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3、不得好死

凤轻Ctrl+D 收藏本站

    对天启人来说,北晋的日子比楚凌想象中的更难过。身为前特工的血狐确实是见多识广,但是显然还并不算见多识广。她见识过中东的战乱,见识过国外的饥荒流民,她甚至亲眼目睹过很多惨无人道的行为。但是她却从没有真正见过一个族群都被人奴役践踏到底是什么样的。

    在北晋,天启人的待遇几乎不能被称之为人,完全与奴隶和牲畜无异。貊族人可以随便闯进家里抢走天启人的粮食,妻子,女儿,因为每一个天启人都是貊族人的奴隶。即使是一个最不起眼的貊族人,也能娶好几个天启女子做偏房,只为了生孩子。貊族人的人口不到天启的十分之一,抢占了大片的土地之后,他们需要更多的人口。但是,貊族人又十分的鄙夷天启人,两族的混血儿在家中的地位也仅仅是比奴隶高一点点而已。

    这些还算是有官方治理的地方,至于更多无人管束的地方,烧杀抢掠,无所不为。

    刚刚杀了两个北晋士兵和北晋人,楚凌不得不避开那些繁华的地方选择偏僻的路径行走。北晋人和天启人的长相不同,一个长着天启人模样的孤身女子在北晋行走,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即便是楚凌手中有钱,她也不可能去住客栈,进酒楼,只能一路风餐露宿。

    转眼间,楚凌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她没有片刻的轻松。无论是什么人,只要看到入目可及的与自己长着相同模样的人全都被人当畜生一样奴役,或者麻木不仁的活着时,都轻松不了。

    即便她们并没有什么关系。

    这日,楚凌来到一处山脚下小村子外,摸了摸自己身上已经不多的干粮,决定去补充一点粮食。只是还没走进村子,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儿弥漫在空气中。楚凌眼神一冷,身形一闪飞快地避到了隐蔽处。破败的小村子,只有十来户人家。矮小的小房子,狭窄而坑坑洼洼的小路。小路的尽头,系着几匹马,马背上还绑着不少粮食。

    “畜生!你们不得好死!”一个悲愤地声音从竹子编成的篱笆墙里传来。两个身材高大的北晋人正一左一右的押着一个年轻男子。那男子浑身上下满是伤痕,额头上也破了一条口子。他疯狂的挣扎着,只是被两个比他更加高大的男人押着,根本动弹不得。

    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两个老人。另一边,一个年轻女子正被另一个北晋男子压在地上,衣衫破败,满脸泪水。

    “哈哈。”男人的悲愤无助似乎取悦了两个男子,“天启的男人都是废物,天启的女人都是我们的战利品……”

    “娘子!”男人含恨叫道,“我跟你们拼了!”低头一口咬向抓着自己胳膊的人。

    “找死!”

    那青年男子恨极,咬在手臂上丝毫没有留力。那北晋人被激怒,举起腰刀就朝着青年男子砍了过去。

    “嗖!”

    清脆的声音夹着破空的劲风射向举刀的男人。几个北晋人显然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种地方受到袭击,一只短小的箭矢射中了他的喉咙。北晋人大睁着眼睛,喉咙发出咯咯几声轻响,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什么人?!”正压着那年轻女子的人也吓了一跳,连忙一跃而起。

    “畜生!去死吧!”年轻男子趁机捡起了地上的腰刀,冲向了玷污自己妻子的男人。

    北晋人并没有将年轻男子放在眼里,同样举起腰刀狞笑着看向朝自己冲过来的天启人,毫不犹豫地挥出了刀。一个矮小的身影突然插入中间,抓着那年轻男子往旁边一推,同样一把腰刀挡住了砍下来的刀。楚凌此时的力气绝对不如一个身强力壮的北晋男人,所以她也并不硬拼。腰刀与男人的刀一触即走,下一刻微弯的腰刀转了个弯一刀拉下,切断了男人右手手筋。

    另一个男子这才反应过来,怒吼一声朝着楚凌冲了过来。楚凌不闪不避,直接冲着男人迎了上去。

    男人发现眼前的竟然是一个还不到自己胸口的小丫头时,顿时怒火中烧。也不用刀,直接伸出手朝着楚凌的肩膀抓去,“没想到南人竟然还有如此泼辣的女人!我要把你抓回去做我的女奴!”楚凌眼底闪过一丝冷笑,看不起她么?好极了,这是他自己找死!

    手中的腰刀朝着男人毫不犹豫地劈了过去,男人连忙举起另一只手的刀挡了过来。这人的力气比刚刚的男人更大许多,双刀相撞,楚凌手中的刀立刻就飞了出去,虎口也是一阵剧痛。见状楚凌也不气馁,凌空一翻一脚踢向男人的胸口,男人伸出抓住她的腿,楚凌微微蹙眉袖中一条绳索飞了出去缠住了男人的脖子。男人怒吼一声,抓着楚凌的腿用力往回一拉。楚凌借力使力,踩过了男人的肩膀落到了篱笆外面。楚凌挑眉,转身几步冲上了篱笆外面的一颗大树上,绳索绕过了树杈,楚凌毫不犹豫地抓着绳子朝树下坠去。

    绕在男人脖子上的绳子猛然收紧,男人连忙抬手想要用手中的刀砍断绳子。却见楚凌反手取过挂在腰间的一个小巧的弩,扣动扳机一只小箭射中了男人的右手,腰刀脱手落地。

    男子被绳子拖着朝外面滑去,却被篱笆挡在了里面。楚凌的体重还不足以拉动这样一个彪形大汉。但是被一条绳子这样勒着脖子也绝不好受。他脸上终于有了几分惊恐之色,手忙脚乱的伸手想要解开脖子上的绳子。身后那年轻男子举起刀一刀刺进了他的后腰。

    楚凌并没有阻止,一只手抓着绳索任由自己挂在半空中悠然地看着男人被快要翻白眼的模样。

    她血狐打得绳结,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解开的么?

    终究,男人抓着绳子的手慢慢地松开了。人也翻着白眼趴在已经快要倒塌的篱笆中间,眼睛还定定地望着楚凌的方向,脸上神色痛苦。

    他印象的最后,是一个单手抓着绳索挂在半空中对着他冷笑的孩子。

    魔鬼。

------题外话------

    啦啦啦~亲爱的们说下更新时间哦,每天早上十点半准时更新~爱你们mua~