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吃人的时代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从树上下来,楚凌望着院子里的人默然无语。那个被她切断了手腕的北晋人被年轻男子乱刀砍死了。年轻的夫妻俩,搂在一起失声痛哭。

    等到夫妻俩平静下来些许,方才看向站在一边的楚凌。这才发现,刚刚救了他们并杀了貊族人的竟然是一个孩子。那孩子看着极为瘦小消瘦,浑身上下也是脏兮兮的几乎要看不清楚脸。但是那一双眼眸却出奇的明亮,里面仿佛燃着幽暗的火焰。

    “小…这位姑娘……”男子将妻子挡在身后,战战兢兢地看着眼前的孩子。这是个姑娘吧?

    他不过是这偏僻村落里一个寻常的村夫罢了,这辈子见过最大的官儿便是村子里的里正了。生逢乱世,但这世间最多的依然还是像他这样没什么能力,也无力左右自己人生的寻常人。原本以为在貊族人的淫威下苟延残喘,没想到他们在那些貊族人的眼中不过是可以随意玩弄的牲畜罢了。一个兴起,便是血流成河,妻儿不保。

    楚凌道:“我原本想来换一些干粮,没想到……”

    男子松了口气,连忙道:“咱们家中还有一些干粮,送给姑娘也可以。”推了推身后的妻子,示意她赶快去拿粮食。

    楚凌哪里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淡淡一笑也没有在意。将一块碎银递了过去道:“我拿这个跟你换。这地方死了两个士兵,你们趁早搬走吧。”

    男子露出了一个更像是苦的笑脸,道:“村子里本来就没剩下几口人了,这次…就剩下我们两口子了。还能到哪儿去?”如今这世道,他们这样的天启人只怕走不出去二十里就会被貊族人抓去做奴隶。因此,男子更肯定这孩子不是一般人。虽然这两年貊族人安稳了一些,但是除了那些艺高人胆大或者身份不凡,或者干脆就是早早投靠了北晋做官的天启人,没有哪个长着天启人模样的人敢随意在外面乱走。更不用说这还是个孩子了。

    楚凌微微皱眉,“那你们怎么办?”

    男子苦笑道:“听天由命吧。”

    楚凌皱眉,没有说话。那女子已经跌跌撞撞地拿着一包干粮走了出来。有些怯生生地道:“只有…只有这么多了,姑娘,别嫌弃。”

    楚凌接过来道了声谢,道:“在北晋过不下去,你们为什么不去南方呢?”

    男子道:“姑娘不知道么?咱们这边和南朝中间隔着苍灵江。那苍灵江又宽又长,南朝为了怕貊族人打过去,将江面上原本的渡口都拆了,船也都烧了。两岸都有重兵驻守,发现江上有人直接就乱箭射死了。若是想要过去,就要从更远的西秦境内绕过去。那一路匪患横行,道路崎岖,咱们这些人…只怕走不到西秦,就活不下去了。”

    闻言,楚凌眉头不由锁的更紧了。她脑海中只有少许关于这个世界的大致印象还不尽准确。毕竟谁也不能指望一个从小就失去自由的少女知道多少东西。如此看来,想要去天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别的不说,这具身体太过虚弱了。前两天还小病了一场,若不是她懂一些药理,说不定她血狐就要病死他乡了。

    看着眼前神色怆然的年轻夫妻俩,楚凌也只能在心中叹气。

    这真是一个让人活不下去的世道。如果青狐真的如白狐所说的到了别的世界,希望她运气比自己好一些。那懒货若是也在这个世界,真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最后楚凌又多留下了一些碎银,便告辞离去了。她虽然有心说服两人离开这里,但是他们却并不愿意,也无处可去。若让他们跟着她走,更不可能。不说她自己尚且无处安身,这两人也绝不会随随便便相信一个连路都不知道的孩子的话。

走山道荒野固然不容易遇到貊族人,但是楚凌发现这完全不利于她了解这个世界。于是在下一个小城附近她放弃了小路,直接进城了。

    如今是乱世,最少不了的便是流民和乞丐。貊族本是游牧民族,又是刚入主中原没几年,对于普通百姓的控制残酷却并不如何精密。比如原本她一直担心的路引之类的东西,在北晋就并不通行。而像楚凌这样瘦小的乞儿,就算是抓奴隶的貊族人都懒得看她。毕竟奴隶是要用来干活的,像她这样看起来没有三两肉的,就算吃的再少也是要亏本的。

    如今距离貊族占领中原的大好河山已经将近十年了,稍微有一些规模的城中天启人的日子依然不好过但也比刚开始的时候好多了。许多人或许已经麻木了,进了城便经常看到许多貊族打扮的人穿着华贵,身边却跟着一大群衣着褴褛表情木然的天启人。更不用说那些店铺的奴隶,动辄被主人挥着鞭子抽也不敢反抗。因为反抗的人都已经死了。

    如果楚凌现在依然是血狐,她可以豪迈霸气的说一句成王败寇。国与国之间的争斗只有利益没有善恶,身为失败者被奴役,被碾压都是可以想见的事。如果当初败的是貊族人,天启人一样会将他们当成奴隶。

    但是现在,她不仅是楚凌,还是楚卿衣。十三岁的天启公主。她对公主的身份没什么想望,但是这个身份如今给她的必然是源源不断的麻烦。如果被抓回去,她的下场会比浣衣苑里所有的人都惨。

    楚凌正蹲在墙角思索着往后的路,一阵马蹄声从不远处传来。片刻后,一群人已经策马走近了跟前的街道。让楚凌惊讶的是,坐在马背上的是一个俊美不凡,神色冷漠的男人。这男人虽然穿着一身貊族人的服饰,但是谁都看得出来这样俊美精致的容颜,绝不是貊族人能有的。这是一个……南人,天启人。

    这些日子,看多了或麻木,或卑微,或谄媚的天启人,突然看到这样一个俊美不凡高高在上的人,楚凌一时竟有些回不过神来。

    旁边有人扯了扯她的袖子,楚凌垂眸掩盖了眼中的凌厉。扭头看向对方,是一个十五六岁模样的少年。那少年脏兮兮的脸倒是跟楚凌有几分异曲同工之感,但是楚凌却一眼看出来那脸上的污迹也是特意涂上去的。

    “低下头,别乱看。”少年道。

    “那…那是谁?”楚凌问道,她觉得那人看起来有点眼熟。但是肯定不是她血狐认识的人,显然是楚卿衣记忆中见过的人。只是这孩子的记忆并不太清晰,即便是过了这么多天,楚凌能用的记忆也并不多。

    少年冷笑了一声道:“那是叛徒!”

    “咦?”楚凌不解地看着他。

    少年压低了声音道:“那是陵川县主的——县马,百里轻鸿!不想死的话,小心点别去招惹他。”说完,少年便弓着身小心翼翼地走了。

    百里…轻鸿?!

------题外话------

    哈哈,血狐大大确实比澜澜彪悍一点,不过一开局就五连杀是她身处的环境造成的,不杀怎么活啊。换了青狐的话,也是一样的~

    所以,血狐大大处境忒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