去天启,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楚凌问道。

    “不,我还有事。”少年坚定地道。

    楚凌也不强求,点头道:“那好吧,后会有期。”摆摆手,就当真抛下那少年不管往巷子外面走去了。

    “等等。”身后,少年沉声道。

    楚凌回头看着他。

    少年道:“灵苍江已经全面封锁了,以你的脚程想要从西秦回去只有死路一条。更何况,西秦如今也投靠了北晋,对天启人也并不友善。”

    楚凌对他笑了笑,挥挥手走了出去。

    巷子对面的茶楼上,一个头上戴着帷帽的布衣男子越过窗户看向对面的街边。不知看到了什么轻笑出声。

    “公子?”身边一个高壮男子不解地道。

    男子微抬下巴,道:“那个少年,你看着是不是有点眼熟?”

    男子闻言立刻望了过去,忍不住皱眉道:“公子是说那乞儿么?应该长得还算俊秀,倒是看不太出来像谁。”

    男子慢条斯理地道:“我看着,他倒是跟今天刚到城里的那位有三分像。而且,你看他即便是穿着乞儿装扮,举止依然带着几分优雅,显然是出身不凡。”

    “公子的意思是……”高壮男子一惊。

    布衣男子微微摇头,“我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这一趟出来…倒是有点意思。”

    另一边的街角,楚凌依然像个小乞丐一般蹲在角落里。目光却若有若无地看向后方斜对面楼上一处开着的窗户。方才从小巷里出来,她分明感觉到了一个打量的目光。心中微微叹了口气,看来还是要尽快离开这里。

------题外话------

    (~ ̄▽ ̄)~~亲爱的们,中秋快乐(^U^)ノ~YO吃月饼了吗?今年收到三盒月饼,把月饼当早餐的话,吃完我会不会又长了十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